笔趣阁 > 回档奔流时代起点 > 第18章 嫁人就嫁‘海陆空’
    美兰同志钱挣得不多,但执行力完胜。

    俩口子头天晚上刚决定盖房,第二天她便把青砖水泥的头绪跑好了,第三天就运到了家。

    当时就惹来了五福巷左邻右舍的强势围观。

    自打吴老师恢复工作,老吴家的实力果真是膨胀起来了。

    青砖水泥码了整整半个小院,以至于后院立刻就拥挤了很多。

    小江又有了新的乐园,成天在砖跺上爬上爬下,结果挨了父亲的一顿打。

    其实吴绍炳这次鞋底抄的也是全没来由。

    只是媳妇把盖房的材料拉回来了,倒逼得他不得不去跑跑关系,搞来允许加盖的公章。

    有改变就是好事。

    吴恪看在眼里,插了句嘴道:“妈,咱家这房,再早也得到暑假才能动土了。”

    张美兰恨不得当天就开干,雷厉风行的劲儿直接奔老大来了,“为啥呀?”

    “你看,我爸这刚恢复工作,肯定要以工作为主。现在找人来动土盖房,家主不在家,那多说不过去?”

    张美兰一愣。

    也是。

    这年头盖房,都是自备好材料之后,吆喝着街坊四邻、亲戚朋友来帮忙。

    工钱是没有的。

    只要供茶供饭,隔三差五地供顿酒,那也就够了。

    这种情况下,自家男人还出去挣工资,不在家里招呼着,那多说不过去?

    “那就暑假动工!”张美兰从老大身上收回目光,盯着吴绍炳下了最后通牒:“最迟到学期结束,你得把这盖房的手续跑下来。”

    下晚的时候。

    林婉带着安夏过来小坐,看着满院的材料啧啧地稀罕。

    “我早就觉得,咱家的房子也得加盖了。夏夏,你觉得呢?”

    本来玩的心无旁骛的安夏,被自家小姨问得一脸懵,只能求助似地看向吴恪。

    吴恪憋着笑,一本正经道:“林小姨你说的没错,你们家要是加盖一层,我可以免费给你们提供图纸。”

    林婉颇为不屑,一哂道:“你个小学毕业生,能画什么图纸?”

    正说着,从厨房里出来的张美兰插话道:“小婉,要我说,你家早就该加盖一层了。”

    “你这转眼都是大姑娘了,眼下带着夏夏睡是没啥。万一哪天,你姐替夏夏要个弟弟,你家就不够住啦。”

    “再说等你家房子盖起来,那些给你保媒拉纤的,不得踏破门槛,各式各样的人才任你挑么?”

    都知道林婉是个命比天高的主儿。

    所以美兰这话,说得正中林婉下怀,甚至让她愈发膨胀起来。

    “美兰嫂子,人家现在还没想嫁人呢。不过我要么不嫁,要嫁就嫁‘海陆空’!”

    这话把张美兰说懵了,连厨房都忘记回了,伸头过来问:“这话什么意思?”

    林婉叭叭地顿时来了劲,“美兰嫂子,你没听说么?”

    “这海陆空,海就是指有海外关系。”

    “陆其实是落,意思是家里刚落实政策,发补偿款的。报纸上都说了,第一批万元户,就是补发工资造出来的。”

    “至于这空,就是空房子。干部家庭,恢复工作,落实待遇,家里就会有儿子结婚用的空房子……”

    张美兰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

    结果被吴恪一句话简短地概括了:“妈,林小姨就是想嫁个有钱人。”

    一语道破,一阵见血。

    林婉登时起身直奔吴恪冲过来。

    那架势肯定不是感谢他的。

    “恪哥哥快跑!”安夏已经迫不及待地示警了。

    吴恪拔腿就跑。

    其实林婉这样的婚恋观,在后世看来,是再正常不过了。

    只是在这个改开的奔流年代潮头,以吃苦为乐,以奉献为荣的年代,大谈金钱享受,始终还上不了台面。

    天气一天天地热起来了。

    小院里的槐花落了一地,老太太每天起早刷刷地扫。

    以至于吴恪每天都是在她的扫院子声音中醒来,惺忪着睡眼要帮老人家扫。

    却被老太太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紧接着广播响起,传来林婉那悦耳的声音。

    “喂,喂,各位父老乡亲,早上好,今天是1980年5月7日,农历三月二十三,下面正式开始为大家播报新闻……”

    在意气昂扬的广播声中,吴恪完成了刷牙洗脸。

    刚回到饭桌前,就听见林婉在广播的最后播报道。

    “通知一下,东大街邮电所现有最新发行的庚申年纪念猴票,欢迎大家前来选购。”

    庚申年猴票?

    吴恪心里一动,那可是个好东西啊,后世甚至涨到几十万的高价。

    没想到眼下却沦落到,要靠广播推销的地步了。

    这个必须买!

    下定决心,吴恪一摸自己的口袋。

    最近三味书屋的那点进项,都用来搜罗制作天线的材料了。

    为此,他是跑遍了北江这个小县城,才堪堪凑齐。

    同时也花光了他好不容易攒下来的50块钱巨款。

    看来单有三味书屋这一个小金库,远远不够。

    课堂上,吴恪翻完了初一的课本,一直在琢磨着这事。

    暂时初二的课本,安夏还没偷得出来。

    他也只能暂时放空脑袋,用来琢磨这些事儿。

    直到课间,瘦猴神秘兮兮地凑过来,冲他直挤眉弄眼。

    “你等一下!”吴恪直接打断白芷晴的求问,带着瘦猴出了教室,来到一处僻静地儿。

    瘦猴这才从怀里掏出两三个老式信封。

    “这是什么?”

    瘦猴愈发挤眉弄眼,更显得一脸尖嘴猴腮的相,“恪哥,你看了就知道了!”

    吴恪展信一看,起初还觉得内容文绉绉的,很雅兴。

    到了后来,卧槽,这么劲爆么?

    “戴爱群写给葛四海的情书?”

    瘦猴兴奋的猛点头。

    “你从葛四海的办公室偷出来的?”

    瘦猴再次猛点头。

    这是石锤的证据啊。

    吴恪心里一动,“这不会被葛四海觉察出来吧?”

    瘦猴不以为然地直摇头:“他那一抽屉都是这样的信,少个一两封,根本发现不了。”

    吴恪琢磨上了。

    这阵子,葛四海虽然没什么动作。

    可是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这个白眼狼,必须尽早处理掉,才是正经。

    “他俩什么时候见一次,你摸出规律来了吗?”

    瘦猴思忖道:“最近刚见过一次,等下次他们再会的时候,我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