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第一世家免费全文阅读 > 第652章 另外一个念头,那就是魏王殿下怎么办?(求订阅求票)
    “武有忠,大郎到底有什么事情?你直说吧。”杨氏抬手轻拍了拍武媚,示意女儿不要动怒。

    来的可不仅仅只是武有忠,他还带来了几名武家的家丁。

    而自己身边,皆是弱女子,若起冲突,殊为不智。杨氏很清楚相里氏所生的那对兄弟,是什么样的德性。

    “其实是这样的,大公子和二公子很关心夫人和二位娘子,故此,一直命小人寻找。”

    “这一来嘛,自然是希望能够知晓夫人和二位娘子是否安泰,这二来嘛……大公子,给二娘子寻了一门好亲事。”

    “武有忠!你什么意思?!”武媚陡然扬眉厉喝,哪怕是如今虎落平阳之姿。

    可是昔日在府中,一向泼辣的二娘子可都不是好对付的角色,被武媚那刀子般的目光一扫。

    武有忠还是有些心悸,可是想到了大公子与二公子的交待。

    况且而今,老爷已经不在世,而杨氏也早已经没落,他们又能有何凭依?

    想明此节的武有忠,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

    “这可不是小人的意思,而是大公子与二公子的意思。”

    杨氏已然气得浑身哆嗦,紧紧地扯住二闺女,努力平静下来。

    “老身还在,二娘子与三娘子的婚嫁之事,老身自会作主,容不得他们两个胡来。”

    “夫人哪,您年纪已经这般大了,而今老爷不在人世。府中一应事情,自然是大公子与二公子作主。”

    武媚冷冷一笑,指了指门口的方向,冷声斥道。

    “出去,我爹不在了,可我娘还在。你们胆敢如此胡来,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报官!”

    看到如此,武有忠也知道自己怕是说不通,只能起身,嘿嘿一笑道。

    “小人就是个传话的,话已经传到,小人这就走。

    还请夫人与二位娘子注意身子,说不定过几日,大公子和二公子会亲来探望三位。”

    刘婶将门从内锁上,快步回到了屋子,就看到了杨氏坐在那里心神不宁的样子。

    二娘子呆愣愣地坐着,三娘子武茶,则满脸害怕地靠到了武媚身边。

    “二姐,二姐别生气了好不好,我害怕。”

    “姐没生气,乖了,没事的,不会有事的。”武媚看着这个才五岁的妹妹武茶,心疼地抱住了她。

    没有想到,将自己和妹妹还有娘亲,踢出了武府之后,居然还没有放过母女三人的意思。

    那相里氏所生的两个混帐,若是再这样继续纠缠,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

    “夫人,现在可怎么办?”刘婶悄声地向杨氏问道。

    杨氏一脸苦涩的笑意。“老身,实在不知道该当如何了……”

    她父亲杨达就她这么一个闺女,而父亲早在前朝就已经过世。

    自己还是在大唐开国天子李渊的指婚之下,配给夫君为继室的。

    虽然杨氏是武士彠的夫人,但是,武士彠已然过世。她是个妇人,根本就没办法作武家的主。

    而武士彠与相里氏所生的两个儿子,武元庆与武元爽,向来与杨氏不对付。

    武士彠一死,他们母女三人,直接就被赶出了武家,好不容易在长安城中落足。

    这才没过上多久的好日子,却又被寻上了门来。

    这让杨氏感觉前路简直就是一片黑暗,令人绝望。

    “要不,奴婢再去找找大娘子?”刘婶思来想去,小声地问道。

    “也好,有劳你了。”杨氏无奈地点了点头。

    临近中午时分,长姐武顺与贺兰越石连袂而至。

    听了杨氏之后,气得武顺与武媚一般柳眉倒竖,连声斥骂不已。

    饶是贺兰越石这等好脾气的人,也给气得不轻连连跺脚,怒斥那武无庆、武元爽兄弟当真不为人子。

    “此事,小婿会去设法打听一二,看看如何,要不,丈母你们就先搬离此地?”

    杨氏面色一苦,这里,是好不容易租住下来的地方,而今生活才渐有起色。

    “姐夫,搬了又如何?”倒是方才沉默了良久的武媚缓缓地摇了摇头。

    “就算是搬离了。他们弟兄能够找到第一次,就能够找到第二次。”

    “而且小妹担心,怕是那弟兄二人,说不定就已经让人在附近盯着我们母女。”

    性情泼辣,与武媚有几分相似的武顺武大娘子眼眸一转。

    “这两个混帐东西,父亲留下来的一切都给了他们,却还如此不知足,夫君,我们告官行不行?”

    杨氏已然红了眼眶,轻拭眼角,无奈地道。

    “顺娘……你爹尸骨未寒,莫非就要闹得满城风雨,让天下人看咱们的笑话不成?”

    此言一出,哪怕是也有过这个类似想法的武媚,也都不禁只能按下了这个念头。

    这个法子,或许真能出口气,可如此一来,那武家可就真的什么都毁了。

    “娘,您莫着急,容我们再想想,再好好想想……”

    #####

    “程三哥哥,今天咱们吃什么好吃的?”李明达又蹦蹦跳跳地来到了清幽阁。

    程处弼起身朝着李渊与李明达草草一礼,主要是见得实在太多,行礼都行得有点麻木了。

    主要是这对祖孙一出现,呵呵,不消问,就是来找自己这位不世出的西南菜系厨艺天才找吃的。

    自己都快要变成皇家专业饲养员了,自己投食的对象全是一干皇族。

    李明达可是曾经多次表示,父皇和母后也很喜欢香酥可口的小鱼干。

    不过这倒挺好,程处弼正好打着给太上皇与公主殿下烹饪美食的名头。

    经常浪去九成宫的厨房所在,寻找一些自己喜欢的食材来烹饪。

    “我今天看到厨房那边有鸡,想要做一种奇香扑鼻,入口酥烂肥嫩,风味俱佳的诱人美食:叫化鸡。”

    “叫化鸡?这好古怪的名字。”

    李渊作为尝遍过天下无数山珍海味的老爷子,一脸迷茫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吃过。

    “嗯,朕听你这么一描述,倒也有些品尝的兴致……”李渊薅着长须子,很是矜持地道。

    程处弼打量着这个傲娇矜持的老头,直接就呵呵了。

    昨天做那麻椒香炸鸡丁肉,这老家伙下手比谁都快,吃得不亦乐呼。这会子却又开始装起了矜持。

    程处弼都恨不得想要忒他一口。当然,也仅仅只是想想而已,做是肯定不会做这么不道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