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世界是没有诡的起点 > 第24章 缺失
    吴雪韵在一旁稍等,目光不敢离开雕塑。

    时间缓缓流逝,走廊只有她一个人,周围安静的有点吓人。

    果然还是觉得,雕塑正在看她,感觉越发强烈。这时候,吴雪韵似乎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比起平常的时候要快上许多。

    终于熬到了零点,吴雪韵打起精神,先是替她的弟弟吴东敬道歉。

    看上去雕塑没有反应,一点动静都没有,可这才是正常的。如果真的得到回音,吴雪韵才会被吓到。

    按照文件说明里,只要表明是代替弟弟道歉,内容的多寡无所谓,但态度要诚恳。

    这般说完以后,吴雪韵又等待片刻,才将准备好的金粉拿出来。

    金粉看上去粘性也不强,这样能否将碎料粘住,吴雪韵是有点疑惑的。可很显然,她现在的行动,就不能按照常理去判断。

    到了这一步,也只能严格的按照要求,将事情办妥。

    吴雪韵拿起一个碎料,粘了点金粉后,按在雕塑肚子上的缺口,试着松下手,发现碎料真的粘住了,并没有掉下来。

    吴雪韵深呼吸一口气,现在不是惊讶的时候,可以粘住,便成功了第一步。

    接下来需要将其他的碎料,都粘上去,吴雪韵继续动手。

    按理说,这种缺角想还原,顺序不能出错,就像是拼图一样,哪个地方出错了,就没办法复原。

    可吴雪韵发现,她每次拿起碎料,粘了金粉后,都能很好的契入其中。

    这可能是巧合,只是概率很小,而吴雪韵现在也不相信,真的就是巧合这么简单。

    难怪文件说明里,要求一次完成不能中断,本来觉得有难度,现在吴雪韵才明白为什么了。

    这让吴雪韵,对于那位腊肠大大,产生更大的好奇,觉得应该不是普通的网文作者。

    可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吴雪韵继续将碎料填补上去,一直到最后一块。

    糟了!

    吴雪韵暗道不妙,那些碎料都已经用完,可她看雕塑的肚子,缺角并未完全消失,还差那么一点点。

    这恐怕是,找回来的碎料并不齐全,可当时周围都仔细找过,分明没有错漏才对。

    现在这样,她便无法完成填补,哪怕只是缺失一点点,这次都算失败了。

    这个局面很糟糕,可以说先前她做的努力都白费了,而在她收到的文件说明里,也特别标注了这种情况。

    吴雪韵努力让自己冷静,惊慌失措对于眼前的情况,不会有一点帮助。

    当遇到这种情况时该怎么办,她是知道的。

    很快吴雪韵便回忆起来,文件说明里,对于这种形势时,她该怎么做才对。

    如果中途停下,一段时间后都没有继续填补,那么原来粘住的碎料,也会重新掉下来。

    果然吴雪韵看见,原本填补上去的碎料,变得有些松动。

    下一刻,那些碎料都掉落下来,而且沾着的金粉,看上去也变得很黯淡的模样。

    这时候不能慌,就当一开始没成功,再次向雕塑道歉。而且这次,不只是替她弟弟,连自己的份也要算上。

    吴雪韵当即开口,还是诚恳的语气,而目光一直没有离开雕塑。

    这也是文件说明里,特别标注的一点,在这种情况下,视线绝对不能离开雕塑。

    本来吴雪韵就觉得,雕塑似乎在看她,现在这种感觉更强烈了。

    心中的不安感越发强烈,不知道是否错觉,原本没什么动静的走廊,突然有风流动,感觉很阴凉。

    吴雪韵咽了下口水,道歉之后,她就可以离开。

    只是这过程当中,必须一直看着雕塑,直到离开走廊。

    此时吴雪韵慢慢的向后退,为了看见雕塑,她不能转身,只能这样子做。

    好在这里是爷爷的别墅,以前来过很多次,对于走廊的环境很熟悉。这样倒退着走,小心点就能办到。

    这个过程里,吴雪韵忍着,尽量不去眨眼。

    总觉得她一眨眼,雕塑的位置就有移动似的,这可能是错觉,但在这种情况下,她还是抱着谨慎的态度。

    吴雪韵后退的速度很慢,这会让她在走廊,逗留更长的时间。

    可她宁愿这样做,也不想太过急迫而出错,就算对环境在熟悉,倒退着跑的话也可能跌倒。

    那时候她的视线可能就偏移,不能看着雕塑。

    文件说明里,特别要求她在这时候,必须盯着雕塑,视线一刻都不能偏离。

    至于没做到,会有什么结果,文件说明里没有点明,但吴雪韵相信绝对是很严重的后果。

    不过只要她可以做到,就不会有事,所以腊肠大大才会告诉她这些办法吧。

    吴雪韵慢慢走着,因为吹起风,走廊里有微弱的动静。

    平常听着可能不在意,但这时候,却让吴雪韵更紧张了,她只能看着雕塑,可背后是否有什么,还是不是她认识的走廊,心中不由产生许多联想。

    这让吴雪韵更加慌张,心跳得很快,像是要从胸口跳出来一样。

    这样的感觉,是以前观看电影、小说都不曾有过的,很刺激,也很难受。

    亲身经历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只此一次,以后她绝对不想要再有体验。可现在,并不是在玩游戏,也不是体验冒险,她只能咬牙坚持下去。

    没事的!

    吴雪韵心里念叨,这即是给自己打气,也是借此缓解压力,不去联想其他。

    吴雪韵其实明白,她只要这样后退,就不会出错。就算真的会发生什么事情,她也不会遇到。

    哐当一声,让吴雪韵心中一沉。

    眼前一道黑影落下,看上去四四方方的,吴雪韵知道那是什么。

    走廊的墙上,有些地方挂着爷爷买回来的画,有些会用相框装起来,就固定在墙上。

    吴雪韵没有被砸到,可因为这幅画掉下来,她原本看着雕塑的视线被挡住,暂时看不见雕塑了。

    这到底会发生什么事,让吴雪韵感到害怕。

    下一刻,掉下来的画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而吴雪韵的视线也再次恢复,双眼瞳孔顿时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