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始凶猛免费全文阅读 > 第五章 御兽师
    既然想不明白,王权只能暂时放下,思考当前的困境和出路。

    “自己”以前在神魂上的力量,远远高出体魄,其实也是有一定实力的,绝对不是弱不禁风的人。虽然受了损伤,但有以前的底子,恢复起来很快。

    前身主修的是神魂之力,可惜神魂侧的修行,似乎在原始部落里并没有相应传承。

    王权为前身感到遗憾,也有点愁自己的前路。

    没有修行传承,就只能一步步摸索了,前途艰难啊。

    不过听说自己母亲就出身炎部,加上舅舅的帮助,说不定能找机会,觉醒巫血,成为战士呢。

    他的意志毫无阻碍地统御着神魂,心念一动,识海中的迷雾就开始汇聚。

    身体精气所化的迷雾,逐渐凝聚成云,随后一点一滴的雨水落下,清脆的雨滴声在精神力池塘中响起。

    良久过去,迷雾消失一空,而精神力之湖,则多了薄薄的一层。

    单单如此,就让王权感到了一种充实感。

    识海外围,有一缕缕的新雾飘来,但新增的速度很慢,单纯依赖自然恢复,恐怕需要好几天。

    看着自己的神魂之身,王权想起了神秘空间的那棵灵树。

    他才知道,自己之前在那里显化的,不是躯体,不是神魂,而是气血、元气、意志和精神力凝聚而成的虚幻化身,所以才如幻似梦。

    汲取的灵液,也都自然而然地消化在身体里,转化成了滋补精气神的养料。

    那么,自己能否支配灵液的用法?

    现在,他只想努力壮大神魂,补充精神力之湖,而身体的恢复速度,反而要放缓一些才是。

    灵液如果顺利转化成神魂力量,那自己也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了。

    带着这个想法,王权很想实验一二。

    但他不久前才收取过一回灵液,短时间是不能采集了。

    王权的神魂在识海中飘荡,精神力从湖中弥散开来,探视着识海,希冀前身在这里留下了什么。

    迷蒙的识海空空荡荡,却十分广阔,似乎无边无际也无所依凭。

    最终,他在识海的上空,发现了一枚灵动的烙印。

    旁边,还有两枚消散殆尽的烙印,没有任何波动,显然契约宠兽已经死了。

    一触碰到它,王权就自让而然地知晓了一些信息。

    这是前身觉醒成为御兽师后的契约烙印,以掌控宠兽。

    “原来如此,我说大黑怎么这么特殊。”

    作为御兽师,王权每个大境界,都能契约两只宠兽,境界不得高过自己一个大境界。

    而每契约一只宠兽,他的修行速度,就能叠加自身初始状态的一倍。

    且单境界的资质上限,也会随着契约宠兽的增加而提升。

    也就是说,契约的宠兽越多,修行速度越快,资质上限越高。

    哪怕自己天赋很差,只要多契约几只宠兽,依旧能变天才。

    “这难道是,新人大礼包?”王权笑意连连。

    御兽师的天赋,对自己来说,是一件前途似锦的事情,一时之间高兴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太大,把他砸得晕头转向。

    他注入一部分精神力,烙印立即亮了起来,形成了一个狗头。

    立时,王权就能感知到大黑的所思所想,并通过大黑的五感,观察外部的世界。

    大黑趴在地上,两只耳朵不时抖动着,一双灵动的眼睛扫视八方。

    石屋里的光线不亮,但它依旧能看清每一个角落,包括主人眼角的耳屎。

    悉悉索索的虫子爬动声,主人的呼吸声,甚至整个山洞所有人的脚步声,都被它听在耳中。

    大荒的兽吼,没有一刻断绝,让它心潮澎湃。

    毕竟,自己可是强大的月狼一族,祖祖辈辈在大荒厮杀。

    那些野兽,很多是月狼的猎物,也有强大的敌人,更有震慑心魂的强大兽王。

    肚子传来饥饿,这种滋味,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它很想去狩猎,可却必须守着主人,以免出现意外。

    只希望,主人能找点食物给大黑吃。

    呜呜……

    它小声地叫了一声,又委屈又无奈。

    忽然,它抬起了头,耳中仔细听着什么,似乎,是那批外出打猎的人回来了。

    那声音中有欢呼,也有悲泣,似乎出了什么意外。

    就在这时,它的心底传来一声主人的呼唤。

    “大黑,你下去看看。”

