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世界是没有诡的起点 > 第7章 正午的牛哞
    离开刘怀的家后,方晨心中的紧张缓解,看了眼徐成后,说道:“徐成,你好像心情不错。”

    “还行吧,这次收获不错,我会修润一下,把这个故事写到小说里。”徐成应道,很自然的打开车门坐进去,“回去吧。”

    “你坐到前面来不行吗,这样我就像你的司机似的。”方晨有点无语。

    “来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说的。”徐成应道,他可记得,是方晨让他坐到后面来的,因为不习惯副驾驶座有别人。

    “这不是还有点怕吗。”方晨露出几分尴尬之色,又忍不住问道:“徐成,会不会有诡跟着一起来的,你可别因为我看不见,就故意瞒我。”

    “你以为是副驾驶座上已经有‘人’了,所以我才跑后面坐的,是不是。”徐成一眼看穿。

    果然,方晨小心的看了眼副驾驶座,小声问道:“不会真的是这样吧?”

    “你说呢。”徐成反问一句。

    这倒是让方晨噎住了,原本情绪已经缓解,这时候又紧张起来。

    “你别想那么多,我已经说过,这世界是没有诡的。就算是那些东西,也不是随便就能遇见,这概率可比中彩票还低。”徐成说道。

    “可是我真的中过彩票。”方晨嘀咕一声。

    “好好开车吧,别再胡思乱想。”徐成说道。

    “知道了。”方晨调整好情绪,稳当的开着车,片刻后又忍不住问道:“徐成,你说阿坏他出去跟家人一起后,会怎么样?”

    “不怎么样,见过最后一面后,他爷爷就会离开,然后一切回归平静。”徐成应道。

    “就这样?”

    “又害怕,又忍不住好奇心,人就是这样矛盾。”徐成摇头道。

    方晨尴尬的一笑。

    “我之前已经说过,是刘怀父亲过份强烈的情感,这份执念才让刘怀的爷爷出现。这里面,一共会出现三个诡,刘怀的爷爷,马和牛。”徐成说道。

    方晨点头,同时也有点好奇,问道:“徐成你是怎么知道的,就算诡是因为人的执念存在,可那么多亲人,你一眼就发现是刘怀他爸?”

    “因为那些人里,只有他最冷静,其他人或多或少都会看向刘怀的房间,只有他没有。或许他可以理解,刘怀害怕的原因,但又不能接受,这也是人傲娇的表现。”徐成解释道。

    “可能在刘叔看来,那是疼爱阿怀的爷爷,所以阿怀这个表现,让他有点生气吧。”方晨说道,知道刘叔对刘爷爷的情感后,他也可以理解。

    “还有一点,他们家的客厅里,放着书柜,都是一些老书。以书柜的高度看,应该不是阿姨用的,年轻辈估计更愿意用手机看书。”徐成说道。

    “你观察的还真仔细。”方晨惊讶道。

    “习惯而已,看到门口的马蹄印,门上还贴着白纸,大致的情况就清楚了。剩下的问题,只有是谁执念过深,才导致这种情况发生。”徐成应道。

    “如果不是看过对应的传说,印象更深刻,那么出现的应该是大多数人理解中的牛头马面,而不是这样。”

    方晨闻言点头,就算是听说了情况,可之前他的第一反应,也是想到了牛头马面上去。

    “可无论是什么传说,死去的人回来,都只有一晚的时间。”徐成说道。

    “一晚?”方晨惊讶道。

    “你觉得为什么要骑马骑牛,因为要过了零点才可以回来,心里记着见到亲人,马跑得快所以才骑马赶回来。而天亮之前,也就是四点必须离开,不舍得走,才骑了走得最慢的牛。”徐成说道。

    “等等,四点的时候离天亮还早着吧。”方晨说道。

    “天黑天亮的时间,都是跟着时节变化,传说之所以让人信奉,就是因为严谨。你总不能,连回个魂都要跟着时节走,那对不碰巧的诡来说,就不公平了。”徐成说道。

    方晨闻言想了下,似乎还真的有道理。

    这时候,方晨又觉得不对,追问道:“可是阿怀他爷爷,刚才不还在家里吗?”

    “因为没有见到所有的亲人,最后的心愿没有满足,还有留恋便无法离去。”徐成说道。

    “你是说阿怀?”方晨有点明白了。

    “是啊,最疼爱的孙子都没见到,肯定舍不得。”徐成点头。

    “难怪刘叔会生气了,不对,这样的话,刘叔不应该让阿怀出来吗,怎么反过来……”方晨又有点想不明白了,而且,心里还有疑惑,“还有,你说了传说因为严谨,才被人信奉,既然刘叔信了,为什么还会这样。”

    “这是他的私心。”徐阳说道。

    “私心?”

    “是的,一切的矛盾,都在于刘叔复杂的情感。他更相信,因为时间上的紧促,刘爷爷会很快离开。但也许呢,这个时间不是一晚上,而是一天呢。”徐成说道。

    “当这种想法,在刘爷爷还有遗憾,不舍得离开时,就更可能发生?”方晨问道,他又有点明白了。

    说到底,这一切都是刘叔的执念造成的,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矛盾。

    现在方晨,有点明白为什么徐成会说,这世界上没有诡了。

    “刘叔也想要陪他父亲,更久一点,当时他的心里,肯定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样冷静。”徐成说道。

    “看来就算我们今天不来,到了晚上最后的时刻,刘叔也会找阿怀谈吧。”方晨说道。

    他相信那时候,刘怀也会放下心结,不再害怕,与刘叔面对一切。

    “可能刘怀是最了解刘叔的人,这点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徐成说道。

    不然的话,因为刘叔执念而出现的一切,就不会被刘怀看见了。

    方晨作为刘怀的朋友,可对于他的家庭,也只能说认识,并没有更多的了解。这时候听到徐成的话,也有些感慨。

    “这样也好,他们都能够见到刘爷爷最后一面,陪他最后一天。”

    “这可说不定。”徐成微笑,却也没有更多的解释。

    正午的牛哞,带走的不是执念,那份情感会深藏心中,只是现在有别的东西,比起遗憾更加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