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档奔流时代起点 > 第3章 珍惜你最后的纨绔时光
    喝了一海碗的粥水,肚子里晃了晃荡的,吴恪心满意足地出了家门。

    广播里传来那首激情豪迈的‘我们走在大路上’,听得吴恪都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

    直到身后的脚步声传来,吴恪才灵巧地一避,躲过了少女虎扑的蒙眼动作。

    “每天都玩这个‘猜猜我是谁’,你腻不腻呀?”

    安夏理直气壮,“当然不腻!”

    随即一扯军绿色的挎包,抚了抚那颗红星和‘为人民服务’五个字,从中摸出一块大白兔奶糖,美滋滋地剥好,塞到吴恪嘴里,然后昂首挺胸地和他并肩同行。

    九年了,每天如此。

    如果这般岁月静好下去,过了三年初中,还有三年高中。

    吴恪甚至怀疑,自己中年以后坏掉的那些牙,恐怕都是打这时候落下来的病根。

    广播里歌声结束,吴恪的步伐也恢复了正经。

    紧接着便传来一道温柔动听的声音:“今天是1980年4月22日,农历三月初八,下面正式开始为大家播报新闻……”

    这声音传遍五福巷的各家各户,引得不少街坊四邻的驻足细听。

    可把安夏给骄傲坏了。

    于是把稚嫩的胸脯一挺:“等我长大后,也要像小姨一样,做个新闻播音员!”

    没错。

    这个街道广播员不是旁人,正是安夏的小姨林婉。

    人才高挑,嗓音一流。

    所以去年高考落榜后,不费吹灰之力就进了街道广播站,成为每天吴恪都会恨上五分钟的那个漂亮魔鬼。

    可实际上,等到过了那阵起床气,少年心里的恨也就烟消云散了。

    剩下更多的是……

    一想到这里,吴恪便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那是一个集风火雷电和美貌于一身的奇女子,拥有和身材一样的火爆脾气。

    加之跟警察姐夫学了一手漂亮的拳脚功夫,等闲一般人是近不了她的身。

    前阵子,听说有个条件不错的返城知青听了她的广播,对她一‘听’钟情,开始死缠烂打地追求,结果愣是被打的鼻青脸肿,跪地求饶。

    恋爱追求的事,自然就无疾而终了。

    原来林小姨的孤独终老,打这时候起,就已经注定了么?

    吴恪失笑着摇摇头,就看见耳边一辆二八大杠戛然而止,稳稳地停在二人面前。

    骑在车上的不是旁人,正是自家老子吴绍炳。

    看了儿子一眼,吴绍炳的目光最终落到乖巧可爱的安夏脸上:“夏夏,上车来,吴叔带你过去。”

    果然是亲爹。

    不多的慈爱都是留给旁人家的孩子。

    有时候吴恪甚至怀疑,安夏才是绍炳同志的亲闺女吧?

    然而安夏甜甜地摇摇头:“不了,吴叔,我和恪哥一起走就好。”

    吴绍炳也不强求,只是撂下一句狠话:“照顾好夏夏,但凡少一根汗毛,看我怎么收拾你!”

    石锤了,这才是亲生的没错了。

    如今这世道是有些乱没错。

    可从家里到五福巷小学,一路上才五百来米,能出什么事?

    自己闭着眼睛都能走个来回!

    结果,现实很快打了脸。

    自家老子刚走没多久,俩人就被一群人拦住了去路。

    居中那家伙一看就是纨绔子弟的范,不仅衣服是新的,而且鞋是中海产回力的,就连斜挎的书包,也是从供销社里买来的新款——崭新的军绿色‘为人民服务’挎包。

    只是,现在这架势,很明显不是在为人民服务。

    路过的孩子,立刻作鸟兽散。

    唯有安夏坚定不移地站在吴恪身边。

    因吹斯汀。

    自己还没来得及去找葛四海的麻烦,他儿子葛大宝倒是先找上门来了。

    葛大宝比吴恪长上一岁,却读了两年的六年级。

    前世吴恪就不怵他。

    这辈子更不带怕的了。

    倒是安夏像只小雌豹,张牙舞爪,怒不可遏地叫嚣着:“葛大宝,别以为你爸是校长,就可以随便欺负人。回头我叫我爸,把你们全都抓回去,哼哼……”

