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世界是没有诡的起点 > 第23章 进行
    吴雪韵今年二十一岁,刚从大学毕业不久。

    从小时候,吴雪韵就喜欢刺激的事物,游戏玩得很少,可恐怖题材的电影、动漫、小说都有涉及,算是比较资深的爱好者。

    只是吴雪韵喜欢的是那种紧张的感觉,对于这类事物,态度更偏向于没有。

    所以吴雪韵很喜欢笔名叫做腊肠的作者,写出来的剧情也算紧凑,可以给她一种期待、紧张的感觉,更重要的是对于诡的阐述,很合她的口味。

    这也是看过那么多作者的书,只有这个腊肠的书,是她每本都追的。

    原本以为除了书中剧情、角色之外,她不会跟对方有所交集,就算是比较喜欢的程度,也只限于作品,没想过其他联系。

    可这次家里的遭遇,让吴雪韵的世界观受到很大的冲击,一时间对于诡是否存在,产生了动摇。

    而且父母他们觉得,就是遇见诡,才发生的这些事情。

    这种情绪也让吴雪韵受到影响,说到底她才二十一岁,还比较年轻。遭遇这种情况,已经彻底慌神,可这方面又没有专人可以咨询。

    终于吴雪韵想起了腊肠来,觉得或许可以请教一下对方。

    当这个念头冒出来时,吴雪韵就再也忍不住,立即私聊发送信息。

    这种情急下做出的决定,大多时候很快就会反悔,可吴雪韵没有,反而一直留意着回复。

    事实上吴雪韵自己也没察觉,她并不是真的要请教,而是找人倾诉。

    心中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也希望能够得到答复,她其实希望对方告诉她,根本没有这些事,不用为此而害怕。

    结果情况于她期待的有点不一样,这点吴雪韵在文字交流时,也慢慢意识到了。

    竟然连对诡这类东西,有独特见解的腊肠大大,都发来这样的信息,吴雪韵也只能接受现实。

    至少腊肠大大,提供了一个方法。

    此时关掉私聊窗口,吴雪韵有些恍神,直到手机再次震动,才回过神来。

    吴雪韵拿起手机一看,果然是腊肠大大发来的文件,刚才大致说明了要求,可具体该怎么做,还有更详细的步骤,所以说会整理一下后发给她。

    此时吴雪韵打开,其中有些地方,是先前就跟她说过的。

    那些被她弟弟吴东敬磕掉的雕塑碎料,必须找回来,这点不用她特意去做,因为父母觉得可能是这里出了问题,已经仔细的搜查过,将其收集起来。

    只是后面该怎么做,吴雪韵的父母也没有主意,所以那些碎料都放在盒子里,而盒子则摆在雕塑的旁边。

    吴雪韵看着文件说明,真正需要她准备的,其实就是金粉而已。

    金子是奢侈品没错,可少量的话,也用不了太多钱。对于吴雪韵来讲,她的家庭算是富裕,以前父母给的生活费也多,当时就有剩余。

    所以就算现在才毕业参与工作,但也有些私人存款。

    文件说明里,金粉大致需要的份量也有标志,比想象中的还要少。

    只是弄来后,要稍微做点处理,不算很复杂,自己就能够进行处理。

    除此之外,就是东西准备齐全后,还需要注意的事项。

    首先是做这些事情的人,都必须是吴雪韵自己,不能假手他人。哪怕是她的父母也不行,就算是参与一点,都会导致前功尽弃。

    金粉她可以自己准备,但雕塑碎料已经被收集,这点比较难办。

    好在文件说明里也说到,如果碎料被其他人提前收集,那么她只要将碎料都放在雕塑前地上,再重新捡起一次就行。

    这个过程也要注意,是放而不是丢,轻放轻拿,表情要比较严谨。

    而后她就正坐在雕塑前,等到零点时,认真的替弟弟吴东敬道歉,然后用金粉将碎料都粘回去,将缺角填补完整。

    如果雕塑的缺角被填补,就再认真的道歉,之后就能离开。

    如果无法粘住,就把东西放下,同样道歉一声,并且马上离开。而这个情况下,离开时绝对不能背对雕塑,视线也必须集中在雕塑上,直到离开走廊。

    吴雪韵看着文件说明,心中也有些紧张。

    尽管腊肠大大说过,其实没有诡,只是类似的东西而已,可现在看完文件说明后,吴雪韵总觉得那是婉转的说法。

    只要按照要求去做,就不会有事,大不了损失点买金粉的钱而已。

    这个吴雪韵还赔得起,就是这件事,真的要去做,需要不小的勇气。

    吴雪韵没有纠结太久,现在她的弟弟还昏迷不醒,如果这样做能够帮得上忙的话,她也愿意去冒险。

    父母顾虑到她的情绪,直到几年前才再要一个孩子,而在弟弟出世后,对她的疼爱也没有减少,她其实也很感激。

    而对于这个现在才几岁的弟弟,吴雪韵也心疼得紧。

    一咬牙,吴雪韵便决定,按照这个办法去做,这也是她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事情了。

    吴雪韵马上行动起来,现在都是晚上,时间上有点赶。

    最好还是等第二天,时间充裕点再进行,这是最妥当的。可吴雪韵又不想再多等一天,距离零点还有几个小时,努力点应该可以办到。

    吴雪韵跑到金店,买到金粉后,便重新回家。

    用了一个小时,按照文件说明,将金粉处理一遍后,便带着这包金粉,来到爷爷家里。

    其实距离不远,都是同个地区的别墅,走路也才十分钟左右。

    最后吴雪韵站在走廊,将那装着雕塑碎料的盒子打开,里面的碎料一个个放在了地上,再重新小心的捡起。

    雕塑还是低着头,看着肚皮的样子。

    可等吴雪韵按照步骤,将雕塑塑料轻放轻取后,感觉雕塑低头的角度,似乎有了点变化。

    简直就像是,在看着她捡这些碎料一样,这让吴雪韵吓了一条,差点没稳住严谨的神情。

    好在吴雪韵忍住,脸上没有表露,心中却慌张起来,有点后悔的感觉,她还是太冲动了,心理准备都没调整好就来。

    眼下,反而骑虎难下,只能这样进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