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档奔流时代起点 > 第4章 纵横五福巷的傲人班底
    话音刚落,吴恪便拉着安夏撒奔儿跑了。

    气的林婉骑在车上气咻咻地直嚷嚷,“小恪恪,等回来叫你好看!”

    说完发现不少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林婉又画蛇添足地补了一句:“你们俩都给我好好学习,别成天就知道腻歪在一起!”

    结果补完这一句长辈范儿十足的话,发现那些围观的目光还是没少。

    林婉登时叉起了小蛮腰,“看什么看?你们也是,一个个的,好好学习!”

    溜了溜了。

    围观的小学生们登时散了个干净。

    林婉这才掉转车头,晃晃悠悠地回家了。

    每天做广播都要早起,她这还忙着回去补个回笼觉呢。

    否则天长日久的,这脸蛋该不光滑细嫩了。

    然而对于吴恪和安夏来说,想不腻歪在一起,是不可能的。

    因为教室里俩人还是同桌。

    从幼儿园到如今的六年级,年年如此。

    吴恪早已习了惯,所以对于林小姨的提醒,压根没放上心上。

    但架不住安夏心里长了草。

    小嘴嘟嘟的,泛着水润,却又时不时地拿眼角去瞥吴恪。

    可惜吴恪看不到。

    现在他满脑子都在琢磨,该怎么把父亲的材料从校长办公室里偷出来。

    虽然再搞一份材料也不是不行,但在父亲不配合的情况下,那么多关系人的证词和盖章实在是不好搞。

    索性不如直接从葛四海的办公室里偷来得快。

    时间就是金钱。

    越早弄出那份材料交上去,自家就能越早获得一大笔工资补偿款。

    七八年来扣发工资的一次性补发到位,随手一估算,起码也有上千块钱。

    这绝对是一笔巨款了。

    而且以后父亲的工资和口粮就能拿全份的了,说不定还能趁机升个一两级,多个三五块的。

    自家这日子,就好过多了。

    只是校长办公室平日里总是上锁的,不是一般人想进就进的。

    所以这是个问题。

    就在这时,肩膀上被人拍了拍,打断了吴恪的思绪。

    回头一瞧,后排俩小伙伴都到了。

    一个瘦的跟麻杆似的小个子,另一个是状若一头牛的大胖子。

    小个子大名叫孙步高,听起来忒大气,可大家都不这么叫,只叫他瘦猴。

    因为他长得的确跟瘦猴似的。

    至于大胖子,更是名如其人,大号董大壮,小名大壮。

    小学六个年级,足足留级四次,成为班里最老、也是全校最老的小学生!

    很难想象,自己前世纵横五福巷的傲人班底,居然是这俩人。

    董大壮是有战斗力的不假。

    可瘦猴这模样……

    自己当初是怎么看上他的?

    吴恪这般想着,心里忍不住就有些嫌弃。

    瘦猴没觉察出来,反而细心地问:“恪哥,想什么好事呢?可别忘记咱们哥俩!”

    董大壮听不出好赖话,也瓮声瓮气地跟着附和:“嗯嗯,恪哥,带我一个。”

    安夏不乐意了,张牙舞爪地直冲瘦猴:“你们俩,可别总带恪哥哥做坏事!不然我告诉你妈和你奶奶。”

    瘦猴脖子一缩,忍不住咕哝道:“明明都是恪哥带我们的……”

    不能让小夏夏坏了大事。

    于是吴恪将书包里练习册往安夏面前一丢,“快帮我抄上,今天要交呢。”

    没错,上了六年小学,吴恪除了偶尔的一两回,其余时间就没亲手写过作业。

    大部分时间都是安夏代劳。

    这就是青梅竹马的好处。

    安夏明明不乐意被这样安排,可也分得清轻重缓急,只好埋头做了。

    随即吴恪一个眼神,瘦猴和大壮一前一后地跟着他出了教室。

    “恪哥,安夏都要成你的管家婆咯……”瘦猴一边屁颠颠地跟着,一边没心没肺地笑道。

    “少废话,说正事。”吴恪正色地打断。

    “真有好事?”瘦猴顿时来了精神。

    “我想进校长室拿个东西,有没有什么办法?”

    “嗨,我以为多大事呢!”瘦猴刚听完,就不以为然地道:“想去就去呗,反正咱们有钥匙!”

    吴恪顿时一脸问号。

    瘦猴见状解释了一句:“恪哥你忘了,四年级的时候,咱们几个去校长室偷改成绩单。当时不就是拿了很多钥匙一把把去试,结果真让我们试开了。”

    “……那锁也就是样子货。”

    吴恪想起来了。

    是有这么个光荣事迹。

    只可惜当年父亲直接从教导处取了自己的试卷回家,所以成绩单上的分数根本没派上用场。

    “那锁应该没换吧?”

    瘦猴笃定地摇摇头:“没换,我前几天还见过。”

    最大的难题,迎刃而解。

    吴恪心情瞬间舒畅起来,一左一右地揽着瘦猴和大壮回了教室。

    瘦猴却还忍不住问:“恪哥,咱们这回拿点什么?”

    “不该问的别问!”

    傍晚时分。

    大杂院里飘荡着槐花蒸饭的清香。

    安夏蹦蹦跳跳地在林婉的陪伴下,从边上的小门过来,立刻就欢呼道:“哇,顾奶奶,好香哦。”

    老太太直起腰来,满面慈祥:“香就多吃点!对咯,你爸你妈呢?”

    不等安夏回应,林婉便抢先道:“顾大娘,我姐她医院值班,姐夫那出任务也回不来。”

    老太太忍不住絮叨道:“每回都是这样,一会你们带点回去让他们尝尝。”

    话刚说完,便被好奇的安夏打断了:“顾奶奶,恪哥哥人呢?”

    老太太举目四顾,“我也不知道呀”,看着吴江吃力地背着襁褓中的吴小月从堂屋里出来就问:“你哥呢?”

    吴江毫无压力地出卖了大哥:“他早跑出去玩了,跟大壮和瘦猴一起。”

    与此同时。

    五福巷小学,吴恪带着俩小伙伴,轻车熟路地翻墙而入,摸到校长室门口。

    虽然已经不是头一回干这事了,可心里还是突突地直跳。

    好不容易等到葛四海锁了门回家,必须速战速决。

    伴随着啪嗒一声。

    偌大的锁头应声而开,瘦猴面色一喜,就被吴恪抢了先道:“你俩在外面守着。”

    瘦猴有些不甘:“恪哥,我也在外面?”

    吴恪没有说话,而是给了他一个眼神。

    瘦猴脖子一缩,转头冲着董大壮一指:“你去那个角落守着!”

    分工明确。

    吴恪轻手轻脚地推门而入,随即直奔葛四海的办公桌。

    这是一张老式的书桌,只有居中的抽屉上着锁。

    这也是他不让瘦猴跟进来的原因。

    如果没记错的话,父亲的材料应该在右手边的最底层抽屉里。

    迫不及待地拉开抽屉,里面都是些积灰重重的文件袋。

    显然是葛四海当做垃圾丢掉的东西。

    而父亲的材料,就压在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