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世界是没有诡的起点 > 第6章 很帅
    ……

    “调皮诡也看不到,看来小成他确实没有才能,没办法成为猎诡者。”男子叹气道。

    “其实这样挺好的,做一个普通人,就不用卷入危险里。”女子露出微笑。

    男子闻言有些沉默,片刻后也点点头,“你说得没错,就让小成这样,平静的生活,这可能才是最好的。”

    两人都看向另一旁,坐在椅子上的小男孩。

    这时还很年幼的徐成,看着眼前滑稽的诡脸,没有一点反应。

    ……

    “等等,要是刘叔也看见的话,难道他不害怕吗?”方晨忍不住问道。

    “为什么要害怕,那可是他的‘父亲’,是回来见他们最后一面的亲人。”徐成反问一句。

    无论事实如何,在刘叔心里,那便是答案。

    方晨闻言张张嘴,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这样讲也没错,可那毕竟是诡啊,就算曾经是亲人,正常情况下也会害怕吧。

    “你的父亲,对相关的传说,有着特别的见解,他与你爷爷的感情,在别人面前可能从未表露,却是实实在在的。”徐成看向刘怀。

    刘怀这时候,也有些沉默。

    事实就摆在眼前,根本不用怀疑。

    怪不得他今天反应异常,其他人都在担心,结果父亲却没有任何表态,甚至在今天这样特殊的日子,责骂一句都没有。

    因为父亲也看见了‘爷爷’,所以才理解他的行为。

    人害怕诡,是很正常的反应,而同样看见了的父亲,却是没有露出半点异常,跟其他人亲人一起,待在外面,跟‘爷爷’一起。

    这不仅仅是感情,更是一种信任。

    刘怀深呼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沉吟许久后,才重新睁开眼,起身朝着徐成致谢道:“谢谢你了,徐成。”

    徐成则摆摆手,表示不用,这趟过来,看见这些对他来讲,已经是收获了。

    方晨则看到刘怀起身,不再害怕的模样,意识到情况,当即问道:“阿怀,你要出去吗?”

    “是啊,应该出去了。”刘怀点头,语气一顿,又看向徐成,说道:“徐成,虽然你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但我觉得,那就是我爷爷。现在,他要见我们最后一面,我就不该躲在房间里,应该出去,跟他们一起。”

    “我是我,你是你,我只是将我的想法告诉你,而你要怎么想都没关系。”徐成微笑道。

    “还是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刘怀也还以微笑,同时伸出手,“以后有机会,我们再好好聊聊,真的很高兴,可以认识你这个朋友。”

    徐成握手的同时,也点头致意。

    一旁的方晨,看到这一幕,作为两人真正的朋友,这时候倒是有点尴尬了,等到两人握完手,才说道:“既然这样了,那我们就先告辞,徐成,你也打算要走了吧?”

    “是啊,确实该走了。”徐阳应道。

    本来这样的日子,就不适宜登门,要不是刘怀出现状况,就算平时关系再好,方晨也会避开时间,等一切事情结束后再过来找刘怀。

    刘怀从房间里出来,本来就打算出来,跟亲人们待在一起。更别说,作为朋友,徐成、方晨都是特意来看他的,他自然也该送徐成、方晨出门。

    “阿怀,你没事了?”中年妇女走过来说道,看见儿子愿意走出房间,情绪还很稳定,心里也是松了口气。

    “没事了,妈,让你担心了。”刘怀道歉,又看向厅里,坐在那里的亲人,最后目光落在父亲身上,以及就在附近身旁站着的爷爷。

    这时候,远远的看见,可从父亲的眼神中,还是让刘怀感觉到,这里面蕴含着复杂的情感。

    “阿姨,我们就先走了。”方晨这时候说道,下意识的朝着徐成靠近一点。

    此时的方晨,根本不敢看向客厅那边,尽管根据前面的经验,他是看不见什么异常的,可知道哪里站着一个诡,他的心情就难以平静。

    甚至方晨都不知道,诡是不是朝这边靠近了。

    因为刘怀,刘怀的母亲,也是诡的亲人啊。

    “要走了吗?”中年妇女说道,想了下,也没有挽留,只是说道:“谢谢你来看阿怀,以后有空的话,也一定要来我们家玩。”

    “好的。”方晨连忙点头。

    中年妇女有点奇怪,怎么儿子没事,方晨却变得紧张了,可也没有询问。

    “妈,你回去坐吧,我送他们出去就可以。”刘怀说道。

    中年妇女闻言点头,便重新回到客厅坐下。

    刘怀则送着徐成、方晨离开,门口的时候,果然也看到外面的地上,有杂乱的马蹄印,对此他也只是微微一笑。

    而后,刘怀也来到客厅,就坐在父亲的一旁。

    亲戚们都好心的询问,显然对刘怀之前的举动,都很在意,刘怀也耐心的解释了,用刚想好的借口。

    最后刘怀收回目光,看向旁边站着的爷爷,这时候他已经调整好,不再害怕了。

    才发现,原来爷爷不是站着,而是虚浮,脚根本没有落在地上。

    离去之物不能沾染阳间之物,哪怕是地面也不行。

    刘怀想起徐成说过的话,果然是这样。

    “你爷爷是个不讲究的人,从不在意衣着,却会经常给我衣服。在我毕业,出来工作以后,买了第一件礼物送给他。”刘叔突然开口。

    “一件黑色的衣服?”刘怀若有所思道。

    “他当时很得意,虽然嘴里骂骂咧咧,说我浪费钱,而当时我也很嘴硬,在他穿上衣服后说很丑。”刘叔点头道,嘴角也勾起很淡的弧度,“从那以后,他就再没穿过那件衣服,甚至连其他黑色的衣服也不穿了。”

    刘怀才知道,原来还有这层渊源,因为这样坚持了二十多年,怪不得他从来没有见过,爷爷穿过黑色衣服。

    可这不恰好说明,爷爷多在意当初那第一件礼物。

    “穿上黑色衣服的爷爷很帅,不是吗?”刘叔突然说道。

    “很帅。”刘怀点头道。

    这样就好,隐约间,刘怀听到了外面,传来低沉的牛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