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世界是没有诡的起点 > 第25章 复杂
    原本有点距离的雕塑,这时候已经相当靠近她。

    还是原来的样子,外形上没有任何转变,可吴雪韵还是感到毛骨悚然。

    恐怕就是墙上画像掉落,遮挡住她视线的这瞬间,雕塑才快要来到她的身前。

    如果这个时间再久一点,会是什么结果,吴雪韵不敢往深想下去。

    心中的恐惧,让吴雪韵想要尽快逃离,可双腿发软,一点力气都提不上来。吴雪韵本来以为,自己的胆子很大,可真遇到这类事物时,才明白以前的想法有多可笑。

    此时吴雪韵只能强迫自己冷静,短时间的调整后,恐惧未减,但已经能够思考和行动。

    绝对不能再出错,离开走廊前,视线绝对不能从雕塑身上离开。

    吴雪韵重新开始后退,一点点的离开,比起原来更加的小心翼翼。

    这是可以坚持完成,她有信心能够做到,只希望别再出现意外,又掉下什么东西来。

    好在这种担忧,并没有变成事实,直到吴雪韵离开走廊,都不再出现意外。

    吴雪韵一直回忆,文件说明里的内容,生怕有那点疏漏。只要离开走廊,自己也不被雕塑看见时,便不用担心。

    直到这时,吴雪韵才坐下来,没有一点形象,就靠着墙坐在地上。

    片刻后,吴雪韵才察觉到难受,原来她自己也没注意到,其实她已经汗流浃背,身体上下粘糊糊的。

    这就像以前,做了剧烈运动之后,那时她立即就会沐浴清洗,可现在吴雪韵却没有这种心思,或者说是不敢。

    吴雪韵在地上坐了片刻后,便起身朝着房间走去。

    她其实不大敢继续留下,但这么晚了,刚遇到这事,更不敢独自离开。

    父母正在医院陪着弟弟,而且吴雪韵觉得,现在也不能让他们过来,那么只能留下。

    好在之前,她就跟爷爷说过,今天会在这里住一晚上。

    这么晚了,爷爷肯定睡着,再说爷爷年纪大了,更不能将他牵扯进来。

    她这样平常胆大的人,都被吓个半死,要是爷爷被吓到,说不定会出事。出于这点顾虑,吴雪韵心里害怕,但也只能忍住。

    很快吴雪韵就回到房间,看了眼床铺。

    其实吴雪韵想要躲进被窝里的,在害怕的时候这样做,一般都能够感觉到安心。

    这是大多数人的心理,似乎被子把头一闷,便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可实际上,真发生状况时,这样做一点用都没有。

    吴雪韵最后还是没有躲进被窝,而是来到墙角,就这样抱腿坐着。

    这样做才让她感觉到安全,背后就是墙壁,不会有其他东西。而其他地方,她都能够看见。

    片刻后,吴雪韵拿出手机,再次点开文件说明。

    这个过程中,吴雪韵也只是扫一眼,不敢看太久,就怕她没注意时,房间里会冒出审美来。

    似乎只要离开走廊,就不会有问题了。

    可吴雪韵还是不放心,看了下时间,都已经凌晨一点多了。

    零点刚过时,她就开始行动,到发现碎料缺失,最多就是二十分钟而已。

    那时候吴雪韵道歉,说完话后便开始后退,没想到她在走廊逗留了这么久,如果是正常走路的话,连一分钟都不要。

    这么晚了,可吴雪韵咬咬牙,还是向腊肠大大发送信息。

    ……

    徐成正在打游戏,其实平常这个时间,他都已经躺在床上睡觉了。

    只是他觉得,给雪哥发送文件说明后,可能雪哥会等不及,当天就采取行动。

    说不定对方会遇到情况,在担惊受怕的情况下,找到机会后立即联系他。

    所以徐成干脆就等一下,真联系他的话,时间不会太早,应该是凌晨一点左右,可能还会更晚一点。

    等待的过程中,徐成才打会游戏,倒也没入迷,只是不想那么无聊而已。

    终于私聊窗口有动静,徐成注意到了,便将游戏暂停,打开私聊窗口。

    “腊肠大大,我遇到麻烦了。”

    “别紧张,你现在给我发信息,应该是离开走廊了吧,那就没事了。”徐成打字回复。

    其实这样讨论,具体的情况,徐成并不清楚。

    通过雪哥的反应,徐成才有所判断,情况应该与他预想的差不多。

    毕竟雪哥不是始作俑者,就算遇到点麻烦,也不至于出事,暂时来说是这样没错。

    要是雪哥能够冷静,把经过具体的跟他讲解,或许他能够想到办法,让雪哥自己解决问题。

    最重要的就是不能紧张,要将细节说清楚了。

    似乎是徐成的安慰起到作用,雪哥很快又发来信息,将她行动的遭遇说了一遍。

    大致的情况,都在徐成预料之内,包括雕塑距离变化也一样,这也是徐成特别提醒,离开走廊时要一直盯着雕塑,视线不能离开的原因。

    只是有一点,让徐成有点在意,想了下他便打字,向雪哥再次确认。

    “雪哥,你是说在你离开走廊时,有风将画像吹倒,才导致你视线离开了雕塑?”

    那边很快答复,“是的。”

    “那个走廊,平常的时候也会吹风吗?”徐成再次询问。

    大多数走廊,因为位置的关系,就算有风也不会大,更别说将墙上固定好的画像吹翻掉下来。

    另一边的吴雪韵,看到腊肠大大的询问,其实也是满心疑惑。

    关注的重点是不是弄错了,比起走廊的风,是不是还有更值得在意的地方。尽管不懂,可吴雪韵也明白,腊肠大大这样问肯定是有原因的。

    吴雪韵仔细想过后,才回复道:“平常不会,今天晚上才突然出现的。”

    结果这段话发过去后,吴雪韵见腊肠大大没有再回复她,顿时有点慌张起来,难道这个问题很严重?

    如果事情出乎腊肠大大预料的话,那么腊肠大大先前的判断,是否也存在问题,她现在到底是不是安全的。

    吴雪韵正这么想着的时候,终于等到腊肠大大的回话,看到后心中又是一颤。

    “情况有点复杂,你那里可能不只是雕塑有问题,还有别的东西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