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档奔流时代起点 > 第10章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翌日就是周天。

    一大早吴绍炳便骑着二八大扛出去了。

    没人知道他干什么去了,除了张美兰隐约猜到,当家的恐怕是去找木匠活了。

    不过让美兰同志奇怪的是,老大竟也一反常态地起了个大早,匆匆填了点肚子,便通过边门找到前面去了。

    八成又是找安夏去了。

    吴恪的确是去找安夏了,但却不止是安夏。

    连瘦猴和大壮都跟着来了,这是昨天就说好的事儿。

    几人拿着扫把笤帚,各个脑袋上顶着个旧报纸折成的帽子,开始在前院三间房子里忙活起来。

    本来房子就比较空,当初董家搬走的时候,只剩下一地的狼藉。

    如今却成了老鼠的乐园了。

    那些老鼠习惯了这里,连人进来了,都不怕,依旧沿着墙根走一步看三步地晃悠。

    该堵洞堵洞。

    该撒石灰撒石灰。

    不一会儿,整间屋子里便洋溢着刺鼻的味道。

    老鼠也被赶得没了踪影。

    房子收拾出来了,可用的家具却很寥寥。

    能用的当初都被董家带走了,只剩下一张断了腿的桌子,让吴恪用砖头垫起来,临时充当柜台了。

    如果再能有几个书架展览小人书就更好了。

    不过没有也无伤大雅,这难不倒吴恪。

    他找来一堆钉子,扯上棉头线一拉,把一个个夹子串起来,小人书就有了落脚点了。

    几百本小人书挂起来,蔚为壮观。

    看得几个小伙伴倍儿有成就感。

    正忙着的时候,一道怯生生地声音响起来:“吴恪在家吗?”

    安夏伸头一看,顿时撇撇嘴,“她怎么来了?”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说要找吴恪玩的白芷晴。

    “你们在做什么?”白芷晴一出现,就像个好奇宝宝问东问西。

    这样的小书屋,在南方其实并不少见。

    但亲眼看人筹备起来,倒是头一回。

    白芷晴信步闲庭地参观完,跃跃欲试地提议道:“你们这是不是还少个招牌?还有这些面墙上,太空空荡荡了,若是能贴上一些标语,或许会更好一些。”

    吴恪这才想起来。

    昨晚亲自写的三味书屋招牌,还在自己房间里。

    至于白芷晴提议的那些标语,这个可以有哇!

    于是又是一通挥洒泼墨,熬制浆糊,众人齐心协力之下,三味书屋的新鲜招牌终于挂上了门庭。

    接着墙上也挂满了与时俱进而又不乏激励作用的标语。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知识就是力量……”

    忙完这一切,已是日上三竿了。

    几个人站成一排,打量着周遭这一切,颇有些难以置信的成就感。

    有内味了。

    吴恪拍拍手,“咱们这就开张吧!”

    董大壮不无惋惜地道:“要是有挂鞭炮就好了,起码能让街坊四邻都知道。”

    倒是安夏机灵地提议说:“干脆让小姨在广播里说一说,给咱们做个广告呗。”

    这个小精灵鬼。

    吴恪当即点头说:“这个可以有。”

    瘦猴却犹豫道:“那样会不会太声张了,万一把投办的人招来怎么办?”

    “不会呀!”见多识广的白芷晴道:“南方这种书屋挺多的,这跟投机倒把没关系。”

    吴恪一咬牙,“富贵险中求,夏夏,这事交给你了!”

    安夏一溜烟地跑了,瘦猴跟着一起去了。

    剩下白芷晴欣然地掏出五毛钱,“老板,先给我来五毛钱的!”

    开张的第一单。

    吴恪看出来白芷晴不像是怜悯,便大大方方地收下道:“鉴于你是本店的第一位顾客,给与你特殊的优惠。五毛钱,三十本,随便挑。”

    “不过本店的规矩,只能在店里看。”

    白芷晴看了看左右,“可这里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哇。”

    确实如此。

    这年头什么都缺,长长的条凳也不是那么好寻摸的。

    吴恪左右一打量,干脆拍拍自己屁股下的那根条凳道:“坐这儿吧!”

    林婉万万没想到,几个孩子能够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左右被安夏缠得没办法,她才答应,亲自回来看一看情况再说。

    结果这一看,竟然有模有样的。

    墙上的那些小人书,琳琅满目的,简直就是个丰富多彩的文化世界。

    再配上那些犹自散发着墨香的慷慨标语,更显得立意高远,盎然有趣了。

    于是午饭过后的广播里,传来林婉那循循善诱的动听声音。

    “都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五福巷三味书屋,为你倾情呈现一个丰富多彩的书屋世界。《三国》、《水浒》、《西游记》、《岳飞传》、《杨家将》、《花烛恨》、《排球女将》,应有尽有,欢迎前来书屋借阅。”

    一时激起千层浪。

    五福巷的小伙伴们,谁人不知道吴恪手里头的小人书最多最丰富。

    一听到便三五成群地往大杂院这边赶。

    “吴恪他真能把小人书借给咱们看?”

    “就是啊,以前我那么苦苦求他,他都不乐意借的。”

    “反正广播里说的,去看一眼不就知道了?”

    午饭后的三味书屋,来了不少的小学生。

    但是身上真正带钱的不多。

    即便借阅一本只需要两分钱,很多孩子也当场掏不出来。

    不过对于五福巷的孩子来说,能从五福巷一霸的手里借出小人书来看,已经实属不易了。

    花上一分两分钱什么的,又算得了什么?

    于是一天下来,即便是看得多,借的少,包括白芷晴的五毛钱在内,竟也收入了一块八毛五分钱。

    照这个趋势下去,一个月收入超过美兰同志的25块钱工资,应该是妥妥的了。

    说不定努努力,超过父亲那全份35块的工资,也是不无可能。

    晚饭时。

    一大家人坐在桌前,看着那有零有整的一块八毛五分钱,怔怔出神。

    张美兰是咬着牙儿,憋得很辛苦,才堪堪忍住抢过这些毛票的冲动。

    毕竟这么多钱,怎么能让区区一个孩子揣身上呢?

    即便是给零花钱的人家,每天一毛钱已经了不得了。

    然而当家的没发话,她便不能随便伸手。

    吴绍炳看着这些毛票子,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自己辛辛苦苦敲了一天的锤头,砸了一天的钉子,也才挣到一块钱一天。

    这老大瞎鼓捣这一天,竟然轻而易举地就超过了自己?

    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