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东京把妖怪养成废宅第十六笼馒头 > 26.我的属下实在太厉害了
    准备好了这批千纸鹤,或者说折成千纸鹤样式的符篆,田村阳介分发了下去。

    村正和青行灯各拿了两只,浅川能代拿了四只。

    其中一只相当于诱饵,能散发出一种对灵和鬼来说很好闻的气味,吸引它们靠近;另一只则是定位和联络用的,方便田村阳介随时传送过去。

    而浅川能代多出来的两只,一只是容貌伪装上的,帮她遮住头顶的鬼角,随便还能降低一下存在感,不至于晚上出门被小流氓骚扰。

    另一只则是防护向的,能给她提供一点点简单的保护。

    准备好这些之后,田村阳介又回去楼上客厅,从冰箱里取出两只新鲜的青椒和西红柿,塞进搅拌机里打成浆糊状。

    再回去地下室,用手指沾着那粘稠的糊糊,在地上认真的绘制着一张符篆。

    “哇,虽然看不明白,但尊主好像在做什么很厉害的事?”

    青行灯飘到村正身边,很小声的说道。

    村正的刀柄上冒出半截身体,也很小声的回应道:

    “这一定是某种极厉害的阵法,或者符篆,连我也是第一次看见,看来尊主非常重视此事啊!这次行动背后,一定有着独到的深谋远虑!”

    “还有,你看尊主使用的那碗颜料,红色与绿色恰到好处的融合在一起,这肯定是以某种特殊的手段制作而成的,非常珍贵!”

    “所以我们出去之后,一定要认真!努力!争取一次性完成尊主交待的任务!”

    浅川能代在旁边听得一愣一愣的,又用力抽了抽小巧可爱的鼻子。

    有点像是番茄和青椒混合起来的味道?

    但像田村先生这样的大妖怪,不应该如此随意才对吧?

    而旁边的青行灯还有些担心的说道:

    “虽然但是,可我只是个可乐罐子而已啊,最多还有两只手,像我这样的,真的会被找上吗?”

    说着,它很无奈的摊开那双带着白手套的卡通手掌,掌心里还放着田村阳介准备的千纸鹤。

    村正连忙开口敲打了它一番:

    “既然尊主让你去,那就不要多问,也不要多想,以你我的智慧,很难参透到尊主的深意,乖乖执行便是!”

    “不过,你这个样子,倒是要小心一些,别被人类的流浪汉捡走了,或者被人踩扁踢飞啥的。”

    “好的,我明白了村正前辈,我一定会小心的!”

    田村阳介这边也没注意到麾下爪牙们的窃窃私语,很认真的在地上画好了这张符篆。

    这张符篆看起来就像一个复杂的‘门’字,相当于小说游戏里的传送阵,比起他随手在空气里画的那种要更加稳定和精准一些,所以需要一些材料的辅助。

    “好了,就按照之前的安排,出发吧。”

    他拍了拍手,说道。

    村正这便从妖刀形态变成人类形态,昂首阔步,满脸骄傲的走进了符篆里,消失不见了。

    接着是浅川能代,和飘在空中的可乐罐子。

    田村阳介则是最后走进去的。

    按照之前的计划,众人会分散去往东京的各个区,尽量扩大那个诱饵符篆的效果。

    具体倒是也不需要额外做什么,往人少的街道小巷随意闲逛就是,等着那只怪谈恶灵主动找上来。

    安排得虽然科学合理,但田村阳介一行人转悠了好几个小时,一直持续到诱饵符篆失去效力,结果却一无所获,完全没有裂口女主动找上来。

    反倒是田村阳介被女流氓找了上来,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嗨?

    他之前光顾着让浅川能代不被小流氓骚扰,却没顾上让自己不被女流氓骚扰……

    “为什么会这样呢?有哪里不对吗?难道是我诱饵的配方出了问题?”

    田村阳介有点纳闷,这个配方可是他的得意之作独门秘方,对鬼和灵这类东西极具吸引力才对。

    当年他在妖怪小窝里不想挪窝,肚子又饿了的时候,都是用这种诱饵来‘钓鱼’的。

    虽然偶尔也会吸引到妖怪或者人类,但几率不大,反正总是能一钓一个准,从不空军。

    结果今天撒了张这么大的网下去,反而当上空军了?

    难道随着时代发展,鬼和灵的口味需要也出现变化了?

    眼下他暂时也没更好的办法,只好先把村正他们叫回家,打算回头再调整一下诱饵的味道,试试看加点胡椒、孜然啥的。

    “那么除了没发现裂口女,还有其他什么别的发现吗?”

    田村阳介懒洋洋的往客厅的沙发上一躺,询问道。

    浅川能代作为新人,第一个发言:

    “我倒是遇上了一只地缚灵,比较无害的那种,被纸鹤的味道吸引着想要过来,但是又不能离开那条街,看着蛮可怜的。”

    “我还记得您之前的教导,遇见这种灵,最好是想办法帮它解脱,于是我就撞了它一下……”

    说着说着,她突然停下了,又羞愧的低下了头,没好意思继续往下说。

    “之后呢?你一头把它撞升天了?”

    旁边的青行灯连忙追问道。

    “没……没有……”

    浅川能代摆了摆手。

    “只是……我心里对这种事还是有点害怕,所以是先闭上眼睛,再一头撞上去的,结果刚好与它擦身而过,撞在路灯柱上了,好痛……”

    “睁开眼睛,它就已经不见了,应该是被我吓跑了吧?”

    “噗~”

    田村阳介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这家伙,是专门跑出去卖萌的吧?

    “再你掌握其他技巧之前,暂时就不要想着帮别人解脱啥的了,老是用头去撞,对路灯不好。”

    田村阳介很认真的劝道。

    被他这么一说,浅川能代一张俏脸涨得通红,像枚娇艳欲滴的小苹果。

    田村阳介也没多欺负她,又扭头问可乐罐子:

    “那么你呢?你那边是什么情况?”

    “吓~我……我的话……倒是没有遇上什么鬼和灵,倒是被不少人类纠缠上了……”

    青行灯也很不好意思的答道。

    它这一晚上,基本上都在与流浪汉、环卫工人、爱护公共卫生的热心路人斗智斗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