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世界是没有诡的起点 > 第33章 破局
    “到了,这就是我爷爷家。”吴雪韵说着,从手袋中拿出钥匙。

    昨晚过来,早上离开时不想惊扰到爷爷,便拿了钥匙,吴雪韵心里庆幸,现在不清楚屋里的情况,说不定里边根本没机会开门。

    “还是我来吧。”徐成将钥匙拿过来。

    吴雪韵没想太多,谁开门都一样,最重要的是尽快进去。

    徐成没有解释,钥匙对孔插入,上面淡淡的黑气消散不见,门很轻松的打开了。

    扑面而来一阵风,有点凉爽。

    “先进去吧。”徐成说道,率先走了进去。

    吴雪韵也没有迟疑,早在路上时,她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再说了,有腊肠大大在,她也没什么好怕的。

    这时候的徐成,根本不用知道屋里原来的布局,听动静就知道该往哪走。

    很快徐成便看到两人,一位老者和一名中年男子,应该就是吴雪韵的爷爷和父亲了。

    吴子兴、吴天勇此时也发现,有人过来,原本还有些惊疑,看到其中一人是吴雪韵时,才松了口气。

    紧接着,吴子兴又着急起来,呵斥道:“雪韵,不是让你在医院那边等着吗,你怎么还跑过来了?”

    “爸,医院那边没事了,弟弟已经醒了。”吴雪韵立即说道,右手朝着徐成这边一抬,解释道:“弟弟是被我的朋友,徐先生救醒的,然后他说你们这边可能要出问题,我们就赶过来了。”

    尽管吴雪韵心里,还是称呼着腊肠大大,可跟家人介绍时不能这般说。好在之前在医院,已经用过徐先生的称呼,这样介绍最合适了。

    “徐先生?”吴子兴惊讶,没想到女儿还有这样的朋友。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上,女儿懂得分寸,不至于欺骗他。那就是说儿子真的醒了,吴子兴心里压着的大石,这才算放下来。

    比起他自身的安危,他更在意的,还是家人能否平安。

    “你好。”徐成打招呼道,其实他的注意力,并没有太多放在吴子兴身上,反而是旁边有点沉默的吴天勇,徐成一直看着。

    “怎么了,徐先生?”吴子兴也察觉到这点。

    这种场合,这个情况,让吴子兴想到白先生,上午刚到医院时的反应。再有,父亲的沉默,也有点透着不寻常。

    “没什么,有个捣蛋的小家伙。”徐成说道,看着吴天勇头上坐着的小诡,倒也没有出手的打算。

    此时也没有解释,而是看向另一边,比起这边的安静,那里倒是热闹。

    吴子兴他们只能看到,小白一个人站在那里,挥动着匕首,可也能听见叮当的碰撞声。

    而且偶尔小白身上的衣服会裂开,并且有血流出来,只此一点便明白,白先生在跟他们看不见的东西战斗。

    尽管他们看不见那是什么,可从形势上,也能发现白先生被逼到死角,只是在拖延时间而已。

    徐成不一样,那里是什么情况,他一目了然。

    果然跟他预料的一样,这个猎诡者顶不住,而且完全是一边倒的局面。

    诡甚至都没有真的出现,倒是这凶性是真的,一旦这猎诡者撑不住,必定会被杀死。

    毕竟被激怒了,多少跟他清除吴东敬身上的黑气有关,这猎诡者算是背了锅,而且遇到了,徐成也不会不管,更别说他本来就是为此而来。

    此时徐成没有多想,直接走过去。

    吴雪韵本来想跟过去,因为腊肠大大没有要求,让她们必须在这里等着,那么很有可能腊肠大大不在意。

    这是对局面的绝对自信,从腊肠大大出现,处理这些事情时轻描淡写的态度,绝对有这份能力。

    可看了下旁边的父亲和爷爷,吴雪韵只能忍住,也留在这里。

    不然的话,现在可能没什么,事情过去后一定会被父亲训斥,说不定还会让她母亲也一起来,那才是真的头疼。

    事实上,徐成还真不介意,有没有人跟过来。

    走廊里黑气涌动,甚至吹到其他地方,可那凌厉的风刃,集中攻击着猎诡者,就像仇恨值都被吸引走了一样。

    别说是徐成,就是别人走进来,除非是被针对,不然也只是觉得有些冷而已。

    其实小白也注意到了,可安全起见,还是让吴子兴他们不要过来,自己一个人硬扛。

    现在疲于防备,心里念头急转,思考着怎样破局。

    这时候最好是求救,只要能够撑到支援到来就行,可他根本没有机会发送求援信息,而让吴子兴他们去做。

    先不说现在,这屋子可能被动了手脚,门窗都无法打开。就是可以,现在诡物没有理会吴子兴他们,而一旦吴子兴他们有异动,可能也会遭到针对。

    还是预估出错了,事前他再谨慎一点,说不定便不会这样。

    可说什么都晚了,小白没有懊恼太久,冷静下来思考着破局的办法。

    吴雪韵昨晚过来,又安全离开,有可能是触发了某些条件。那么只要他找到规律,便有可能应付,这是最合适,也是最快的办法了。

    问题是,这些规律是什么,小白思索着,也观察着周围的动静,线索有可能就藏在细节里面。

    突然间,小白看到一个人走进来。

    第一眼看见时,先想到的便是,这不是吴子兴、吴天勇。

    毕竟那是老者和中年人,而这出现的,是一名年轻人。

    原先屋子里可没有其他人,突然出现这样一个角色,小白最先的反应是,诡物终于出现了。

    这样总比什么都不清楚好,说不定可以从其身上找到规律,但也代表着,形势更加凶险了。

    心里正复杂着,小白又发现,这不是什么很像人的诡物,而是真的人。身为猎诡者,这点还是可以分得清的,除非诡物太过可怕,让他无法分辨。

    那样的话,就不只是诡怪这么简单了。

    诡怪不出现的话,初级猎诡者很难看见,但这跟伪装成人,看不见一点破绽,是不同的概念。

    怎么会有人?

    小白惊疑不定,而看清来人的面貌时,更是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