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档奔流时代起点 > 第16章 突然暴富了怎么办
    两节课连上。

    吴恪很久没见到父亲这般神采飞扬过了。

    仿佛整个人的灵魂,又回来了一般。

    以至于下课钟响了以后,父亲都离开教室好一会了,白芷晴这才意犹未尽地道:“吴老师讲课好精彩哟。”

    吴恪一点都不意外。

    上辈子自己能从熊孩子蜕变成大学生,一方面源于父亲的高压政策,另一方面也得益于他的课讲得好。

    生动有趣不说,还深入浅出。

    中饭回家的路上,安夏蹦蹦跳跳的,仿佛比吴恪自己还要高兴。

    唯独瘦猴愁眉苦脸,“吴叔怎么光捡着我一人提问哪?”

    对于平日里很少被提问的瘦猴,冷不丁两节课被叫起来三次,可不就会有这般错觉么?

    吴恪很理解。

    同时他大概也能明白父亲总是提问瘦猴的原因。

    大抵是因为自己之前的甩锅,导致父亲生了栽培之意。

    只是眼下,吴恪自然是不能透这个底。

    好在大壮就很淡定,瓮声瓮气地说:“我觉得没什么变化啊!恪哥你呢?”

    于是所有小伙伴都看向他。

    吴恪想了想,在父亲的课上,除了开始有些新鲜之外,后面就没什么特别的了。

    自己还是跟以前在董家山课上一样,自顾自地翻翻初中的课本,时不时地埋头做做题。

    如果非说有什么变化……

    吴恪还真想到了一点,“我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上台给你们板书了!”

    众人皆以为然。

    重新走上讲台的吴绍炳,每一笔每一画的板书都异常认真,断然不会把在黑板上布置作业这种板书的事情交给学生来做的。

    午饭过后,安安稳稳地度过下半天。

    直到放学,吴恪这才和安夏一起,安步当车地回三味书屋开门营业。

    这样的日子似乎不错。

    除了安夏不停地往自己嘴里塞块蜜三刀有些腻之外。

    油纸包着的蜜三刀,你一块我一块的,很快就见了底。

    吴恪自己没吃着几块,大壮更是没过瘾,唯有安夏自己吃得满嘴流油。

    结果被吴恪严正警告:“回去就刷牙,听见没?”

    糖吃多了,就要乖乖听话,安夏低眉顺眼地道:“知道啦!”

    倒是大壮看了看左右,“恪哥,瘦猴人呢?”

    敢情好东西都吃完了,大个子才发现瘦猴不在。

    吴恪默默地替瘦猴感到悲哀,随口扯了个谎道,“瘦猴家里有事,先回去了。”

    其实瘦猴是肩负着他指派的秘密任务去了。

    有些人,看似老实了,仍旧不得不防。

    三味书屋的门口,依旧挤满了人。

    以至于整条巷子都被堵得水泄不通。

    街坊四邻的开始有些微词了,吴恪连忙打开大门,把大壮往门口一放:“凡是不排队的,吵吵闹闹的,全都不许进门!”

    于是吵吵嚷嚷的五福巷立刻安静下来。

    先前还挤作一团的学生们,立刻自觉地排起了队。

    虽说还有个别因为争抢位置导致的摩擦,但总归比刚才好多了。

    这下街坊四邻们终于没有话说了。

    安夏收着账,大壮守着门,吴恪趴在桌上画着天线的设计图。

    忙完了头前这一阵,安夏回过头来,看着那奇奇怪怪的设计图,总觉得无比好奇。

    “这是什么?”

    “电视天线。”

    安夏顿时雀跃,“管用吗?我以后可以看到更清晰的电视剧了?”

    吴恪一滞,旋即点了点头。

    只是默默地把制作电视天线的成本预算,增加一倍。

    天色渐晚。

    三味书屋送走最后一位小顾客,安夏照旧汇报了今天的进项。

    又是日收突破五块的一天。

    吴恪很满意,安夏很开心。

    唯有大壮不知天高地厚,“什么时候能到十块?”

    安夏试着说道:“把价钱提高一倍?”

    吴恪摇摇头,“提高价钱,来的人指定就少了,到头来还是挣不到十块。就眼下这情况,挺好的了,不用花多少钱,大家都能有小人书看。”

    回到后院的家里。

    吴恪看到桌上放着的白米汤,从小江背上接过小月,一口一口地先喂起来。

    有的吃,襁褓中的吴小月咿咿呀呀地直乐。

    小江却没走,蹭在大哥身边,支吾了半天才道:“哥,我也想看小人书!”

    吴恪毫不犹豫,“想看?行啊,今晚把1-10写出来,就有的看。”

    于是小江走到父亲的黑板前,掐着粉笔头,苦思冥想。

    几个数字写得歪歪扭扭,却仍不放弃。

    不多时,张美兰哼着歌儿,提着一块肉回来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气质和以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妈,咱家还有肉票吗?”

    “这是我跟厂里姐妹兑的,今儿你爸头一天恢复工作,必须好好庆祝一下。”张美兰理所当然地道:“对了,你爸人呢?”

    “还没回呢。”吴恪看向门口,随即道:“妈,还完了林姨家的账,剩下的钱你要不买辆车吧?”

    车自然是自行车。

    即便只是自行车,张美兰也是微微一憧憬,便果断摇头:“算了,从厂里到家这段路,你妈我早就走习惯了。”

    吴恪又问:“要不把咱家房子修一修,最好能加盖一层。”

    张美兰一滞。

    对啊,有了这笔补偿款,家里突然暴富了,该怎么办?

    买车,盖房还是存着?

    她还真没认真想过这个问题。

    不过吴恪也没指望,两口子当场就能拍板决定。

    无非是先在他们的心里做个铺垫,等改天提起来,不至于那么突兀。

    不多时,厨房里传来肉的香味,飘得满院都是,连门口的大黄都跟着开心地直摇尾巴。

    结果等到青椒肉丝端上桌,父亲还是没回来。

    五福巷小学。

    恢复工作的头一天,吴绍炳干劲十足。

    许久没有这种踏实的感觉了。

    在他看来,只要有书教,就连葛四海这根扎在心底的刺,都可以暂时忽略。

    只是这一天功夫,就散了两包好烟出去,弄得他一阵肉疼。

    好在原本打算送给姓葛的那条烟,失而复得了。

    里外里的这么一算,反而白赚了一些。

    就在这时,董家山推门而入:“老吴,还没回去呢?今儿嫂子一定得给你庆祝吧?”

    吴绍炳抬头一看,天都黑了:“这就回。”

    随手给董家山散了棵烟,这才把桌上的作业本一归拢,匆匆忙忙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