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世界是没有诡的起点 > 第39章 奇怪的平衡
    “当时我让雪哥,将情况详细的说清楚,已经猜到她们遭遇的是石像诡。”徐成说道。

    “这样更不对了,石像诡可不是什么好诡,对人本来就有恶意,更别说已经激怒过他一次了。”小白疑惑道。

    “你说得没错,可第一次的时候没爆发,反而用那样婉转的手段,并且只针对当事人,便说明石像诡很收敛。”徐成说道。

    “难道说,那时候徐先生你,已经猜到还有其他诡物在?”小白惊叹道,只从谈论间,就能发现这么多信息,未免也太强了吧。

    “你想多了,那是神才能办到的事情,我就是个普通人而已。”徐成有点无语。

    小白更无语了,确实从吴雪韵的说明中,便知道具体情况,实在太离谱了。毕竟,吴雪韵没怎么接触,知道的事情也有限,根本提供不了太多信息。

    所以说,真的可以做到,就算不是神,也肯定是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徐成否认,小白对此也能接受,可还说自己是普通人,简直就是不要脸。

    当然小白这种情绪,也没有表现出来,可能这已经是对方的习惯,连自己都相信的事情,才能够瞒得过其他人。

    “雪哥行动之后,根据当时的情况,我才知道有其他诡在,情况有点复杂,所以雪哥才请我过来。”徐成继续说道。

    “是的,真的谢谢腊肠大大,幸好你答应了。”吴雪韵点头道,心中确实充满感激和庆幸,当时一股脑做出决定,有点莽撞,但事实证明是明智之举。

    小白听到了有点尴尬,这次却是徐成救场,要不然他自己都要遭殃。

    “不用在意,这也是你愿意相信我,当时我提出办法,能下定决心去做,可不只是需要勇气而已。”徐成说道。

    这也是徐成愿意帮忙的原因,除了免费旅游之外,更重要的是对方的信赖。

    要是质疑来质疑去,好心帮忙却成了麻烦,徐成也懒得理会,反正那些爱管诡事的猎诡者们,迟早会注意到而出手。

    吴雪韵闻言一笑,其实当时她是有点迟疑的,但最终还是选择相信。

    “徐先生,还是说回石像诡吧。”小白说道,话题有点扯远了,他要给拉回来才行,“石像诡收敛,就算是个信号,你为什么就确定没事?”

    毕竟那是石像诡,对人存在恶意,第一次可能因为某些缘故忍了,第二次不一定就能这样幸运。

    “因为她爷爷就住在家里,一直没事,那么雪哥将态度做足,其他地方出现状况,导致行动失败,也不会真的出事。”徐成说道。

    石像诡的收敛,一直都在,否则住在那里的吴天勇,早就先出事了。

    只是徐成那时候,不清楚石像诡的收敛是因为什么,到现场时算是一目了然,可跟吴雪韵隔空交流,便只能让吴雪韵逐步试探了。

    吴雪韵听着也轻轻点头,暗道难怪要她在行动前、行动后,都认真的向雕塑道歉了。

    “尽管这样,我还是让雪哥离开时,必须盯住雕塑,不要移开视线。”徐成说道,他当时在文件说明里特别标注,实际上也只是以防万一而已,“当时雪哥你的道歉,是起到作用了,可有其他的诡在拱火。”

    “什么?”吴雪韵一惊。

    “石像诡袭击,却不从雕塑里出来,是一种纠结的表现。我那时候判断,石像诡因为有所忌惮,不愿意出来,只要你看住了,那么他就不会动。”徐成说道。

    吴雪韵点头,昨晚上的情况确实这样,要不是突然有画掉下来,挡住了她的视线。

    “结果因为意外,你的视线离开,石像诡没有出现,反而是整个雕塑靠近。”徐成说到这里摇摇头,这点其实他也有点意外。

    正常来讲,要么直接袭击,要么干脆就控制雕塑袭击,这样的纠结出现在石像诡身上,本身就是不寻常的体现。

    “所以腊肠大大你是因为这个,才觉得有其他诡在?”吴雪韵说道。

    “不只是这个,还有你说过的风,突然掉下来的画像。石像诡就算从雕塑里出来,都做不到这些,更别说还藏在雕塑里没出来。”徐成说道。

    石像诡的能力,是可以藏身进入雕塑、石像之类的物品当中,并且将其控制,像是化作自己的身躯一般。

    正因为这样,所以被撞到,甚至磕掉一角,对石像诡来讲是极大的冒犯。

    本来就对人存在恶意,遭遇这种情况,自然更加恼火,奋起杀人都是正常行为。可偏偏石像诡忍了,还躲着不出来,便说明了一些问题。

    这时候,又出现与石像诡能力不符的异常状况,徐成只能想到,还有其他诡在场,说不定石像诡的收敛便与其有关。

    而在吴雪韵离开时,做这些小动作,也是故意让石像诡爆发。

    当时徐成觉得,可能是两个相互算计的诡,只是到了现场才知道,算计没错,但都是想要逼对方去试探隐藏更深的那个诡。

    捣蛋诡藏得更深,因为进化般的成长,气息更加强大。

    可真要说的话,能力上有着巨大差异,让捣蛋诡便是面对石像诡、镰刀诡当中的一个,都可能要遭殃。

    只是这点石像诡、镰刀诡不知道,并且诡玉被发现后,还在那里又是一种异常,像是诱饵。

    两个诡觉得,是某种可以吞噬同类强大自身的诡,故意做出的陷阱,这才是忌惮的原因。

    放弃不甘心,便想办法让另外一个诡去试探,最好能两败俱伤。

    不然的话,宁愿保持原样,反正诡玉就在那,大家都一起蕴养变强中,只需要小心隐藏最深的那个诡便行了。

    结果捣蛋诡因为习性,不会拿走诡玉,可对于石像诡、镰刀诡,捣蛋诡又无法真的抗衡,只能用能力保全吴家,算是答谢。

    最终就成了奇怪的平衡,让卷在中间的吴家,在这种情况下幸运的活下来,没有出现真的大事故。

    徐成进入别墅后,看到这几个诡,结合吴雪韵说的情况,才一下子想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