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档奔流时代起点 > 第12章 离万元户的日子有多远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吴绍炳刚说完,眼里便隐有泪光出现。

    本来男子汉大丈夫在自家老娘面前掉点眼泪,也没什么。

    结果一回头,发现自家老大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正站在那里怔怔出神。

    于是就有些恼羞成怒:“杵在这儿做什么?到前面写作业去!”

    吴恪当即连书包都没来得及放,便逃到前门街上,去开门营业了。

    此刻,三味书屋的门口聚集了不少五福巷的小伙伴。

    一个两个全都高举着五分一毛的毛票子,誓要把三味书屋里的小人书看个遍。

    结果等到开门进屋一看,墙上又多了十多本新到的故事。

    《铁道游击队》《双枪李向阳》《神炮手》……

    小江背着小月也混在门口的人群里,在开门的一瞬间,差点被人挤了个趔趄。

    幸好被吴恪一把抓住,扯到临时柜台的条凳上坐下来。

    “你怎么带着小月出来了?”

    小江一脸无辜,摊开小手,露出手心里的五分钱:“爸给了我五分钱,就把我撵出来了。”

    原来是被绍炳同志专门支出来的。

    无怪乎自己冲回家的时候,被那般甩脸子撵出来了。

    但吴恪心里一点都不介意。

    父亲的工作问题总算是解决了,而且工资连涨了三档。

    看来父亲是搭上了77年~81年这一波中小学教师工资提升的末班车。

    只是吴恪原以为涨个两档就了不得了。

    没想到,到头来居然能多涨了一档。

    意外惊喜呢。

    来不及多想,吴恪已经被纷纷递到眼前的毛票子给打断了。

    “我要双枪李向阳!”

    “是我先要的!”

    “我要神炮手……”

    一个个争先恐后的,真是充满了对知识的渴求呢。

    吴恪不免拿出小老板的威严,拍拍桌子:“一个个来,不要挤!”

    五福巷一霸的话,还是挺管用的。

    来自五福巷小学的孩子们顿时安静下来,一个两个都老老实实地排着队,巴巴地等待着今天的精神食粮。

    吴恪忙得有条不紊。

    但看着后面的队伍,却是有增无减。

    难道今儿的收入能够再创新高?

    不多时,回家放了书包的安夏过来了,主动接下了吴恪手里的活儿。

    瘦猴和大壮也笑嘻嘻地出现,图的就是能免费看个小人书。

    当然前提是,要先仅着交钱的顾客看。

    客户就是上帝。

    这个理念,吴恪着实花费了几天功夫给瘦猴和大壮灌输,才堪堪接受下来。

    但与此同时,很明显地,书屋里来的人次是越来越多了。

    就像今晚连大壮都看出来了,“恪哥,今天我和瘦猴还能有书看么?”

    其实若是一人一本的话,书屋里几百本书的存量,怎么都不会没书看。

    可架不住有人一交就是五分一毛的,独霸个好几本,一次性看个酣畅淋漓。

    省得看到一半意犹未尽的,等别人还书等的心急。

    和大壮盯着书不同,今天的瘦猴一到场,就一脸神秘兮兮的,看似有话说。

    终于逮着个合适的机会,避开了安夏,凑在吴恪耳边说:“恪哥,我刚刚发现新来的那个戴老师进了葛校长的宿舍……”

    嗯?

    吴恪一听就嗅出内味儿了,敢情葛四海打现在起,就已经犯了作风问题?

    仔细想想,也对。

    别看五福巷小学教师的工作不起眼,可哪怕是作为代课老师,也是顶不容易的事。

    更何况像戴老师那样的回城大龄女青年?

    这在北江这个小县城,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吴恪心里有了数,顺带着叮嘱了瘦猴一句:“以后这事你都留点意。”

    瘦猴个头不高,可人精得跟猴子似的,叫他盯着这事,没毛病。

    看店的时间,是枯燥而漫长的。

    加上临近初夏,日头正在变长,从放学看到天黑这段时间还真是不短。

    所以吴恪干脆让安夏找了几本初中的课本来看。

    到手的课本被保护的很好,上写着林婉那龙飞凤舞的飘逸签名。

    细细一看,还真有些好看。

    “恪哥哥,这初中的内容,你能看得懂么?”安夏正在全力备考小学毕业考,对吴恪的计划不大能够理解。

    吴恪也没多做解释,干脆道:“所以我先预习着来看看。”

    一旁的瘦猴和大壮不禁语出落寞,“恪哥,你和夏夏上了初中,我们俩该怎么办?”

    “是啊,今后五福巷一带,没人带我们混咯!”

    这俩人的成绩,想要考上初中还是有点压力的。

    毕竟这年头,义务教育还未普及。

    加之初中的学费和生活费,一来二去的,需要不少钱。

    不管是大壮还是瘦猴的家里,都有不让他们俩接着上下去的意思了。

    不过吴恪倒是看得开:“你俩反正也不是读书的料!放心,即便我和夏夏上了初中,也不会忘记你俩的。”

    事实上,将来迟早有用得着人的时候。

    就像眼下这三味书屋,等到上了初中,他肯定没有精力亲自看店了。

    这两个狗腿跟班,到时候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虽然只是个空头支票,可瘦猴和大壮听了,依旧很是开心。

    直到巷子里头传来各家各户唤孩子回家吃饭的吆喝声,吴恪这才抬起头来,发现天色不知不觉间已经晚了。

    吴恪起身伸了个懒腰,随口问了安夏一句:“今儿进项多少钱?”

    安夏看了看手下娟秀的笔迹:“五块零二分。”

    说完不等吴恪反应,自己的小嘴先张成了O型,然后下意识地捂住,又看了一遍。

    没错了。

    “恪哥哥,好多钱!”

    吴恪没来得及意外,却先被安夏逗笑了。

    前几天进项三块钱的时候,没见她有多么惊讶,反倒是涨到五块了,变得这么夸张。

    “你笑什么嘛,”安夏把那些分分角角的毛票子理得整整齐齐,“从小到大,一块两块的钱经常见,就是这五块和十块,觉着少见。”

    “如果以后书屋每天都能有这么多钱,那只需要2000天,也就是5年零175天,恪哥哥你就成万元户啦!”

    自打家庭联产承包落实以来,全国已经涌现了不少的万元户。

    以至于万元户也成为当下流行一个热词了。

    吴恪笑了:“就你算术好!不考虑闰年的问题啦?”

    “况且,五年后的万元户,能和现在的万元户相提并论么?”

    “为什么?”

    “因为购买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