    嗯,都是官二代,谁怕谁!这警告很讲究基本法。

    葛大宝上前一步,嘴角叼着根嫩绿的苗草,浑不在意地道:“丫头,我哪里欺负人了?我明明就是想好心提醒你,他爹是挑大粪的,你天天跟他走,真也不嫌脏啊,哈哈哈……”

    跟班们纷纷跟着起哄,“挑大粪的儿子,将来也只能去挑大粪,哈哈哈……”

    呃……,竟然就这点小技俩,一点都不好玩。

    耐心耗尽。

    吴恪看向葛大宝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滚!”

    葛大宝瞬间炸毛了,一口吐掉苗草:“你说什么?”

    “好话不说二遍!”

    “我呸!”葛大宝狠狠地往地上吐了口吐沫,“你说滚,你以为我没听到?”

    “听到了,你还问?”

    “吴恪,你信不信我揍你?”

    “呵呵,不信。”

    “你!”

    原本只想在上学路上找点乐子,结果没成想把自己给气着了。

    葛大宝这一冲动,顿时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可是一瞅吴恪那镇定自若的劲儿,他又忍不住犯嘀咕。

    以往俩伙人掐架,都是吴恪先动的手。

    今天他不动手了,葛大宝竟然不知道这架该怎么打了。

    冲动是魔鬼。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葛大宝眼神里的冲动却在一点一滴地慢慢消失。

    一会狐疑吴恪周围有伏兵,一会奇怪吴恪怎么不先下手,一会又忌惮万一伤着安夏怎么办,毕竟她爸可是公安……

    吴恪看在眼里,知道这架是打不成了。

    直到一阵急促的车铃声由远而近,紧接着一辆二六式永久势如破竹地冲破了人墙的封锁,嘎然停在葛大宝的身旁,毫厘不差。

    “小姨!”

    来了救兵,安夏顿时欢呼雀跃。

    林婉连车都没下,便靠着修长的大腿支楞在地上,俏脸寒霜密布,说出口的话音,让人全然没法和先前广播里那甜美嗓音联系起来。

    “怎么回事?”

    葛大宝脖子一缩,就想要溜。

    架不住安夏告状快,“小姨,葛大宝他欺负我!”

    “我……”葛大宝怒目圆睁,冤枉之极。

    话音刚落,脑袋上便挨了林婉手里报纸的一顿猛抽,啪啪的打得格外咬牙切齿,“你小子,能耐哈,欺负我们林家没人么?是不是,是不是……”

    葛大宝抱住脑袋,也防不住这雨点般地一阵狂抽,吃痛之下,嗷嗷哭喊着道:“我们只是跟吴恪闹着玩滴。”

    一伙跟班看着自己老大被打的实在是惨,纷纷附和着说,“就是闹着玩的……”

    毕竟打架没帮上忙,求饶总得出份力吧。

    林婉意犹未尽地停止了抽打,美眸落在吴恪身上,却也带着不善,“怎么哪哪都有你啊?”

    说完,扬起报纸就要抽。

    冷不防安夏立刻拦在身前,护住了吴恪。

    结果这报纸自是抽不下去了,搞得葛大宝心底刚升起的小兴奋火苗,顿时又熄灭了。

    “葛大宝,奉劝你一句,珍惜你最后的纨绔时光吧!”

    不战而屈人之兵,吴恪心情不错,顺带着便送了对方一句话:“因为这样的日子,不多了!”

    葛大宝揉着脑袋,不明就里地走了。

    留下林婉环抱着胸口,洋洋得意,“亏小姨来得及时吧?怎么样,厉害吧!”

    安夏拍着小手,全是好话。

    唯独吴恪悠悠地来了句,“厉害厉害,拳打机关疗养院,脚踩五福幼儿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