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世界是没有诡的起点 > 第22章 雕塑
    几天平静,像是一些比较常见,没有危害性的诡,也几乎看不见了。

    徐成觉得,可能是妹妹回家,人气比较充足的缘故。

    这个情况很正常,大多数情况下,人气越盛的地方,诡也会避让。若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或者是某些特殊职业,一般的诡都要躲着走。

    这天,徐晓诺难得早归,晚饭时提出,要参加个学习集宿,周末两天不会在家。

    徐成对此表示怀疑,这种学习集宿数量有点多,实在有点不正常。

    可徐晓诺这方面,是得到父母特令的,能通知他一声,已经算是不错了。徐成对这样不负责任的父母有点无语,可现在也习惯了,点头表示知道,让徐晓诺多注意安全。

    这事情就算定下来,晚饭过后,徐晓诺便回到房间收拾东西,先做好准备。

    徐成则回到房间,打开电脑后,点了后台,发了两章上去。

    没有存稿的日子,总是比有的时候多,基本没用过定时发布的功能,所以这方面徐成直接无视了。

    此时操作完,徐成习惯性的看下聊天群,他就看看不说话,窥频一下要是没事,就会去打游戏。

    有存稿的日子就是这般咸鱼。

    本来今天也是这样,结果徐成见到,有个书友给他发来私聊。

    这种算是比较少见的,大多数时候,都是群里瞎扯,他这个作者加群主就是个吉祥物,书友都已经忽视他。

    如果是断更之类,还可能有人催更,可最近他挺勤快的,虽然是用的存稿。

    反正现在也没事,徐成没想太多,点开聊天窗口,看到了那位书友的留言。

    “腊肠大大,如果看到这条消息,请跟我联系,我这边有点急事想要请教你。”

    大大是网上经常用到的称呼,谁都可以套用,而腊肠则是徐成的笔名。

    徐成看了下对方的网名,叫做雪哥,感觉有点印象。

    很快徐成便想起来了,这是他最早期的读者之一,从以前的书就跟着,因为也是潜水多于冒泡的人,才没有立即想起来。

    说是联系,但也不是要求打电话之类的,徐成想了下,便回复了一句。

    还以为要晚点对方才会回消息,结果徐成刚回复,那边也立即回话。

    “腊肠大大你来了,太好了。”

    “你说有急事,是什么事情?”徐成打字回复。

    “是这样的,我这里遇到一件怪事,大家都说是遇见诡了。”

    徐成对此不算意外,对于这些读者来讲,他就是个写书的,如果是这方面的技巧,就不该问他这个不温不火的小作者了。

    所以应该是比较特殊的问题,除了遇见诡,似乎也没别的。

    “这事情确实有点奇怪,可要说是诡,我又不相信。我觉得,诡这种东西,就跟腊肠大大你书里写得一样,是执念造成的产物,其实并不真实存在。”

    徐成看到一连串的字冒出来,看来这个雪哥,打字速度很快。

    同时徐成也明白,为什么会请教他了,因为他在书里面,写了他对于诡的看法。

    很显然,雪哥支持这种观点,恐怕因为这样,才一直看他的书。而遇见情况后,世界观有点受到冲击,这时候才想到了他。

    徐成想到这个情况后,便将字打上去,问道:“你遇到什么事了?”

    “是这样的,我爷爷买了个雕塑,就放在走廊里。两天前我们去他家的时候,我弟弟玩闹的时候撞到了,不小心把它肚子上磕掉了一角。”

    “这事我们本来没在意,可我弟弟昨天在学校里晕倒,怎么也叫不醒。送到医院检查,也看不出哪里有问题。”

    “今天早上,我爷爷家的清洁阿姨突然要请辞,在我们的追问下才说,原来是我爷爷买的那个雕塑出了问题。”

    “本来那个雕塑的头部,是仰起的姿势,可现在变成低着头,像是看着自己的肚子一样。”

    徐成看着,也知道这些事太巧了,让雪哥他们觉得不是巧合。

    雕塑都是固定好的,肚子上被磕掉一角,突然间变成低头的样子,这个就很容易让人藏身联想了。

    更别说,始作俑者好端端的,突然昏迷不醒,检查也发出不了问题。

    两者的时间十分接近,而如果真的是这方面出了问题,认为遇见诡也很正常。

    “一开始我觉得是辐射,可当时我们也在旁边,可我们却没有事。就算考虑到,我弟弟年纪比较小的关系,可已经跟医生提起过,没有检测出问题。”

    尽管只是文字描述,可徐成也感觉到,雪哥有点慌张。

    不仅仅是世界观的冲击,也因为对于亲人的关心,对于弟弟昏迷不醒,心中应该相当的急切。

    现在找他请教,其实就有点病急乱投医的意思。

    徐成想了下,只通过这些描述,他也不可能知道真实的情况,但也不是没有办法,打字回道:“你说的情况我知道了,如果只是想跟我确定,这世界上有没有诡。我现在就可以回复你,没有。”

    看样子,雪哥还在思考,否则那种打字速度,现在应该已经回复了。

    其实向徐成求证,已经说明雪哥心中的动摇,徐成清楚这点,但也没点破。

    “虽然没有诡,但类似的东西还是有的,你如果想要了解一下,自己是不是遇到这种东西,我这边有个办法你可以试一下。”徐成继续打字。

    “什么办法?”雪哥这次回复的很快。

    “你跟你弟弟,是同父同母的同胞姐弟吗?”徐成先询问一句。

    “是的。”雪哥回应。

    “那就好,你先去找到你弟弟磕掉的碎角,收集起来后,然后用金粉给那雕塑重新填补上。记住了,份量不用多,可一定要金粉。而且不能是别人填补,必须是你亲自动手才行。”

    “我知道了。”

    “准备好这些东西后,等到晚上零点再动手,填补前和填补后,都要替你弟弟道歉。”徐成继续打字,想了一下,“具体需要注意的事项,我等会整理一下发给你,试试看吧,要是有什么状况的话再联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