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档奔流时代起点 > 第14章 一切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翌日一早,周六。

    这年代没有双休,周六还得照常上学上班。

    吴恪头一回在上学路上,享受到了乘坐自家老子二八大杠的待遇。

    只因为今儿爷俩赶早过去,给葛四海送礼答谢。

    吴恪把装有礼物的网兜放在腿上,越看越舍不得送给葛四海那个白眼狼。

    里头有两包白糖,两包蜜三刀,还有两包花生糖,全都用油纸包着。

    外加一整条的大运河香烟。

    花了好几十块钱不说,还用掉了家里存着留过年的白糖票。

    可惜了了。

    然而吴绍炳并不觉得,要不是因为起的太早,很多店没开门,只能买到这几样,他可能还会买得更多。

    这是真把葛四海当恩人了。

    想想,吴恪就有些心塞。

    但是念在葛四海如今还是校长,父亲未来一段时间还得在他手底下工作的份上,吴恪觉得先忍忍,观察一下再说。

    如果葛四海蹬鼻子上脸的不识趣,那就只能尽快把这个白眼狼送进监狱吃牢饭了。

    二八大杠抵达五福巷小学门口时,看门的老秦刚把门打开没多久,正拿着扫帚在扫地。

    瞧见这爷俩难得地同时出现,也不由调侃道:“哟,老吴,你这是开始宝贝儿子啦?”

    吴绍炳停下车来,亲自给秦大爷撒了颗烟,“死缠烂打要跟着我来的,来抽颗烟。”

    这年代,见面抽颗烟是基本的社交礼仪。

    吴恪虽然看不惯,可也得适应。

    更何况自家老子挑大粪时,秦大爷也是为数不多的不说风凉话的那种人。

    如今恢复工作,依旧能和秦大爷交情如故,绝对是难得的品质了。

    吴恪忽然觉得,父亲这种人才,不当校长可惜了。

    尤其是让葛四海那种人占着校长的位置,成天就知道搞破鞋,简直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前世五福巷小学也是在葛四海进局子之后,才迎来大发展的。

    和秦大爷一颗烟抽了一小半,吴绍炳便回头推车进门了。

    校长办公室,房门大开。

    爷俩出现的时候,正碰上戴老师从里面出来。

    一幅面带桃花的样子。

    吴恪不由心中鄙夷。

    以前看葛四海每天都到校的很早,还以为是有最起码的职业操守。

    现在看来,敢情是为了和相好的多处处。

    不过,不得不承认,身为回城知青的戴爱群除了年轻之外,也确实有几分姿色。

    加上略显潮流的穿搭一映衬,更显得如花似玉了。

    “哦,吴老师,我来给葛校长送壶开水。”

    碰面时,戴爱群主动地打了招呼,顺便解释了一句。

    吴绍炳听起来,脸上的疑虑尽去。

    但吴恪听起来,微微一笑,这分明是此地无银啊。

    “哟,老吴来啦,小恪也来了?”

    和戴爱群错身而过,办公桌后面的葛四海已经欠了欠身道。

    当然身为校长,他也只是欠了欠身。

    并没有因为承了自家的人情,而显出特别亲近的意思。

    况且,眼下在他的眼里,自家老子还是个戴罪之身,挑大粪的存在。

    不值得他堂堂一校之长亲自屈尊迎接。

    父亲没在意这一点,下意识地摸过耳后那烧了半截的烟,随即才连忙改从兜里重新掏。

    而吴恪却看在眼里。

    事实上,他一定要跟着来,就是想看看葛四海的反应。

    如果他能够接受父亲恢复工作的事儿,并且不计前嫌地好好安排,那他这个校长还可以多做几天。

    否则……

    然而从眼下的情况来看,似乎不太乐观。

    本就是四方脸的葛四海,不苟言笑摆摆手,拒绝了父亲的派烟之举。

    看着爷俩手里提的东西,葛四海本能地以为:“老吴,你是为小恪的事情来的吧?”

    “我都听董主任说了,小恪最近学习大有进步,是个可造之材。你放心,学校肯定会着力培养,不会因为你的工作污点,影响到孩子的前程和进步的。”

    这脑补的能力可以啊。

    不过也确实把准了父亲的脉了。

    前世父亲为了自己的小升初问题,的确给葛四海送过礼打点的。

    只是因为当时的政策,早已经不会限制自己升学考试。

    所以葛四海方才满口答应下来,到头来根本什么都不用做。

    白瞎了自家从牙缝里省下来的那点钱。

    想到这里,吴恪就忍不住笑了。

    看着父亲将专办的处理结论书和工作恢复证明文件,摆在葛四海面前道:“老葛,我是为这事,专程感谢你来的。”

    说着把装满礼物的网兜放到办公桌上。

    葛四海明显地一错愕,眼神下意识地朝自己右手边最下手的抽屉瞥了一眼。

    见鬼了这是?

    然而专办处理意见书上的内容和公章假不了。

    葛四海心里的嫉恨一闪而过,却仍旧在表情和态度上体现出来。

    至少连句恭喜的场面话都没说。

    “老葛,你看我这工作恢复了,先带哪个班?语文算术我都行,一年级到六年级,我也不挑。”

    父亲这态度已经够卑微了。

    结果葛四海却打着官腔推辞道:“这样吧,老吴,你毕竟离开教育岗位那么久,这几天就先熟悉熟悉工作,等到有合适的空缺,我肯定第一个安排你。”

    这个答复,别说吴恪了,就连吴绍炳都听出敷衍之意了。

    吴恪决定了,这校长的位置,看来是得换人了。

    哪怕是换了董家山上去,都比葛四海这个白眼狼好很多。

    既然有了决定,吴恪便挺身而出了。

    “葛伯,其实这次我爸工作能这么快得以恢复,多亏了白县长亲自过问。”

    “上周白芷晴邀请我去她家玩,便在白县长面前夸我成绩好。于是白县长就问起我这成绩是谁教的,自然而然地就聊起了我爸的情况。”

    “谁知道这才一周时间,我爸的工作问题便解决了。”

    葛四海心里一突,连忙讪笑着站起来。

    原来是走了白县长的关系!

    葛四海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往回找补,只好将桌上那一网兜的礼物提起来,亲自塞到吴恪手里,一反常态地慈祥道:“凭我和你爸的关系,哪用得着这些个虚礼?”

    “正好你要小升初考试了,这些你拿回去,补补营养,考出好成绩。”

    吴恪毫不客气地接下来,“那真是谢谢葛伯了。”

    说完,不等回过神来的父亲问出十万个为什么,便拉着他出了校长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