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档奔流时代起点 > 第8章 一不小心借来的东风
    放学后的东大街,聚集了不少走街串巷的商贩。

    做糖人的,卖风车的,挑着扁担剃头的,稀里哗啦地延伸了一路。

    个中偶尔也夹杂些农村来卖青货的,只是一个个相对于当街开剃头摊子的,缩着脑袋,眼神滴溜溜地乱转。

    吴恪毫不怀疑,只要一有风吹草动,这些人肯定第一个溜之大吉。

    毕竟一旦被抓到,可是直接投机倒把罪名落下来,进了局子,不死也得脱层皮。

    忽然,白芷晴发现了一处卖草莓的摊位。

    清里透红的草莓,让她一见就喜欢上了。

    “我要买草莓!”

    吴恪看了一眼,个头那么小,最大也只有拇指头那么大,这个能吃到什么?

    但是女孩子家家的,想要的时候,拦也拦不住。

    “想要就买,反正我没钱。”

    白芷晴从兜里攥出一张1块钱的票子,塞到吴恪手里,同时掩着口鼻道:“你帮我买!”

    这什么毛病?

    吴恪刚想把票子塞回去,就见到草莓摊旁边不远处就是一泡大粪。

    而始作俑者的骡子还在那儿优哉游哉地打着响嚏,看样子,还挺意犹未尽的。

    这在东大街上,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

    只是南方来的白芷晴,爱干净,没见过这种阵仗倒也正常。

    于是吴恪冲着挑着草莓的大叔一招手,大叔立刻挑着担儿过来了。

    顾客就是上帝嘛。

    大叔很懂的。

    同时吴恪附在白芷晴的耳边小声道:“先少挑一点过过嘴瘾,赶明儿早上过来买,更新鲜。”

    “为什么?”白芷晴充分发挥了不懂就问的风格。

    却被吴恪一瞪眼,“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啊?”

    “哼,小气!”白芷晴被怼了一句,嘴上立刻回敬道,心里头却不以为意。

    还是先挑草莓要紧。

    大叔很有眼力见地给了她一张报纸,于是白芷晴开始了她那精挑细琢的挑选过程。

    看得大叔心里暗暗着急,嘴上却只能陪着质朴的笑。

    果不其然。

    一道尖利的声音传来,“打办的人来啦!”

    大叔立刻挑起担子,撒奔儿就跑。

    留下白芷晴手里已经挑好的十来个草莓,和没付出去的钞票,无言以对。

    “这可怎么办啊,我还没给钱呢。”

    吴恪不以为然,“就当是大叔送你的呗。”

    白芷晴摇头,“不行,我爸教育我,不能白白占人家便宜。这钱我一定要给,你得帮我!”

    “好吧好吧,下回再见到大叔,咱们记得还上。”

    打办的队伍骑着清一色的二八大扛一溜而过,东大街上立刻宽敞了不少。

    只剩下卖糖人的、剃头挑子和一些不在打击范围之内的手艺人了。

    虽说没抓几个人,可这阵势也真够吓人的。

    白芷晴挑着看起来干净的草莓,便要忍不住往小嘴里送。

    结果却被吴恪拦住道:“回去在清水里浸上一刻钟再吃。”

    白芷晴俏脸一红,吞下嘴馋的口水,脚步不由加快了几分。

    离开东大街,穿过幸福路,不远处就是之前吴恪来过的人民广场。

    白芷晴指着人民广场后面的机关小区说:“我家就住在那里,以后有空一定要到我家来玩!”

    吴恪若有若无地应了一声道:“你先回吧,我去广场那边看看。”

    白芷晴一听,立刻好奇道:“你去广场干什么?我也要去。”

    在旁人看来,白芷晴是个高不可攀的南方女孩。

    可在吴恪看来,真就是个好奇宝宝。

    吴恪抬脚就走,“你要跟着就跟着呗。”

    二人一前一后地来到广场边上的专办,距离专办下班还有半小时。

    吴恪找到上次接收材料的专办阿姨一阵追问。

    得到的答复,不外乎回去等消息,不要着急之类的打发用语。

    吴恪看着那堆积如山的材料,不由心急。

    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去?

    白芷晴看出他的忧心忡忡,忍不住把手里的草莓送上去道:“阿姨,你就帮帮忙吧。”

    专办阿姨看着这一对,“你又是谁啊,你家也有材料送过来的?”

    白芷晴似乎答非所问,却又格外认真:“阿姨,我姓白,叫白芷晴,我是他的同学。”

    吴恪并不认为白芷晴这样的哀求会有什么用。

    但至少赢得了他的感激。

    “既然都到这儿了,我干脆送你回家吧。”

    白芷晴莫名地有些雀跃,伸手一指:“好哇,就在这后面了。”

    看着俩孩子离开,专办阿姨本也没当回事,只是咕哝着道:“居然遇到姓白的,也真是少见。”

    结果后头一位中山装大叔推了推厚实的眼镜,“新来的县长就姓白,范姐你忘了吗?”

    “也是哦。”被叫做范姐的女人忽然循着俩孩子离开的方向看去,“旁边县政府后面就是机关小区?”

    “当然。”

    范姐顿时反应过来,“前两天我收的那份材料在哪里,快帮我找出来!”

    专办里一阵手忙脚乱。

    这都快下班了,这又是闹的哪一出啊。

    中山装大叔觉得莫名其妙。

    况且自打1月以后,全国的专办工作统一告一段落,这之后的工作就明显放缓下来。

    加之不少人羡慕别人补发工资成了万元户,也都趁机整点材料交上来浑水摸鱼。

    反正即便不通过,也没损失。

    但这却加大了专办的工作量,也磨灭了专办人员的责任心。

    可若是这提交材料的人,背后有人,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当然,这些吴恪都不知道。

    目送着白芷晴回了家,他果断地转身离去。

    或许今天有机会进入白家,甚至能够见到白县长,提一提父亲工作的事。

    但终究太过急功近利了一些。

    反而会招人不喜。

    吴恪也是好不容易才压下内心的冲动,咬咬牙转身离去。

    回去的路上,经过东大街,正巧碰到老太太跨着个菜篮子,在晚市上搜罗些摊贩们最后的存货。

    便宜量又足。

    吴恪耐心地等着老太太挑完,这才陪着老太太一起回去。

    结果一进家门,就觉着气氛有些不对。

    院子里廊檐下那面墙上,挂着一面两米见方的木质黑板。

    这是多年前父亲在家备课讲课,特地托人定做的一块黑板。

    上头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数学题目,看得安夏秀眉紧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