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世界是没有诡的起点 > 第9章 大头
    冷静!

    方晨深呼吸一口气,就算是不久前,看到这情景也要被吓坏。

    可现在,却还能撑得住。

    “这是个无害的诡,看吧,他比我还要更害怕。”方晨心里嘀咕,确实看到了胆小诡瑟瑟发抖的模样。

    无视就行。

    方晨收回目光,更不理会旁边做诡脸的调皮诡,聚精会神的看着前方。

    双脚还是感觉到,碰着什么东西,之前不明白,现在他全懂了。这个也无视就对了,渐渐的这种感觉消失,旁边滑稽的诡脸,也终于消停,然后消失不见。

    方晨又等待了片刻,才询问道:“走了吗?”

    “是走了。”徐成收回目光,刚才他还在欣赏窗外的风景。

    毕竟方晨聚精会神的开车,故意无视调皮诡和胆小诡,他当然不会去干扰,这诡域扭曲了空间,风景也是变得有点特别。

    “真是,差点把我吓死。”方晨这才松口气,要不是还开着车,他真的想要瘫下去,什么都不去想了。

    好在忍住,抬眼通过后视镜,看了下徐成后,方晨又说道:“徐成,下次再有这种情况,你提前跟我说好么,不然我的心脏受不了。”

    “如果我知道的话。”徐成应道,并不能做出保证,他又不是万能的,有些情况就连他自己也是一知半解,甚至根本不清楚。

    方晨忍着吐槽的冲动,想了下,又道:“话说回来,刚才那两个诡,倒是刷新了我的印象。”

    “你是觉得,两个诡不仅不害人,而且还很奇怪。吓人的诡太滑稽,而真正吓人的诡却一副胆小的样子。”徐成说道。

    “是啊,明明是我被吓到,结果那胆小诡比我还要害怕。”方晨点头道。

    要不是这样,两个诡都让他觉得滑稽,未必就能伪装成功,把这两个诡都骗过去。

    “既然叫胆小诡,就知道这个诡是怎么回事了,你看着他吓人,可他觉得你更恐怖。”徐成说道。

    方晨想了下,这应该不是说他长得丑,因为他自觉还是算得上帅哥一个。

    “因为胆小诡很容易害怕,所以调皮诡喜欢欺负他,这也是为什么两个诡总会同时出现的原因。”徐成说道。

    “原来胆小诡是在躲调皮诡啊。”方晨这才明白,为什么胆小诡会藏在那种地方了。

    “毕竟是一个很容易害怕的家伙,对调皮诡来说,那是最好的玩伴。”徐成微笑道。

    “估计胆小诡不这么想。”方晨说道。

    “谁知道呢,大家都是诡,真要躲起来的话,调皮诡未必能一直找到。”徐成耸肩。

    方晨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至于你觉得,胆小诡看上去更吓人,因为他毕竟是诡,长得自然瘆人。而在调皮诡看来,就是反面教材了,觉得滑稽的样子更能吓人,而事实上胆小诡确实一直被吓到。”徐成说道。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方晨无语了,既然诡是执念造成,那么这样离谱的设定,到底是哪些混蛋弄出来的。

    “习惯了就好,人的思想无限大,出现什么样的诡,都不用值得惊奇。”徐成说道。

    “好吧。”方晨这般回答,今天他确实涨见识了。

    相信从此以后,他的胆子,绝对要比以前强上几倍,早晚可以炼成波澜不惊的大心脏,就跟徐成一样。

    不过,他跟徐成又不一样,徐成好像一直可以看见,而他是因为在诡域里,才见得到这些东西。

    无害的就算了,就怕那些带着恶意,又真的可以伤害到人的诡。

    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预防这种情况。

    方晨心想着,或许可以请教一下徐成,对方这样老成稳重,说不定就是找到应付的办法,才不怕这些东西。

    正想着事情,方晨又看到车外,一个脑袋飞了过来。

    “啊,又是调皮诡,跟刚才那个好像不一样。”方晨说道,这种诡到底有多少。

    现在方晨也明白,调皮诡的出现,代表着附近可能还藏着胆小诡,说不定就躲在车里,才引得调皮诡过来。

    相比较之下,还是胆小诡看上去更吓人。

    “这不是调皮诡,你可以叫他大头诡。”徐成说道。

    方晨也发现了,这个脑袋比起之前的调皮诡,大了好几倍。而且也没有做出滑稽的表情,反而有些狰狞,要是一开始看到的是这个脑袋,他肯定要被吓坏。

    至于现在,方晨也变得紧张,哪怕他什么都不懂,也感觉到大头诡的恶意。

    毕竟是一个边飞过来,边张大嘴巴,长着一口锋利牙齿的诡头。

    “大头诡喜欢咬人脑袋,要是被咬到了,死不死就看个人造化,不过就算死不掉,以后最少也会留下头疼、头晕的毛病。”徐成说道,语气一顿,看向方晨那头飘逸的头发,“对了,你早上洗头了吗?”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他是盯上我了吧,我该怎么办?”方晨急忙问道。

    这大脑袋飞过来,看样子是打算从前座进来,这是个不好的信号。不同于前面看到的调皮诡、胆小诡,这显然是个恶诡。

    “看样子你应该是洗头了,要是人多的话,大头诡一般会先挑个新鲜的脑袋,说明你得到他认可了,恭喜你。”徐成微笑道,昨晚他也洗头了。

    方晨咬牙,现在他不想听到这样称赞的话。

    “诡……”

    瘆人的声音,从车窗外传来,让方晨身体一僵。

    再看时,就见到大头诡穿过玻璃,一点点的进入到车里。

    果然关掉车窗也无济于事,方晨早就猜到了,可心里还是存着侥幸。

    现在方晨只能寄希望于,徐成不会坐视不管了,可前面几次,徐成都只是动动嘴皮子而已,一想到这里方晨就没有底气。

    说到底,徐成有对付恶诡的办法,都只是他的猜测而已,事实可能并非如此。

    大头诡张开的嘴越来越近了,方晨心中也更加慌乱,实在不行他就跳车逃跑,总好过被大头诡啃脑袋。

    这时候,一只手从后座伸了过来,正好拦住大头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