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档奔流时代起点 > 第5章 无处安放的理想和情怀
    翻墙离开五福巷小学的时候,吴恪将材料揣在怀里,看起来像是什么都没拿。

    看得瘦猴一个劲地好奇,“恪哥,你究竟拿什么了?”

    “没什么!”吴恪口风很严,“以后会告诉你们的,现在都回家吧。”

    目送着俩小伙伴离开,吴恪转到小学正门,正碰上自家老子推着自行车出来。

    “又去哪儿鬼混了?”吴绍炳面色不善。

    “回来拿个练习本,忘记带回家了。”吴恪面色不改。

    不仅如此,还死皮赖脸地凑上前去:“爸,带我一程。”说完,不等自家老子反对,便骑上了后座。

    爷俩骑行在回家的小巷里。

    安静得只剩下车把头上铃铛时不时响起的声音。

    直到当儿子打破沉默道:“爸,如果你的工作恢复了,有什么打算?”

    吴绍炳一怔。

    这个问题很久没想过了。

    78年政策刚出来的时候,他的脑海里萦绕着很多个理想。

    可都被现实给一一捅破了。

    如今工作还能恢复么?

    若是家里人不提这茬,吴绍炳自己的心里早就凉透了。

    可是中年人的悲观心境,不能直接传给孩子。

    这点,作为教育工作者,吴绍炳心里还是清楚的。

    “工作恢复了,自然要好好工作。把五福巷小学搞搞好,顺便让你们娘几个过上好日子,让你奶奶安度晚年。”

    “将来等到退休那一天,若是能像你爷爷一样桃李满天下,也就知足了……”

    说到这里,吴绍炳又沉默了。

    老爷子离开这么多年,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了?

    但吴恪却是把这话默默地记在了心底。

    现在的五福巷小学虽说不起眼,可后世北江有名的实验小学可是从它发展壮大起来的。

    而这一切如果能经由父亲一手造就,那么他这辈子也该没有遗憾了。

    想到这里,吴恪捂紧了怀里的材料,放弃了直接将材料交给父亲的打算。

    毕竟按照他的脾气,免不了要跟葛四海直接对峙。

    到头来一感情用事,指不定会发展成什么样。

    既然如此,索性就由自己安排到底吧。

    自家的晚饭,因为有了林婉和安夏的加入,变得热热闹闹。

    一如记忆里大杂院该有的样子。

    对于槐花蒸饭,安夏吃得很香,即便饭桌上压根没几样像样的菜。

    除此之外,吃得最香的便是小江了。

    六岁的孩子,背了一晚上的吴小月,可把他给累坏了。

    其他人都各有心思。

    林婉在想什么,吴恪不知道。

    但自家老娘肯定是在盘算,这顿大白米饭之后,剩下几天的口粮该上哪儿弄?

    自家老子嘴上不说,却也在琢磨这事。

    唯有老太太稳如泰山,耐心细致地给吴小月喂着没什么营养的米糊糊。

    吴恪把自己碗里见着点油腥的地瓜叶和方瓜藤,分给安夏和小江,随后端着海碗一口气刨了个干净。

    “我写作业去了!”吃完吴恪便放下海碗道。

    结果一大家人齐刷刷地冲他看:Emmm……

    唯有安夏声若蚊蚋地咕哝道:“不是都帮你写完了嘛~”

    吴恪心里惦念着翻抄材料的事,几十多页的内容,起码要抄上两份。

    一份放回校长办公室做幌子,以防万一。

    另一份留在手中,以防变数。

    这是最稳妥的方案了。

    只是要苦了他自己。

    浪子回头金不换。

    家里老大头一回主动提出要做作业,在场的谁也没多说,生怕破坏了这破天荒的积极性。

    于是吴恪直接进屋,拉亮头顶的白炽灯开始手抄。

    一开始还有些生疏。

    毕竟前世一直忙着公司上市,确实很久没写过这么多字了。

    可渐渐地,速度就上来了。

    而且龙飞凤舞的,肯定比六年级的孩子快多了。

    直到外面响起一阵喧闹声,吴恪这才甩了甩手,继续下笔如有神助。

    外头的事情,要从晚饭结束时说起。

    老太太言出必行,特地拿出个大号铝饭盒,盛满了槐花蒸饭,另外还加了一小坛自家腌的咸菜。

    林婉也大大方方地招收不误,只是顺带着从兜里掏出来一沓子粮票:“顾大娘,你看,我这连吃带拿的,多少也得交点伙食费不是?”

    “一顿饭而已,这可不能收。”老太太很有原则地直把粮票往外推。

    “顾大娘,每个月我和夏夏在你家蹭饭,没有十顿,也有八顿了,交点粮票是应该的。你要是不收,这么香的蒸饭和咸菜,我也不拿了!”

    如此温情的威胁,倒也符合林婉粗中有细的性子。

    俩人还在僵持着。

    冷不丁地美兰同志出手接了下来,回头对老太太说:“妈,这些年婉儿给咱家的粮票,我都记着呢,将来指定还。”

    事儿这才消停下来。

    然后吴恪就听到了安夏窜进来的声音,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练习册盖在上头,装模作样地写着作业。

    ‘竟然真的是在写作业!’安夏咕哝了一声,言下颇有些不甘心。

    院里林婉的轻唤传来,安夏应了一声,欢快地道:“恪哥哥,明天见!回家看大西洋底来的人咯……”

    吴恪这才想起,今儿是周四啊。

    每周一集的美剧《大西洋底来的人》,正在上映中。

    前世里,吴恪没少钻到安家去,盯着那台14寸的黑白电视机追剧。

    现在嘛,还是赶紧抄材料来得正经一些。

    这一抄就是一夜。

    这期间老太太起身过来看过几回,但都没有多说。

    倒是吴恪自己个,因为心疼点电的花费,换成了煤油灯。

    等到两遍抄完的时候,连鼻孔里呼出的气息都带着煤油的味道。

    天刚蒙蒙亮。

    吴恪伸了个懒腰,总算是完成了。

    看天色还能小睡一会儿。

    吴恪二话不说钻进了被窝,直到鼻孔间痒痒地直想打喷嚏,方才忍不住醒来。

    入眼的是安夏那促狭的笑脸。

    这妮子正拿着自己的麻花辫梢逗弄自己。

    痒痒之余,散发着零星洗发香波的清香。

    “别闹!”

    吴恪侧过身去,继续呼呼大睡。

    “起床啦,要迟到啦……”

    吴恪一个激灵,想起今早还得赶去设立在人民广场的专办送材料,二话不说地穿衣下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