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第一世家免费全文阅读 > 第648章 你的意思是,太子妃有了身孕?(求订阅求票票)
    程处弼心中顿时警铃大作,暗叫不妙。这个时候,最佳的战略就是苟发育。

    “陛下,微臣身为东宫左内率副率,需要时刻注意东宫的安危,请陛下容臣告退……”

    “呵呵……”李世民突然一笑,只是那笑声显得有点阴测测的,听得程老三鸡皮疙瘩狂冒。

    就差点像残兵败将中的败将甲,在讯问败走华容道,却驻马而立直呵呵的曹丞相何故发笑。

    好在理智及时阻止了他,只能努力地维持着一张迷茫而又呆萌的表情。“陛下?”

    “老夫……”李世民刚刚脱口老夫这两个字,瞬间又想到了程处弼那句很经典的“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

    直接整个人又不乐意了,特娘的,害得老子想要自称一句老夫都觉得梗,都是你这个混帐小子。

    “小侄可以走了?”程处弼看到李叔叔那张狰狞老脸阴晴不定,总觉得有危险。

    “你小子,小小年纪,胡言乱语,在朕跟前,大放厥词,实在是,目无尊长……”

    “朕决定,罚你三个月的俸禄,你可心服?!”

    #####

    “啥?!”程处弼千算万算,怎么也算不到,自己相当于白给朝庭打了一年工。

    “你小子再敢装傻,信不信老夫踹你!”李世民黑着脸,作势扬腿。

    李承乾想笑又不敢笑,表情份外古怪地看着愁眉苦脸的好朋友。

    一旁的赵昆也好不到哪儿,咧着个嘴,跟条火烧狗似的。

    程处弼还能说啥?可是一想到自己这位仕途新丁,入职都大半年了。

    一个铜板都还没领到,现如今已经成为了大哥和二哥取笑的对象,想到了这,程处弼的内心份外的悲怆。

    “陛下,要不咱们换点别的?臣入职至今,连一个铜板的俸禄都还没捞着,太丢脸了……”

    “噗嗤……”又是一声,里间透出来的细微声响,好在,李世民那陡然暴发的爽朗大笑声掩盖了那丝异响。

    李承乾笑了几声之后又觉得有点不妥当,总觉得这么嘲笑程处弼有点对不起朋友,可不笑又觉得憋不住。

    赵昆这位毛脸侍卫已经不管不顾的在那里嘿嘿嘿。

    听得程处弼心中暗恨,可一个是大唐天子,一个是大唐天子的保镖头子。

    自己能怼谁?不论是精神还是肉体都怼不过。

    罢罢罢,谁让咱们老程家喜欢以德服人,不跟这帮子老不休的计较。

    李世民摇头脑袋,看着可怜巴巴,一脸黑线的程处弼,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都。

    半天才止住了笑意的李世民伸手在身上摸索了半天之后,才有些尴尬地发现。

    自己堂堂的大唐皇帝陛下居然身无分文,只能朝着赵昆勾了勾手指头。“把你的钱袋给我。”

    赵昆有些懵逼地扯下了腰畔的钱袋,递给了李世民。

    程处弼就眼睁睁地看到,看到了李叔叔从那钱袋里边。

    摸出一小片金叶子,又摸出一小块银锭,然后又摸出了一二三四五个铜板。

    不由得两眼一亮,莫非李叔叔终于良心发现,准备现场开薪水了?大佬,果然善解人意。

    李世民抬头看到了程处弼那眼冒精光,迫不及待的模样,嘿嘿一乐,然后扒拉了下。

    “朕可是一言九鼎,那三个月的俸禄必须得罚没,不过朕特恩准。

    从罚没的俸禄里,拿出这些俸禄给你,也算是完成你想要从朕手上领到俸禄的夙愿。”

    程处弼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看着李叔叔把金叶子,银锭子全都重新塞回了钱袋,扔还给了旁边的毛脸赵昆。

    案几之上,就只剩下了五个色泽还不那么鲜明,明显被无数双手触摸过的铜板。

    “就这?”程处弼整个人都不好了。你当老子是乞丐吗?!大佬,你这么羞辱老子。

    知道不知道匹夫一怒,血流五步,知道不知道莫欺少年穷……

    “不要的话,朕就要治你有负君恩之罪。”李世民努力憋住笑,很严肃地道。

    “???”程处弼的脸,已经黑得堪比黑洞。神特么的有负君恩之罪,这个罪名该不会是你现编的吧?

    程处弼还能说啥?只能面色悲怆地伸出了手指头,将那些铜板,一个一个地拔拉进掌心。

    那模样,简直比去找黄世仁借高利贷的杨白劳还要更显纠结与悲伤。

    程处弼走出了甘露殿,恶胆从边生的他回头就想冲身后he,tui上一口。

    结果这才扭头,就看到了赵昆那个毛脸老汉贼兮兮地盯着自己,目光邪恶得就像带着红袖章的广场大妈。

    等待着五好青年的自己随地吐痰,好冲过来大巴掌扬起收回那五个铜板的俸禄当罚款。

    程处弼只能强颜欢笑,裹紧了身上的黑熊皮裘,此刻,在这寒冷的冬季。

    在这个人情冷漠的人世间,唯有身上这厚实的皮裘里。

    才能让刚领到了五个铜板俸禄,身心俱黯的程处弼,感受到一丝残存的暖意。日!

    这是一个名字,可惜在这样的风雪交加的日子里,看到那玩意,简直就是奢望。

    果然,给李叔叔这位老喜欢冷嘲热讽自己的不良皇帝打工,就是危险,唉……

    摸了摸自己那张英俊滑嫩的脸,可惜自己太过年轻帅气。怕是三五十年内,想要乞骇骨都有点困难。

    #####

    甘露殿内,此刻,长孙皇后终于移步从里间走了出来,快步来到了李承乾跟前。

    迎着李承乾那明显带着错愕与惊喜的目光,长孙皇后不禁有些心酸,只是有些话,偏偏不好说。

    “你这孩子,快快起来。”长孙皇后搀住了想要行礼的李承乾坐了回去。

    李世民看着李承乾,表情颇为复杂。“太……承乾,你什么时候有的这等本事,居然能够过耳不忘。”

    “禀父皇,儿臣很早就可以如此的,只是……孩儿早年间的授业恩师李先生(李纲【真牛逼,两个朝代三位太子之师】)认为,这不过是天赋小道而已。

    知书甚快,而不深谙其意反而不美,儿臣也觉得恩师说的有理。”

    “……”李世民砸了砸嘴,一时之真,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有这等天赋,不就证明太子极为聪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