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千斤顶我的大明不是这样的 > 第三章 来历
    伴随着着冰冷而锋利的刀刃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陈耀立刻感到死亡的阴影笼罩全身,只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刚抬起头就看到女人冰冷的目光冷冷的凝视着自己。

    结结巴巴的说道:“女……女侠……你……你别误会,我不是坏人啊!”

    “姐……您误会这位大哥了。”

    原本趴在女人怀里的少女也回过神来,赶紧拦住了她的姐姐,解释道:“这位大哥只是帮你处理了你的伤口,还给你喂了几颗药,你的高烧这才退下来,他可是您的救命恩人啊!”

    年轻女人原本就是习武之人,当然可以感受到自己原本沉重难受的症状减轻了许多,整个人也轻松了不少,她冷冷的问陈耀:“是你给我的伤口换的药,也是你给我喂的药?”

    陈耀点点头:“是的,你的伤口发了炎,引起了高烧,如果不尽快治疗,恐怕会危及生命的。”

    虽然不是医生,但对于一般的常识陈耀还是知道的,而且在来之前他也在银戒里备下了一些食物和常用药品。

    今天上午,女人强撑着杀死了两名追杀而来的恒盛商行的打手后又重新昏迷了过去,陈耀也不敢怠慢,搜了两名打手的尸体后便和少女合力将她抬到了附近一处隐秘的山坡后面,陈耀从银戒里取出了医用酒精和纱布将少妇的伤口重新包扎,又喂了她两粒阿莫西林胶囊和布洛芬,来自现代的药物对于明朝时空从未接触过抗生素的人来说有奇效,短短几个小时她的高烧就退了。

    这名女子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但心里却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她虽然不是大夫,但也很清楚,由于刀枪伤而引起的伤口炎症在这个时代几乎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全凭身体硬挺,运气好的就能挺过去,运气不好的只能等死了,一般来说能挺过来的人十个能有一个就不错了。

    这几天自己由于伤口发炎引起了高烧后整个人都变得昏昏沉沉,她自己心里有数,这一次她恐怕是挺不过去了,在强撑着用最后的体力击杀了两名试图对自己姐妹不力的歹徒后,便再也撑不住彻底昏迷了过去,没想到原本以为此番必死的她居然被这名看起来衣衫褴褛的年轻人给救了回来,莫非这是一位妙医圣手不成?

    不管任何时代,人们对于治病救人的医生总是天生抱有敬意的。

    脸色缓和了许多的女人重新打量了一下陈耀,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会被人追杀?”

    “我?”

    陈耀苦笑一声。

    “我只是一名做买卖的小商人而已。”

    陈耀将自己到恒盛商行卖东西,不料却被恒盛商行的人勾结官府给抓了起来逼问制作胰子秘方的事情说了出来,最后他感慨道:“我原本以为不过是区区一块胰子而已,应该不会引来别人的垂涎,没曾想恒盛商行的人居然如此不要脸。”

    “不要脸?”女子轻哼了一声,“你不过是卖给恒盛商行一百块胰子就赚了五十两银子,可你知不知道他们一转手至少能能卖一百两甚至二百两,这是多大的利润,恒盛商行的人若是不眼红那才奇怪了,任何商行若是能掌握了这种胰子的法子,那就等于占据了一座金山,他们不动心才怪呢。”

    “女侠说的是,是我太天真了。”陈耀长叹了一声。

    今天的经历给他好好的上了一课,这里不是法治健全的现代社会,而是官绅勾结无法无天的大明末世,可笑自己还以为只是区区几块香皂而已,应该不会引起别人的主意,却忘了伟人说过的话。

    当利润达到100%的时候,商人敢于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当利润达到300%的时候,人们就敢于冒绞刑的危险。

    明明老马在《资本论》里就告诫过所有人,可自己却天真的认为只是几块香皂而已,应该不会引起别人的关注,现在想起来才明白自己是多么的愚蠢。

    香皂固然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可对于从未见过这种精致款式的明朝人来说,这种从未见过且能给他们带来巨大利润的东西是多么的引人垂涎,可笑自己还以为这玩意不是什么敏感的东西,应该不会有危险,殊不知只要是能赚钱的东西,又何来安全之说。

    看到陈耀有些沮丧的神情,一旁的少女生怕自己姐姐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赶紧打岔道:“姐……你已经一天没吃饭了吧,我这里有吃的,你要不先吃一点吧?”

    “吃的?”

    女人看了自家妹子一眼,问道:“珑儿,我记得我们已经断粮两天了,你从哪弄吃的?”

