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世界是没有诡的起点 > 第30章 傍晚
    尽管是通过手机,但吴雪韵还是察觉到白先生语气间的变化,顿时有点紧张起来,说道:“这是我一个朋友,教我的办法。”

    这时候,吴雪韵也不能隐瞒了,将大致的情况说了下。

    “你太莽撞了。”小白说道,对于吴雪韵的行为,极其的不认可。

    金、银都是媒介,不只是灵力,对诡物也有类似的作用,这就是为什么小白看到金粉的痕迹,立即警惕起来的原因。

    正常来讲,一般人是不清楚这种事情的,能够提出用金粉来办事,说明其对于诡物,有着一定的认知。

    可让一个普通人来办事,又是十足的外行。

    哪怕方法正确,至少也要有猎诡者在场,暗地里保护着,才可以展开行动。

    否则稍有偏差,触怒了诡物,当初就可能被害死。从吴东敬昏迷的情况看,诡物绝对不是什么善茬,要害人绝不会手软。

    这便让小白怀疑,可能是个一知半解,接触过这类事物的普通人,才会不负责任的教点办法,以为这样就能帮上忙,实际却是在拖后腿。

    此时站在小白旁边的吴子兴,并不清楚女儿做了什么,可看小白的神情,便知道肯定有事,心里责备之余又担心着,急忙问道:“白先生,雪韵她做错事了吗?她这样会不会有事,请你一定要帮助她。”

    “只是有点莽撞,但应该没事,就是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绝对不能乱来,更不能道听途说,用野办法来处理,不然出事再想补救就晚了。”小白说道。

    这即是说给电话那边的吴雪韵听的,也是说给吴子兴、吴天勇两人知道,遇见诡物的时候,最要紧的就是不能乱来,要配合猎诡者的安排。

    不能说猎诡者就完全正确,但至少出错的可能很低,相比起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人,他们起码还有经验可循。

    “知道了。”吴雪韵应道。

    事实上,她也有点后怕,可心里感觉腊肠大大,应该是有把握的。

    如果没有真本事,确定是诡物作祟,又怎么敢过来帮忙,躲都来不及了。既然敢这样做,说明是有把握的。

    或许白先生是正经处理这类事情的人,而腊肠大大只是野路子,可不能说野路子就都是错,只是白先生的身份对此不认可而已。

    这其实有点主观意识的偏向,可吴雪韵并觉得有错。

    话虽如此,吴雪韵也没有争辩,而是用知错的态度回应。

    她心里其实也希望,白先生可以将事情解决,那么就算腊肠大大白跑一趟,也只是赔罪一下,再想办法补偿便是。

    如果白先生也解决不了,说不定腊肠大大可以办到。

    这也算是两手准备,所以知道白先生的身份,以及对能力的认可后,也没有让腊肠大大的行程取消。

    此时挂断电话后,吴雪韵看了下时间,腊肠大大乘坐的快车在下午,应该在傍晚前就能赶到。

    另一边,小白将手机还给吴子兴后,也思索着吴雪韵刚才的话。

    可能是出于顾虑,觉得再怎么样都是为她好,所以没说教她办法的人是什么身份。

    小白察觉到这情况,所以没有追问,反正事后也能查出来,没必要让吴雪韵难做。

    小白比较在意的,是这个方法。

    从目前的情况看,一切问题都是从吴东敬弄坏雕塑开始的,雕塑低着头看被磕掉的部位,说明诡物对此很在意。

    那么将其修补完整,可能得到诡物的原谅,的确有这个可能。

    诡物的种类很多,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危害性,一些诡物带有强烈的怨恨,不只是针对人,而是憎恨一切。

    最大的体现就在于,只要是生命,一旦碰见都会被残害。

    有些诡物,则完全相反,对大多数事物都不感兴趣,就算是碰见了也不愿意理会。

    而更多数的诡物,都会执着于某些事情,有规律可循。正常情况下,也不怎么理会人,可要是触发了某些条件,就可能被缠上。

    那时候,就可能出现吴东敬这样的情况。

    所以小白严肃的向吴雪韵表示,心里对于这个办法,却觉得并非完全不靠谱。

    可是也只觉得,这个办法或许可行,但成功率来讲,他并不看好。尤其是没有亲自来调查过,便教人这样做,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说不定真的是半吊子,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才会这样。

    “一开始可以沾上,说明这个办法有可能成功,但最后又失败了,就算本来能用,现在也不能再用。”小白心中暗道,恐怕还是只能等到晚上,进行调查后才有办法解决。

    这个期间,还必须留在这里,观察可能出现的变化。

    小白没有一直站着,让吴子兴搬来椅子,就坐在走廊里,一直盯着雕塑的方向。

    吴子兴有点在意医院那边的情况,可他又不能真的丢下白先生,自己一个人回去。

    就算吴天勇在这里,可人是他请来的,再说他很清楚父亲的性格,要是他离开,留下父亲和白先生两人在,说不定父亲说话无意间,就可能冒犯到白先生。

    其实吴子兴更希望,父亲可以暂时离开。

    倒不是嫌弃,而是觉得父亲年龄大,真出现什么状况时可能会出事,想跑想躲也来不及做出反应。

    可之前他就劝说过很久,都没能让父亲答应,又不能强行将其架走,吴子兴对此有些无奈。

    最后吴子兴只能什么也不想,也搬来椅子,就在小白旁边坐着。

    现在是白天,看着雕塑也觉得有些诡异,一开始没有这样的感觉,可能是现在知道雕塑有问题,心理作用的缘故吧。

    时间缓缓流逝,很快到了下午。

    走廊、雕塑都没有任何情况发生,小白还是坐着,只是偶尔起来活动一下身体,免得坐太久身体僵硬了。

    对此,吴子兴还是有点佩服的,连他都觉得这样等着有点无聊,可年轻的白先生却能忍受得住,可能这就是专业吧。

    不过天色泛黄,已经是傍晚了,再过不久都要天黑,心里的不安感也越来越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