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世界是没有诡的起点 > 第1章 都说了
    徐成。

    网文作者,擅长悬疑题材。

    高级猎诡者徐杨、张琳的儿子,中级猎诡者徐晓诺的哥哥。

    普通人。

    年轻男子看到这里,目光从手机上的资料挪开,看向一旁的男子,露出欲言又止的模样。

    “小白啊,有什么话就说,干我们这行,就不该这样。”男子微笑一声道。

    “我知道了,魏哥。”小白点头,深呼吸一口气后说道:“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上面安排我们,到这里来,整天跟着一个普通人。”

    “继续说。”魏哥没有立即解释。

    “我们猎诡者的工作,不应该是狩猎诡物,不让他们祸害人么,现在这样算怎么回事。”小白有些不忿,忍不住看向不远处的屋子,很快收回目光,“就因为,这个徐成的父母是高级猎诡者,还有一个中级猎诡者的妹妹?”

    特权,总会让别人感到不爽。

    哪怕这个徐成,父母是高级猎诡者,妹妹也是中级猎诡者,可身为普通人,就说明他没有天赋,出身这样的家庭,却也无法接触到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现在他们小队,却已经在这边守了近半个月,简直是浪费时间。

    “小白啊,其实你说得没错,无论徐成的家人怎样,他都只是普通人,就连他的家人都瞒着他,所以我们也不该出现在他面前。”魏哥微笑道,话锋一转,又道:“可我们守在这里,不只是因为他家人的关系。”

    “怎么说?”小白疑惑了。

    “半个月前,徐杨先生、张琳女士处理事件时,遭到了诅咒。他们自己没事,可血亲却可能遭殃,徐晓诺不用担心,她的天赋还在父母之上,现在已经是中级猎诡者了,自己就能够应付,可徐成这边……”

    “原来是这样,可为什么徐杨先生、张琳女士不亲自回来,或者他妹妹徐晓诺来也行?”小白又有些不懂了。

    毕竟,他们小队,其实也就是一群初级猎诡者而已,就连队长魏哥,也才接近中级,但终究没有迈过去这道坎。

    “因为这个诅咒,要是血亲聚在一起,会变得更可怕,所以现在就连徐晓诺,也找借口躲着徐成。”魏哥说道。

    不担心别的,就怕诅咒爆发,无法保全只是普通人的徐成。

    “我说呢,怪不得这种情况,他们还接受上面的任务。”小白嘀咕一声道。

    “这也算是,让我们来保护徐成的条件,虽然上面都说,就算不用这样做,也会派人保护的。”魏哥微笑道。

    “不愧是前辈。”小白赞叹道。

    “现在不怨了?”魏哥瞄了对方一眼。

    小白尴尬的一笑。

    “大家都在拼命,自然要照看好他们的家人,其他事情就算了,要是被诡物伤害,那就是最大的失职。”魏哥说道,谁都有重视的人,最不愿意看见这种情况发生,“再说了,就算没有这层关系,我们的存在,不就是保卫普通人的安全,不被诡物所侵害么。”

    “魏哥你不用再说了,这样让我无地自容。”小白急忙摆手。

    正如魏哥所说,哪怕是个什么背景都没有的普通人,明知道会被诡物伤害,他们也该阻止。

    魏哥笑了笑,又看向那边的屋子,“可能是因为,徐成大多数时间,都待在屋子里,这样守着你觉得无聊。可是以后你就知道,比起那些到处乱跑的人,这才是最好的保护对象。”

    “网文作者么,基本都是宅。”小白点头道。

    “话又说回来,这次确实轻松得过份,明明说诅咒会让他吸引诡物才对,为什么会这样安静。”魏哥也忍不住嘀咕。

    他们整个小队都在这,就是为了应付那种局面。

    结果,近半个月了,一点动静都没有,难怪小白会觉得是在浪费时间。

    ……

    屋子里。

    徐成坐在电脑前,随着手上的动作,传来‘哒哒哒’的声音。

    这是机械键盘的声音,码字的时候,让人敲打起来,更加得劲。

    “还差五百字,今天的章节就够了。”徐成嘀咕一声,伸了个懒腰,打算将最后这几百字给凑齐了。

    话是这样说,可往往最后的几百字,是最难写的。

    要合理的卡住节奏,设置悬念,就算让人猜到后续剧情,也期待着下章的内容,让人看着破口大骂,然后真香。

    俗称断章。

    高手总能很好的掌控这个点,甚至让人挑不出毛病,可惜徐成不是高手。

    “真是糟糕,又没灵感了,就差几百字,难道今天又要鸽了?”

    网文的收入不高,可目前来讲,这就是他所有的经济来源,总是断更的话很伤的。

    “算了,还有点时间,到外面转转,可能灵感就来了。”徐成起身,觉得卡文的原因,是宅在家里太久的原因。

    这时候,到外面散散步,转换一下心情,可能就不一样了。

    稍微整理一下衣领后,刚转身,徐成便看见一个大脑袋。

    比起正常人,这个脑袋大了三倍有余,脸上带着怪异的表情,咧开嘴,血盆大口中尖锐的牙齿就像剑刃一般,还有扑面而来的血腥臭味。

    真的就只有一个大脑袋而已。

    寻常人看到这一幕,没被吓呆,也会立即逃跑。

    徐成只是眼皮跳动了一下,在大脸靠近,血盆大口几乎要咬下来时伸出手,正好按在了大脸的额头上。

    这样一来,反而是大脸愣住了,片刻后发出怪异的声音,“诡……”

    “都说了,这世界是没有诡的。”徐成嘀咕一声,一用力,顿时将大脸按在了地上。

    噗的一声,大脸消失不见。

    徐成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看着地板上的污渍,无奈的叹口气,“最近这些东西出现的有点频繁啊,算了,再打扫一下。”

    嗯?

    灵感来了。

    看样子不用特意出去,徐成先不管地上的污渍,迅速的回到电脑前坐下,快速的敲打键盘,将最后的几百个字码出来。

    复制,粘贴,上传,发表,一气呵成。

    桌上已经凉了的茶水,徐成一点都不介意,端起来喝了一口后,才打开电脑上的另外一个文件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