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档奔流时代起点 > 第6章 青春剧里都有的插班生
    接收材料的专门办公室,就设置在县政府旁边的人民广场边上。

    吴恪跟着自家老子去过几趟,所以心里是门清。

    草草地吃过早饭,吴恪拉着安夏便匆匆出门了。等到自家老子骑着二八大扛过去,便果断和安夏分开,直奔人民广场。

    跑出五福巷,穿过东大街,上了黄运路,过了那个十字路口,人民广场近在眼前。

    不愧是自行车王国。

    一路上,黑压压的一片,连绵不断。

    穿梭其间过马路的难度,不亚于穿越后世车水马龙的机动车道。

    好在虽然跑得浑身是汗,总算有惊无险地赶到了。

    将材料交到专办阿姨的手里,吴恪说尽了好话。

    反正说好话不要钱。

    要不是这年头塞钱塞东西可能被打,吴恪真想使点钱加急办理。

    回去的路上,心里落听下来的吴恪,显得没那么着急了。

    一路上走马观花,也顺带琢磨着自己的下一步该怎么走。

    现在看来,父亲的工作问题,自己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如果顺利的话,一家人的温饱担子,很快就不是问题。

    但即便家里有了闲钱,即便老太太对自己无比宠爱,也断然不会把家里大钱给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孩子。

    所以这第一桶金,九成九还得自己亲自去挣。

    一时间,吴恪的脑海里转圜了一百种挣钱的法子。

    然而一想到打办的存在,满腔的热情顿时就凉到脚后跟了。

    按说这个裉节上,首都那边的政策应该已经松了口,中海的华亭路已经涌现出卖牛仔裤的个体户,但这股风挂到北江这个小城来,肯定还需要时间。

    吴恪不能冒这个险。

    即便他想冒,指定也过不去家里那一关。

    倒是缝补、理发这些生意,雇佣人数少的,不在投办的打击范围之内。

    但这也需要本钱哪。

    一路走,一路琢磨,直到回到学校,吴恪也没理出什么头绪。

    但他也没气馁。

    办法总会有的,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熟练地翻墙进校,一路摸到六(甲)班教室,正是课间休息的时间。

    没人注意到他,除了气鼓鼓地揪着小嘴的安夏。

    吴恪莫名其妙,“谁又惹你了?我的夏夏公主?”

    安夏顿时噗嗤一笑破了功,“讨厌啦你,你没发现班里有什么不一样么?”

    这个……

    吴恪摇摇头。

    坑洼不平的地面,破败不堪的桌椅,以及永远擦不干净的黑板。

    分明没什么不一样嘛。

    “对了,瘦猴跟大壮呢?”

    说曹操,曹操到。

    吴恪一见他俩回来,便把安夏生气的锅甩了过去:“瞧你们,把夏夏都惹生气了!”

    结果瘦猴立刻指着大壮,加入吴恪的阵营,一个劲地指责,“都怨他,盯着咱班新来的插班生一个劲地看,拽都拽不动!”

    吴恪眉头一挑,这才注意到班里同学议论纷纷的,果然焦点都在讲台旁边那位新来的同学身上。

    个子高高,背影韶韶。

    同样都是长发,人家就没有安夏这般费劲巴拉地扎成麻花辫,反而用个皮筋简单地束着,上系个蝴蝶结,就呈现出一种落落大方的效果来。

    怪不得全班同学围观的那么起劲。

    可偏偏没一个人敢上前去跟她讲话。

    收回目光,吴恪摇摇头:“瘦猴,拽不动的人是你吧?”

    结果瘦猴急了,“真的,那女的长得贼俊,从一辆吉普212上下来的,来头肯定不小,葛四海亲自出来迎接的,为这事还专门打了发胶呢。”

    董大壮听着,也忙不迭地点头。

    显然也是被惊艳到了。

    吴恪若有所思。

    瘦猴忍不住自告奋勇:“恪哥,要不我去打听打听她是什么来头?”

    “不用了。”吴恪摇摇头,因为他已经想起来了。

    说完他就起身,施施然地越过围观的人群,来到白芷晴的身边。

    这下可把安夏气坏了,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整个人也负气地转向一边,来个眼不见为净。

    然而班里的其他人却忍不住地起着哄,嘘着吴恪。

    吴恪才不在乎呢,面对着白衣胜雪的新同学大大方方地伸出手来:“欢迎你,白芷晴同学。”

    对方没有回应,而是直接把正看的习题册推过来,指着上面一道附加题道:“解出这道题,我就认你这个同学。”

    哟呵,带有门槛的结识,因吹斯汀。

    就在吴恪看向那道附加题的同时,班里的同学已经喝起了倒彩来。

    毕竟谁不知道,吴恪是成绩上数不着,调皮捣蛋他第一。

    整个学校里,除了六(乙)班的葛小宝敢跟他叫板,其他没人敢惹他。

    所以眼下好不容易逮着这种理直气壮的机会,可不就得尽情地开嘲讽、喝倒彩么?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吴恪会灰溜溜地知难而退时,吴恪却拿起了笔,做起了解答。

    这是一道典型的水池应用题。

    一边放水,一边注水,同时引入了分数计算的概念,难度自然就上升了。

    可这点难度,对于前世的老牌大学生吴恪来说,压根就不是事儿。

    提起笔来,三下五除二就列出了算式。

    而且是一道复合型的算式。

    看得白芷晴美眸灼灼地伸出手来,“看来你是尖子生,我很高兴能认识你。”

    “我叫吴恪,口天吴,恪尽职守的恪。”

    “我正好缺一个同桌,你能做我的同桌,共同学习,一起进步么?”

    “欣然之至。”

    围观的同学全都惊愕了,下巴几乎掉了一地。

    尖子生?

    漂亮女同学,你没搞错吧?

    可是明明连徐震都费了好一番脑筋的题目,怎么反倒让吴恪解答出来了?

    莫非是安夏帮他的?

    明知道不太可能,可这却是唯一靠谱的解释了。

    毕竟班里的头两名,除了安夏,就是徐震了。

    反正不管怎么样,都轮不上吴恪。

    八竿子都轮不着。

    前世里和白芷晴,一直到初中才产生交集,而且也是在吴恪成绩突飞猛进之后。

    原来,对方这个爱结交学霸的习惯,打六年级时就埋下了。

    不过上辈子两个人的结交,目的很是单纯。

    除了偶尔探讨一下题目之外,多余的话都很少说。

    不像是现在,哪怕是冒着安夏生气的风险,吴恪也搬到了白芷晴同桌坐下。

    帮助新来的女同学尽快融入班集体,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

    谁让自己这么喜欢乐于助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