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世界是没有诡的起点 > 第5章 执念
    “马上?”方晨神情古怪,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也觉得离谱,所以跟你说的时候,没有提到这个。”刘怀解释道,因为看到徐成的沉着,也让他冷静不少,“我应该没看错,不是爷爷的话,就不奇怪了。”

    “你的确没看错,来的时候,我就在你家外面地上,看到了马蹄印。”徐成说道。

    “我什么都没看到。”方晨嘀咕一声,但想到自己进门时,也没看见站着的老人,很显然是这些东西他全都无法看到。

    “刘怀,今天是你爷爷的头七吧?”徐成突然问道。

    刘怀点头,意识到问题,“传说人死后的第七天,会回到阳间,看亲人最后一面?”

    “该不会还用押送的诡差吧,那匹被骑着的马?”方晨干笑一声道。

    “这样说其实也没错,确实是有诡送他回来。”徐成点头道。

    想到那匹马,就连落下的马蹄印常人都看不见,很显然也是诡。这么说,外面还不只有一个诡了,方晨忍不住颤抖一下。

    刘怀则是有点沉默,冷静下来后,反而能够想到许多事情。

    “传说人死后第七天,会从阴间返回,可离去之物不能沾染阳间之物,哪怕是地面也不行,所以会有相应的诡接送。”徐成说道。

    “所以我才看到爷爷骑在马上,那是送他过来的诡?”刘怀问道。

    “是的,因为着急回来,所以选了跑得最快的马。等时间到了,该回去时,则会有牛过来接送,只想要离开时可以更慢一点。”徐成应道。

    “牛头马面?”方晨立即想到这个,却没想到还有这种情况。

    “你要这样理解也可以,所以刘怀啊,离去之物不能沾染阳间之物,他甚至不能与你们有任何碰触,更别说伤害你了。”徐成继续说道。

    前面可不是这样说的,而是要害早害了。

    方晨心里吐槽,却没有表露出来,至少目前来讲,还是很有说服力的,不愧是写诡异悬疑小说的人。

    “如果你不放心,可以一直待在房间里,只要你不开门,他就不能进来。等到你听见牛的哞叫声,便代表着他彻底离开,不会再回来了。”徐成说道。

    刘怀听到,反而有点犹豫了,知道不会伤害人后,心里又冒出几分奇特的感情,“真的是我爷爷吗?”

    “不,我刚才已经说过,从没有说过外面那个,就是你的爷爷。”徐成摇头道。

    方晨有点忍不住翻白眼的冲动,差点忘了这个,既然这样,还说那么多头七啊、回魂之类的话做什么。

    “不是我爷爷?”刘怀又有些紧张了。

    难道是别的诡,趁着这个时间,变成他爷爷的样子,那肯定是有某种目的。

    “今天说得有点多了,果然人是害怕孤独的生物,憋在家里有点久了,总想找人说会话。”徐成嘀咕一声,算是找到为什么最近,灵感总是突然断弦的原因了,“算了,这样的话,不介意再多说一点。”

    方晨、刘怀都看着徐成,毕竟现在,也只有徐成可以告诉他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说清楚情况,首先你们要知道,诡是什么东西。”徐成说道。

    “诡,不就是诡么。”方晨说了一句废话。

    结果刘怀还很认同的点点头,看过电影动漫小说,关于诡的概念,他们其实早就有了。

    “你们对诡的印象,最早的时候,应该是源自故事。小的时候,就听大人们讲,到了大一点,又看了相应的影视动漫,加深了印象。”徐成说道。

    方晨、刘怀一想,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现在听到徐成的话,两人也意识到,这里面可能有不对。

    本来就有些好奇,更何况眼下的处境,也让他们想要了解更多。

    “诡这种东西,其实很简单,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信则有,不信则无。”徐成继续说道。

    “信则有,不信则无?”

    方晨、刘怀都愣了下,对徐成的话感到意外。

    “不然呢,你以为我会说什么,诡是死掉的人,人是还没死掉的诡,这样的话?”徐成微笑道。

    这话乍听之下,确实能够提高胆量,甚至有人想着,大不了死后再拼过,有什么了不起的。

    “诡这种东西,其实是自然中存在的能量,接收到人的思维波动,才出现的一种现象。”徐成说道。

    刘怀有些走神,他想起商店门口,遇见徐成时,就问过关于诡的事情,当时徐成就已经做出回答。

    本来都觉得,那就是徐成随口一说的话。

    “所以外面那个,不是我爷爷,而是因为你说得某种能量,形成的现象?”刘怀问道。

    “徐成,你可以发现你说的那种神秘能量吗?”方晨此时则更好奇这个,说不定因为这样,徐成才会写这方面的小说。

    “大自然的神奇,就算再过千百年,也是我们无法彻底理解的。”徐成应了句,有点答非所问,但具体的意思也表达了。

    “说回这次,就像我刚才说的,结合了信息才会出现现象。应该是附近,正好有足够的能量,而在你们这些亲人里,又有特别强烈思维波动的人在。”徐成说道。

    诡这种东西,不是死去之人的执念,而是还活着的人的执念。

    “你的意思是?”刘怀问道。

    徐成看着刘怀的神情,再次露出微笑道:“你不是已经猜出来了吗。”

    “是我爸?”刘怀说完,又摇摇头,“不对,我爸明明很不喜欢我爷爷的,以前还经常吵架,只要爷爷来家里他就会故意出去。”

    “这不正好是感情好的表现吗,别以为长辈都很严肃,有些事情会很固执,用我们现在的话讲就是傲娇。”徐成说道。

    刘怀张张嘴,不知道该怎样反驳,印象中确实经常吵得厉害,现在看来感觉却不一样了。

    “难怪这个爷爷会穿黑衣服,家里最喜欢黑色衣服的,就是我爸了。还有,为什么我这样子,我爸一点反应都没有,原来……”刘怀苦笑,现在才注意到,很多不寻常的地方,再次看向徐成,问道:“既然我能够看见,那么真正的契机,我爸其实也看到了,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