    少女有些不好意思的指了指陈耀低声道:“是……是陈家哥哥给的。”

    或许是想到刚才自己吃东西时的模样有些不好意思,她又紧接着补充道:“姐姐,是面条,可好吃了,你也尝尝吧?”

    女人也知道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现在的她刚从鬼门关捡回了一条命,正是继续补充体力的时候,默默的点了点头。

    看到自家姐姐应允了,少女高兴的对陈耀道:“陈家哥哥,你能把刚才的面再煮一碗吗?”

    “当然可以。”

    陈耀当然不会吝啬一碗面,他刚才给女孩吃的只是现代社会最普通的方便面,他在戒指里放了不少呢。

    他拿出了一碗桶装面,撕开包装后将将铁锅里的开水倒了进去,又将盖子盖上,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一股无比诱人的香味开始萦绕在空气里。

    尽管刚才已经吃了一碗,但女孩依然琼鼻耸动了好几下,露出了垂涎欲滴的可爱小模样,就连向来习惯了冷面示人的年轻女子也忍不住暗自耸动了几下喉咙。

    陈耀拿起方便面和自带的塑料叉子递给了她,“女侠,可以吃了。”

    女子接过方便面,慢慢的吃了起来,虽然她已经很注意形象了,但越来越快的动作却出卖了她的内心,短短几分钟里,这碗面就被她吃得干干净净,连汤水也不剩一滴。

    当她放下碗的时候,看到陈耀似笑非笑的目光,俏脸微微一红,故作矜持道:“这碗面味道还不错。”

    “姐姐,我没骗你吧?”一旁的女孩嘻嘻一笑,“陈大哥做的面就是好吃,刚才我差点把舌头都吞下去了呢。”

    “嗯。”对于这种事女子不想多说什么。

    看到女人吃了面之后心情似乎不错,陈耀趁机道:“姑娘,咱们现在也算是正式认识了,还未请教你们的芳名呢。”

    女孩嘻嘻一笑:“什么芳名不芳名的,我叫张玲珑,我姐姐叫张三娘,你直接叫我们名字好了。”

    “珑儿!”女子无奈的瞪了自家妹子一眼,似乎在责怪她不该轻易的将女孩的闺名告诉别人。

    女孩,也就是张玲珑解释道:“姐姐……你怕什么,陈大哥不是坏人,况且她还救了你的命呢。”

    看到自己妹妹这么说,张三娘也就不说什么了。

    看到自己姐姐似乎是默认,玲珑便一股脑的将她们的事情说二楼出来。

    两姐妹原本是顺德府人,家里是原本是开镖局的,父母只有这两个女儿,张三娘从小就跟父亲练了一身好武艺这几年也跟着父亲走了好几趟镖。

    只是今年她们父亲接了一趟镖,碰上了一个硬茬子,走镖的镖师死伤殆尽,就连父亲也受了重伤,挣扎着回到镖局后便咽了气,母亲悲愤之下很快也走了。

    张三娘也是个刚硬的性子,强忍着悲伤变卖了镖局,赔偿了死伤镖师的家眷,然后带着妹妹汝宁府投靠亲戚,可没想到亲戚的家里也是空荡荡的,很显然不是逃荒就是不在了。

    无奈之下的张三娘只能带着妹妹四处流浪,前几天姐妹俩遇到了一股山匪,张三娘杀了几名匪徒后自己也受了伤,她强撑着带着玲珑逃了出来,在荒野里流浪了几天,伤口发炎加上又累又饿的她发起了高烧,撑不下去的她终于倒下了,如果不是碰上陈耀,估计小命也是难保了。

    听完了玲珑的叙说,陈耀不仅长叹了一声,“唉……乱世人命不如狗啊”

    说这话的时候,陈耀心里也是无比的感慨,从小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他对于乱世的了解只限于书本或是影视媒体上,现在亲身体验了一把后才意思到和平是一个多么珍贵的字眼。

    只是他刚说出这话,张三娘便瞥了他一眼问道:“陈……陈公子你呢,你又是从哪来的?”

    “对啊,陈大哥你也说说你自己吧?”一旁的玲珑也瞪着美丽的大眼睛,好奇的看向了陈耀。

    “我啊……”陈耀苦笑一声,刚盘算着怎么编点瞎话糊弄着两姐妹时,就听到张三娘突然神情一变,整个人长身而起,冷然道:“是谁,赶紧给我滚出来!”

    说话的同时,她手里的斩马刀也出了鞘,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金属摩擦声,四尺长的刀刃在火光下闪烁着寒冷的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