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世界是没有诡的起点 > 第40章 病得不轻
    “其实也没什么,就算我不来,慢慢试探的话,也能找到解决的办法。”徐成说道。

    这个也是真的,诡这种东西,越怕就越危险,相反只要不怕,诡就很难真的伤害到人,所以很多时候诡都会故意吓人,最后才将人杀害。

    传说当中,也有活人身上有火气,让诡无法近身,诡会想方设法将其熄灭的说法。

    吴雪韵还好,就算害怕,可对于徐成的交代,却表现出很大的信任,这一点就足够了。

    哪怕徐成不来,短时间内也找不到办法,也能等来猎诡者们的干预。

    吴雪韵其实也不太懂,可听到徐成的话后,还是很认同的点头。

    小白想了下,也没再问了,大致的情况已经知道,至于其他细节,对方是大佬,怎么说就是怎么回事,没想明白是他太肤浅了。

    反正回去后,一定要将那些书钻研成功,小白暗地里下定决心。

    “到了。”吴雪韵这时候说道,将车开进停车场。

    停车后,徐成便开门下车,看了下,也不像是吴雪韵说的普通旅馆,倒像是星级酒店。

    这可不是临时想起,而是见面前就订好的,待遇是真的不错。

    考虑到父女两的车,还有住着的别墅,那还只是吴天勇住的,吴雪韵一家是住在另外的别墅。

    这可不是一般的有钱人,每个月零花钱比别人几年收入还高的那种。

    不过吴雪韵说过,已经毕业,正在找工作,住在家里但已经没拿家里钱了,平日里用的是以前的存款。

    那时候的说法是,因为有很多不必要的地方也花了不少钱,所以存款其实没有多少。

    这个没有多少,也只是相对而言的。

    徐成想了下他那少得可怜的稿酬,还是决定别想太多。

    “我们先去前台,把入住的手续办好。”吴雪韵说道。

    徐成、小白点头,一起来到前台,很快入住手续就办好了。果然徐成是有预订的,而小白这边则要重新订房,他属于临时跟过来的。

    “我们自己上去就好,雪哥你回去吧,好好休息。”徐成说道。

    “是啊,快回去。”小白也表示赞同。

    吴雪韵无语,腊肠大大就算了,白先生这是拿她当工具人啊。不过吴雪韵忍了,点头表示明白,挥手告别后便离开。

    “走吧。”徐成说道。

    小白看到徐成朝着电梯走去,便立即跟上来。

    “先到我房间,有点事情问你。”徐成说道。

    “好的。”小白应道。

    电梯很快到了,两人来到房间,这时候徐成才问道:“晓诺她最近,要处理什么事件吗?”

    这就是徐成想问的事情之一,妹妹是猎诡者,突然离开,想必也是去处理诡异事件了。

    到底是什么,同样身为猎诡者,又认识徐晓诺的小白,说不定会知道。

    “最近?”小白愣了下,下意识的说道:“你是想知道,上次的诡域之行,徐晓诺有没有发现你的事情吗?”

    “上次?”徐成闻言有点惊讶,很快又反应过来。

    他不知道小白脑补了什么,可从这话透露出的意思,不久前的诡新娘诡域里,小白和徐晓诺也在那里。

    只是当时徐成出面,除了晕倒的几个人外,并没有其他人在场。

    估计是在诡域里,比较远的地方吧。

    难怪方晨那边,有人去试探,他这边倒是很安静。其实不是没有,而是由徐晓诺来进行,这样也就解释得通了。

    不过,当时也没觉得有问题,现在想想那些谈话,也找不出毛病。

    即便是有试探,应该也不是很认真,因为觉得他不可能是猎诡者么。

    徐成观察过,所以知道猎诡者都是深信者,对于他这样一个不信者,确实会下意识的否定。

    仔细想想,跟家人相处的过程中,就算有诡出现,他都是直接无视的。

    那么说,徐晓诺也是这样做,是担心被他发现吗?

    徐成很快想通问题的关键,估计是不想要他也卷进来吧,对于这些猎诡者来讲,诡的世界都很可怕,普通人遇见了能不能活都是问题。

    只是徐成觉得,普通人还好,反而是这些猎诡者的处境很危险。

    所以徐成才在意妹妹的情况,想要从小白这里,了解更多的信息。

    “不是这个,我问得是这几天,她又接了什么新的事件?”徐成再次问道。

    “这几天吗,那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你放心,上次诡域出现后,附近也没什么诡异级别的诡物了,徐晓诺是中级猎诡者,就算遇见诡怪级别的诡物也能应对。”小白说道。

    此时小白觉得,应该是徐成不想要被发现,所以故意避开,免得关注时被徐晓诺察觉。可说到底,都是家人,因为保密协议的关系才不能告知,但关心是很正常的。

    话说回来,什么时候才有人找他签保密协议,小白心想着。

    “中级猎诡者么。”徐成闻言有点沉默。

    其实他对于猎诡者的等级,了解的并不多,但现在多少也能够猜到一些。

    诡新娘的诡域里,徐晓诺没有对付诡新娘,而是在别的地方,说明能力上应该比当时在场晕倒的那几个人差。

    再结合小白的话,他们也将诡用等级区分,所谓的诡怪级别,可能是比诡异差上一点的诡。

    估计是石像诡、镰刀诡的程度,而眼前的小白,可能还要更差,初级猎诡者么?

    猎诡者都是深信者,但信念的程度也有强有弱,这是他们力量的本质。所以说,徐晓诺在这方面,比眼前的小白的执念还要更深。

    将其当作一种心病来看,那么徐晓诺病得不轻。

    就算是眼前的小白,徐成也很清楚一点,想要让对方接受世界上是没有诡的,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别说徐晓诺的,所以说,摊牌是没有用的,必须想其他办法才行。

    徐成感觉心好累,怎么摊上这样一个妹妹,或者应该跟父母那边联系下,他们可能知道点什么,才这样放纵妹妹乱来。

    只要父母那边一起发力,一定能够挽回妹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