    王权通过大黑的视野,神奇地感受着全新的世界。

    外面肯定是发生了什么,自己病恹恹的,动起来不方便,还不如让大黑去。

    大黑也闻到了血腥气,高兴地摇着尾巴,期待能有肉吃。

    跑到洞口,大黑便看见了一列长长的队伍,那是狩猎的战士们。

    他们出门已经五六天,时间偏长,现在总算回来了,已经走到了部落的半里外。

    战士们个个高大壮硕,带着石斧、骨矛、弓箭等。

    武器很粗糙原始,但却蕴含着巨大的力量。

    尤其是那些刻录了灵纹,自身带有符文的兵器,轻易能击杀凶悍的生灵。

    当他们归来,部落立刻有人通知,随后许多原始人便都出来迎接他们。

    “首领回来了,勇士们狩猎回来了!”人们呐喊高呼。

    每一次狩猎,都十分地危险与艰辛,所以部落成员对每个战士都尊敬不已。

    当狩猎队回来,更是夹道欢迎,予以诸多赞美。

    一只四五米长的银角鹿最先出现,人们欢呼不已,而后见到一头小山似的长毛象,大伙更是高喝。

    除此之外,战士们身上都用长棍挑着厚重的肉条,看起来收获颇丰!

    少年斑兴奋不已:“阿爸一定带回了许多猎物,足够部落吃半个月了!”

    只要狩猎顺利,一次打猎,就能供应部落十天以上的消耗。

    可是,当狩猎队走到近前时,他们才发现不对之处。

    狩猎队这一次出去了百人,可回来的人数,比出去的少五人。

    除此之外,战士们不少染血,更有三四人重伤被抬回来。

    大骨站在部落前,身边是十几个强大的战士,神色十分的凝重。

    首领阳一脸的疲倦,他走上前来,和大骨等人一一抱过,这是族人的兄弟礼节。

    “这次狩猎,遇见什么意外了吗?”大骨扫视一眼,就知道这一次的人手损伤,心里和割肉般疼。

    五个战士,已经不少了,部落里能进大荒的战士,也就那么一两百人罢了,里面甚至还有一名元巫。

    巫血觉醒后,一番锤炼则是下位力巫,其中小半经过长年累月的培养,才是合格的战士,被称之为上位力巫,有举鼎之力。

    而战士中的精锐,则是元巫,掌握着灵纹的力量,体魄更是可比拟凶兽,这种强者几乎百里挑一。

    至于凝聚符文的地巫,整个炎部都不到五人。

    一向阳刚自信的首领,此时脸上也带着几分沮丧。

    阳道:“猎杀一头元兽的时候,我们被一条巨蟒突然袭击,它有上位元兽的实力,最终被我们杀死了,但有两个兄弟……

    后来我们继续狩猎,收获很多,返回的时候有猎物的负担,没想到又遭受一条巨蟒袭击。

    那是一双巨蟒,雄蟒死在我们手里,雌蟒报仇来了,它的实力更加强大。”

    说到这里,大骨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问:“那条大蟒呢?”

    能在这些精锐手中,还造成这么大损失的,那条巨蟒的实力绝对不一般,恐怕身负真血,是异种妖兽的后裔。

    首领阳摇头:“被它跑了,后来它一直尾随我们,恐怕会有后患。”

    以地兽的灵性,击杀了它的伴侣,多半是要报复的。

    而以其妖魔真血的天赋,和极高的灵性,报复起来极其难缠。

    大骨拍了拍阳的肩膀,安抚道:“你们都累坏了,好好休息吧,不要过于担心,这里可是我们的祖地,兽王都不会轻易袭击的。”

    狩猎队回了部落,其实忙碌才刚刚开始,只是这次忙碌的却不是阳他们。

    部落的族老们,经过一番商量,随后分配这一次的收获。

    大黑围着猎物,口水馋得直流,饥饿感前所未有的强烈。

    可是在这个时代,食物极其宝贵。族人们自己都饿的不行,根本没人会主动施舍。

    要不是有人看着,连大黑都指不定给人套走宰了吃肉。

    大骨站在一旁,笑着摸了摸它的狗头。

    好狼啊,纯血的月狼,他可记得,这是三个月前王霸道亲自抓给王权的。

    没想到仅仅三个月,就已经长这么大了,可真是出人意料。

    看它的筋骨气血,恐怕也有了上位力巫的实力。

    好狼啊。

    笑着,他从自己分得的肉里,撕下一斤喂给它吃。

    凶兽的肉蕴含元气和丰裕的生命精华,比起寻常肉食和果子,要耐饿的多。

    大黑大口地吞咽着,不多时就填饱了肚子,回头瞥了大骨一眼,忙跑回王权身边。

    这才是自己的主人,其他人喂再多肉,也不多看一眼咧。1603352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