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世界是没有诡的起点 > 第17章 回来
    徐成心情很不错,最近的遭遇,让他有了不少的灵感。

    这些灵感都抄写下来,需要的时候拿出来看看,应该可以支撑一段时间。

    另外关于各种诡的记录,徐成也建立了新的文件,随时可以查看。

    除此之外,重新找回方晨这个朋友,也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尽管对方送他回家,临走前的目光有点复杂,可终于还是明白他并非真的阿宅。

    徐成对此,其实不是很在意,宅男也没什么不好的。

    可多一个理解他想法的人,还是让人高兴,可惜的是就算他已经将诡这方面的认识,跟方晨说了许多,可看方晨的样子,还是会对此感到害怕。

    对此,徐成有点想不明白。

    不过没关系,徐成觉得,当大家都明白诡是什么情况以后,便能正视他们,就好像他一样。

    除了这些,还有让徐成比较高兴的是,他那外出疯了半个月之久,本该在学校好好学习的妹妹,终于要回来了。

    前几天,就说过回来,可具体的时间却没有确定。

    今天终于打来电话,下午就能回到家,徐成有点忍不住吐槽她一下,可还是特意到菜市场,买了不少材料回来。

    只有徐成一人在家的时候,基本都是泡面了事。

    其实徐成的厨艺不差,比不上专门的厨师,但也是正常偏好的水准。

    此时站在厨房,将材料都清洗好后,便正式开始。

    没多久,淡淡的香味飘起,而就在徐成将炒好的菜装盘,放到桌上的时候,一个小脑袋冒了出来。

    一双小手撑在桌上,使劲一跃,整个身体站在了饭桌上。

    这是一个只有巴掌大的家伙,身体比列也很奇怪,脑袋和肚子比较大,而手看上去很修长,脚则很短小的样子。

    肉嘟嘟、圆润润的,有几分喜感。

    “好久没看到贪吃诡了。”徐成见到这小家伙,也认出是什么诡。

    一般在厨房、餐厅之类的地方出没,会趁人不注意偷吃东西,要是食物的诱惑力足够,就算是有人在场也会偷吃。

    因为普通人,都看不见贪吃诡的缘故,就算碰着也没什么感觉。可贪吃诡却可能会被撞翻踢倒,摔个人仰马翻。

    尽管如此贪吃诡也不会生气,除非是气味很诱惑,吃下去却一坨屎一样才会被激怒。

    就算如此,也只是做点恶作剧,整蛊下人而已,不会造成严重的伤害。

    这也不是坏诡,对于这类家伙,徐成的态度都比较宽容,尽管都是幻想的产物。

    前段时间,周围冒出不少诡来,但都是些没多大危害性的家伙。似乎,还真没有看见贪吃诡。

    现在突然见到,徐成才想起来,上次见到这家伙,是很久前的事情了。

    只是想起贪吃诡的习性,徐成也就不奇怪了,他一个人的时候,基本是泡面、外卖了事。

    就算是徐晓诺在家的时候,午餐、晚餐都在学校那边,晚自习后才回家。

    一起吃饭的时间,也只是周末两天而已,可很多时候徐晓诺又会在那时候外出,所以真正一起吃饭的时间很少。

    这种情况下,还大多是徐晓诺动手,至于徐晓诺的手艺,不算难吃,仅此而已。

    现在看见贪吃诡,已经很说明问题了,这算是一种认可。

    话虽如此,看见贪吃诡上桌后,直接跑到盘子前,伸手就要抓东西往嘴里塞,徐成还是拿着筷子,朝这家伙脑袋上敲了一下。

    “嗷呜。”贪吃诡怪叫一声,一屁股摔坐下去,双手捂着脑袋。

    一个巨大的肿包,在贪吃诡头上冒出来,跟贪吃诡的脑袋形成夸张的比例。

    徐成已经很控制力道了,没想到比他预想的还要严重,看着贪吃诡飙泪的模样,像是受了巨大的委屈。

    好在用得是筷子,本来想用手指弹的,要是真那样做的话,可能不小心就把他弹没了。

    徐成笑了声,指着盘子里的菜说道:“吃可以,给我用筷子,你这家伙明明可以变出各种餐具来。还有,吃一点就算了,别太过份。”

    贪吃诡两只水汪汪的眼睛,还在飙泪,听见话后用力的点头,一点脾气都没有。

    这不是怕了徐成,而是贪吃诡的本性就是这样。

    偷吃被发现,受到惩罚很正常,只要还让他吃东西,那一切都好说,他是个讲道理的诡。

    徐成看见贪吃鬼,两只手都变出一双筷子来,正儿八经的坐在盘子前,也就微笑一声,没再理会这家伙,继续去做其他的菜了。

    这次他准备的很充足,荤素搭配,一旁还熬着汤,是真的用了心思。

    当然,也就今天这一顿而已,后边别想他再动弹。

    很快徐成又完成一道菜,端上桌的时候,发现贪吃诡坐在那里,没有在动盘子里的菜了。

    本来想着,可能是入口的味道,比起香味要差点,所以贪吃诡才这个样子。可看见贪吃诡流口水的样子,徐成就明白过来了。

    看样子做出来的菜肴没问题,是贪吃诡记住了他的吩咐。

    徐成看了下,将手中端着的也放到饭桌上,同时说道:“你可以再吃一倍的量,其他菜都一样,也不用装样子了,只要别踩到菜,用筷子夹,注意好卫生就行。”

    其实贪吃诡也没什么不卫生的,相反身上还很干净,可真踩到菜上面去,感觉上还是受不了。

    贪吃诡听到话后,也是惊喜的直点脑袋,尽管在徐阳看来,这没脖子的家伙就是在抖动而已,可大致的意思是明白了。

    徐成没再理会这家伙,继续去将其他没完成的菜肴做好。

    一段时间后,轻盈的脚步声传来,徐成注意到了,但没有理会,这动静显然是妹妹徐晓诺到家了。

    果然,徐晓诺的声音传来,“哥,我回来了。”

    “你总算舍得回来,先洗手准备吃饭,其他事晚点再说。”徐成头也不回说道,手里的这道菜,火候差了味道就不一样了。

    徐晓诺抿嘴笑了下,接着目光从哥哥身上收回,看向一旁饭桌,那里贪吃诡正吃得欢,徐晓诺没说什么。

    “哥他果然什么都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