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世界是没有诡的起点 > 第4章 这情况有点不对
    “谁?”

    房间里传来一道男声,隐隐可以感觉到,声音有些颤抖。

    “阿怀,是我啊,方晨。”方晨立即说道。

    “方晨你来了。”刘怀轻呼道,却没有立即打开房门,而是沉默一小会后,才问道:“只有你一个在外面,还是有其他人?”

    “我带了个朋友一起过来,房间外面只有我们两个。”方晨应道,这时候才发现,带他们进门后阿姨便走开了,没有跟着一起过来。

    “朋友?”

    刘怀似乎愣了一下,可最终还是打开房门。

    “你这样子真是……”方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算早有预料,可没想到刘怀的情况会这样严重。

    脸色苍白不说,还有些浮肿,双眼带着血丝,开门后也一直四处看着,这已经不是普通的精神过敏了。

    “嘘,先别说话,进来。”刘怀急忙说道。

    方晨也注意到,刘怀四处打量之余,目光也有些躲闪。

    这样子下去,谁也受不了,好在还愿意跟人说话,他要想办法劝劝才行。这时候,更不能违背刘怀的话了,方晨点头后便走进房间里。

    徐成朝着刘怀挥挥手,也跟着走进房间里。

    刘怀轻轻点头,算是打招呼了,现在也没心思问名字之类。

    “徐成,你先坐一下。”方晨指了下房间里的椅子,才想起来要介绍,“阿怀,这个是我的好朋友徐成,也是特意来看你的。徐成,这就是我说的刘怀。”

    “你好。”刘怀说道,关了房门后,感觉好多了。

    “你好。”徐成应道。

    “阿怀,你的情况,我跟徐成说过了。”方晨继续说道,想了下,又做出解释道:“徐成是写诡异悬疑小说的,对这方面的东西,了解的比较多,所以我请教了一下。”

    “真的吗?”刘怀立即看向徐成。

    “老方那样说也没错,正好我有空,你这里也不远,就跟他一起过来看看。”徐成说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方晨这时候问道。

    “我之前打电话给你的时候,就已经说了。”刘怀忍不住,身体又颤抖了一下。

    “我知道,你说你看见你爷爷了,可你爷爷前几天已经去世了。”方晨说道,犹豫了一下,“是不是因为你太想念的关系,产生幻觉了。”

    方晨记得,刘怀的爷爷不苟言笑,对亲人也很严格,但对刘怀这个孙子却不错。这其实是很常见的状况,隔代亲也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绝对不是。”刘怀马上摇头,下意识的朝着房门的方向看去。

    “其实你也不用害怕,如果真的要害人的话,你爸妈还有那些亲朋好友,就不会还好好的坐在外面了。”徐成这时候说道。

    ‘诡’这东西,还是有一定破坏力的,尽管大多数时候都脆弱的像一张纸。

    “你看到了?”刘怀立即转头看来,死死的盯着徐成。

    方晨则愣了一下,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看到了,大家都坐着说话,就一个老人站着,却没人理会,更别说还有其他问题了。”徐成说道。

    “徐成,你在说什么,刘叔、阿姨他们,不全都坐着么,没看到有什么老人。”方晨干笑一声,额头已经有汗流下来。

    这情况有点不对劲啊,不是跟他说,这世界没有诡么。

    “你真的看到了,你真的看到了……”刘怀嘴里念叨着。

    方晨感觉到一阵恶寒,尤其是刘怀的反应,现在看着真有点吓人。

    明明这房里很暖和的,窗户也没开,可为什么有种阴风吹过的感觉。

    这时候,刘怀本来目光游离,突然间又看向徐成,问道:“你不怕吗?”

    “为什么要怕?”徐成反问了一句。

    刘怀反而不知道该怎么会接话了,又想起了方晨之前的介绍,想到了眼前这位朋友的朋友,应该没那么简单。

    顿时刘怀燃起希望,起身朝着徐成一躬身,哀求道:“请你帮帮我。”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你不用害怕,他又不会伤害你。”徐阳说道。

    “是啊,阿怀,既然是你爷爷,怎么可能伤害你呢。”方晨干笑道,心里其实有些慌的。

    现在方晨也有点弄清楚状况,原来刘怀看到死去的爷爷,这件事居然是真的。

    徐成前面居然还跟他说什么没有诡,当时隐隐就觉得不对了,果然预感没错,徐成写诡异悬疑小说,肯定调查了很多相关的资料,了解的比常人要多。

    好歹也算个砖家,明知道有问题还敢过来,现在也很冷静的样子。

    方晨悄悄的,朝着徐成这边挪动了一下,还是靠近点比较安全。

    毕竟诡就在外面,亲人不会伤害,可他们这些跑过来的外人,却不一定这么好运了。

    刘怀此时,神情间也稍微放松了一些。

    “我可没说过,外面那个,就真的是刘怀的爷爷。”徐成这时候说道。

    “不是我爷爷?”刘怀愣了一下,脸色一下子惨白起来。

    “什么?不是阿怀的爷爷?”方晨也有点惊讶,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周围的气温更冷了。

    “难怪,我就觉得长相一样,可爷爷他最讨厌黑色,怎么会穿那样的衣服。还有,他一开始还坐在马上,这就更不对了。”刘怀嘴里念叨着。

    这些都是刘怀一开始,看到的画面,当时就被吓得不轻。

    毕竟自己的爷爷都死去好几天,突然看到这些,不被吓到才奇怪,瞬间就让刘怀自闭了。

    担惊受怕中,刘怀也发现,爷爷出现后没有伤害他,也没有伤害其他人。可一直站在那里,还是让人害怕,尤其是偶尔还会跟着一个人走动。

    这让刘怀都不敢跟家人接触了,隔着门说话,都感到害怕。

    很显然其他人都没有看见,那么要是被察觉,他看到了一切,是否会引发变故。

    刘怀想要找人倾诉,要不然会被逼疯,可亲人不能说,更不敢与他们接触。正因为这样,才找到以前的好兄弟,方晨不是唯一一个,可能也不是赶过来的一个,只是离得比较近,最早过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