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世界是没有诡的起点 > 第29章 昨晚你做了什么
    最终,谁来带路,由小白做出决定。

    原本由谁来,都没有差别,可昨晚上吴雪韵冒险行动,说不定会有隐患。

    目前小白也看不出问题,但有选择的情况下,自然稳妥点更好。

    两人离开医院,没多久便来到比别墅。

    门铃按响没多久后,门便打开了,这是一名老者,正是吴子兴的父亲吴天勇。

    “爸,这是我请来帮忙的白先生。”吴子兴立即介绍道,而后看向小白,“白先生,这位就是我的父亲。”

    “老先生你好。”小白打招呼道,可能是因为一直待在别墅里,所以对方额头上的黑气,比起吴雪韵来还要稍强几分。

    不过跟吴东敬比较,就没有什么可比性了。

    “白先生?”吴天勇微微皱眉。

    “爸,这次的事情很麻烦,我是费尽周折,才请到白先生的。”吴子兴说道,先把这个说清楚,免得父亲怀疑而得罪了白先生。

    之前在医院里,白先生没有将人救回来,但从当时的情况看,显然是真有本事。这样的人,应该不容易找到,再说拖得越久,吴东敬出事的可能性就越大,他们也等不起。

    尽管没有说得很清楚,可吴天勇,还是从吴子兴的态度上,明白了问题,也就不再多说其他,“这样的话,你们都进来吧。”

    “多谢老先生了。”小白说道,对于他来说,这种打交道的场合已经很熟练了。

    等到进入别墅,小白便先观察周围的环境,是比较正常的布局,看上去很舒服。

    可小白药看的不是这些,而是有没有诡物留下的痕迹,这般粗略的打量下,没有明显的痕迹留下。

    如果有的话最好,可以提前了解些许情况,没有也属于正常。

    很快便来到走廊,这时候小白才开口说道:“你们先在这里,我一个人过去,要是需要帮忙的话,会大声告诉你们的。”

    吴子兴其实靠近走廊时,就有点担忧,现在听见这话,也是松了口气。

    倒是吴天勇,似乎有点不满,吴子兴立即拉住父亲。

    父亲的性格有点犟,就像他让父亲先离开,到他们那边去住,等这里的问题解决了再回来也不迟。

    结果直接被拒绝了,吴子兴对此很无奈,也不能理解父亲的决定。

    就算这里有很多父亲喜爱的收藏,可遭遇这种事情,就该懂得取舍,不能为了一堆死物而让自己陷入险境。

    吴天勇本来想说话,见到吴子兴的动作后,才忍了下来。

    小白其实也看出这情况,心里不是很在意,只要肯听他的要求,那么其他的细节没必要斤斤计较。

    一个人进入走廊,很快便看到雕塑。

    从他先前了解到的情况,这个雕塑就是问题的起源,很有可能就是根源所在。

    目前他没看见哪里不对,可说不定诡物,就藏在雕塑的某一处。

    小白调整好状态后,便朝着雕塑走过去,右手已经按在匕首把上,随时做好应付突发状况的准备。

    “这个走廊,有点太安静了。”小白慢慢走着,没有心急。

    这是他发现的一个问题,因为黑气的缘故,可以肯定是碰见诡物了。可这条走廊,又很正常,在现在这种情况,正常才是最大的不正常。

    小白心中警惕,走向雕塑的速度很慢,可还是走到了。

    结果让小白更意外,因为这个雕塑给他的感觉,似乎真的就是普通的雕塑。

    可能是因为现在,是在白天的关系,一些诡物在白天的时候会潜伏起来,直到晚上才进行活动。

    吴东敬最开始,也是在晚上惹下祸端,可能真是这种情况。

    小白越想越觉得可能,那么他提前过来,就没有太大作用了。或许,要在这里守着,等到晚上再看情况。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小白又发现了点状况。

    雕塑肚子上的缺口,小白靠近一点,仔细的观察后,确定没有看错。

    “为什么会有金粉的痕迹。”小白皱眉,因为不是很明显,他也是再次观察后才确定。

    这个雕塑用的是石料,其他地方也没有金的痕迹,原本制作时就没用过金子。

    而且还是在缺口里发现的,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小白想了下,先离开走廊,与吴子兴他们会合。

    “怎么样了?白先生。”吴子兴问道。

    “现在没有看见诡物的痕迹,我想是因为白天,这个诡物应该是晚上才会有动作的类型,所以只能等到天黑,再试着调查吧。”小白说道,对此没有隐瞒。

    “不能白天出来吗。”吴子兴若有所思的点头。

    这样看来,在诡物里应该属于比较差得,对于白先生的信心顿时增加了。

    小白看破不说破,其实这是一种误解,白天出现的诡物未必厉害,而晚上才能出现的诡物也未必差。

    可本来就不想要人害怕,便没有解释。

    此时,小白还有点事情要做,让吴子兴拨打吴雪韵的电话。

    因为小白打算,从现在开始到晚上,都留在这里,注意走廊的动静。

    这是很考验耐心的事情,可小白已经习惯,就是有些事情想要了解一下。

    吴子兴听到要联系吴雪韵,便知道白先生并不是真的没有收获,现在也不是询问的时候,立即拿出手机来,拨打了吴雪韵的号码。

    小白接过电话,等待了片刻,便听见电话接通了,当即问道:“吴雪韵,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吴雪韵那边应道。

    其实现在的吴雪韵,也有点意外和紧张,她知道白先生和父亲去做什么,突然打电话给她,说不定是出了什么状况。

    结果,白先生的问话,却让吴雪韵有点意外。

    “我刚才在走廊,观察了雕塑的情况,缺口里有金粉的痕迹,还很新的样子,这是你昨天留下来的吗?”小白问道。

    “是我,怎么了?”吴雪韵意外之余,也有点发虚。

    “昨天晚上你来这里,到底做了什么,不只是来看雕塑而已,这个你必须跟我说清楚。”小白脸色变得有点严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