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世界是没有诡的起点 > 第37章 凶性
    小白其实也有点诧异。

    捣蛋诡在诡物里,算是比较普通的,就跟调皮诡、贪吃诡一样,属于名气大,却没什么威胁的诡物。

    这不仅仅是他们的习性,也因为这些诡物,本身也没什么能力。

    最多就是吓人,可就连主动现形,都不能保证每次都成功,让普通人看见他们。

    正因为这样,调皮诡总会恶作剧失败,失望的跑去欺负胆小诡,可每次不等调皮诡开始,胆小诡就开始过激的反应,这也让调皮诡感到无趣。

    这些诡物都有很鲜明的特点,猎诡者最开始的训练,也是从他们开始,别看没什么伤害性,可要捉到他们也不容易。

    小白当初,可没少跟捣蛋诡打交道,所以前面刚看见的时候,就觉得眼熟。

    毕竟这些诡物都长得差不多,就调皮诡、胆小诡会变来变去,一个是恶作剧,一个是被吓的。

    这也是特殊的体验,最让人记忆深刻的,还要数胆小诡。

    一边飞着逃跑,一边身体扭曲变形,偶尔还会发出尖叫,捉到后也是一副惊惧害怕的模样,缩成一团有说不尽的委屈。

    正是那时候,小白才觉得,诡物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

    捣蛋诡给小白的印象,不算特别深刻,但还记得。这样的诡物,说不定在哪里,就可能碰见,理不理会完全看猎诡者自己决定。

    只是这些普通诡物,出现在眼前,哪怕是初级猎诡者,也能轻易见到。

    更别说小白之前,还仔细观察,结果别说看见,甚至一点感应都没有。这也让小白觉得,那是诡怪级别的诡物,只是长得像而已,不是捣蛋诡。

    可现在从徐成口中,得到了答案,那真的是捣蛋诡。

    一时间,小白想到了诡玉,所谓的养诡作用,就是能够让诡变强,所以才会吸引诡物聚拢过来。

    一般找到后,诡物会将其占为己有,对附近的人和其他诡物,也会产生敌意。

    此时,徐成也注意到,小白的情绪有些波动,似乎有些惊讶。

    刚才的话,估计只有捣蛋诡、保护这两件事,会导致对方惊讶吧。

    徐成想到这点,也没在意,听到吴雪韵的询问时,才点头道:“捣蛋诡喜欢恶作剧,待在人头上,就算一开始会这样做,可时间久了也会腻。”

    “恶作剧?”吴雪韵愣了一下。

    “是的,一些无聊的恶作剧,比如说你放在桌子上的小物品,会突然跑到别的地方,找了很久才发现,又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拿到那边去的。又比如,本来好好的在屋子里走着,突然会踢到某个不该出现在那里的东西。”徐成说道。

    调皮诡、捣蛋诡都喜欢恶作剧,可跟调皮鬼无聊的诡脸表情不一样,捣蛋诡喜欢在些小细节上动手脚,然后看人郁闷恼火的模样。

    这种恶作剧不用现形,相反还会偷偷进行,有时候看到摆放的东西位置有所偏移,就是捣蛋诡在恶作剧。

    失败了让捣蛋诡斗志高昂,并且恶作剧的程度也会升级,可成功之后又会失去兴趣,一般同一个人,捣蛋诡不会整蛊第二次,除非是对于结果不满意或者太满意。

    吴雪韵他们,听到捣蛋诡的情况时,还是有些惊奇的,没想到这样的诡也有。

    可说到现在,都没说捣蛋诡是怎么保护人的。

    “其实捣蛋诡还会影响人的情绪,只是效果很差,在恶作剧的时候也几乎派不上用场。不过刚才的捣蛋诡,因为诡玉的关系,各方面的能力都得到增强,简单的说就是进化了。”徐成继续说道。

    “进化?”小白恍然大悟,感叹道:“就算是诡玉,短时间内也办不到吧,怪不得徐先生你会说,他发现了诡玉,却没有抢夺。”

    这幸亏是捣蛋诡,不然换做其他诡物,抢走了不说,还很可能伤害附近的人。

    捣蛋诡找到了诡玉,最后达到诡怪级别,直到那时候才有别的诡物发现,入侵到这里。

    这也是捣蛋诡的习性,他会恶作剧没错,可拿走的东西,都会放在附近的某处地方,而不会真的拿走。

    甚至有时候想起来了,重新回到恶作剧的地方,看到原先拿走的东西没被找到,还会将其送回原来的位置上。

    这导致有些人,找了很久的东西,却发现东西其实一直就在原位,像是没有动过一样。

    “这东西的归属,是吴老先生的,所以刚才就算我给他,他也要看吴老先生,确定之后才会拿走。”徐成说道。

    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原则性,而是因为执念而成,规律如此罢了。

    诡物是狡诈还是老实,善良还是邪恶,或者是多变性的,都要看他是因为什么执念而诞生的诡。

    “说回保护吴老先生这件事,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捣蛋诡可以影响人的情绪,所以他才会坐在吴老先生的头上,因为那样最容易影响吴老先生的脾气。”徐成说道。

    “难怪这段时间,爸的情绪会那么怪。”吴子兴说道,现在想想,父亲确实很多时候都不对劲。

    只是,除此之外,也没有哪些地方不对劲,吴子兴还以为是因为遭遇了诡异事件,心理才会出现这些变化。

    “弟弟撞到雕塑的时候,爷爷发了好大的脾气,也是捣蛋诡影响的?”吴雪韵问道,她突然想到自己昨天晚上做得事情。

    当时腊肠大大还没有过来,只是告诉她一些办法,当时的文件描述里,特别点明了态度的要求。

    本来特别疼爱她和弟弟的爷爷,突然间发那么大的脾气,当时就觉得奇怪。以前就算弄坏爷爷特别喜欢的收藏时,也不会这样,而这个雕塑,爷爷似乎也不是很喜欢的样子。

    “如果当时他不发脾气,给了石像诡交代,倒霉的就不只是你弟弟一个人了,而且也不会是那样的手段。”徐成说道。

    两个恶诡,找到这里来,却不敢抢夺,也是忌惮暗处的诡物。因为他们都发现,还有个稍微厉害的诡物,更早来到这里,并且潜伏起来。

    明明找到诡玉,却没有拿走,是不是故意引诱他们来。

    这让他们不敢抢夺,又不甘心放弃,干脆也潜伏起来。这期间遭到冒犯,凶性冒出来,如果不是有个过得去的理由,让他继续忍耐,凶性就压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