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兖至尊路免费全文阅读 > 第18章 激战
    祸不单行!

    其他人虽然没有看到黑色的大尾巴,但听到杜雍的吼声,加上刚才船底被狠狠顶了三下,心里顿时都有些发慌。

    浪花一直往船沿猛撞,船只风雨飘摇,看上去随时会翻。

    至此众人才觉得此行实在有些托大,但没时间后悔,唯有迎难而上。

    还是杨进最冷静,抹去眼睛中的水珠,拔出宝剑跃到左边,吼道:“大家注意保持平衡,哪边翘起站哪边。”

    众人有样学样,几步就窜到左边,运足真劲往下压。

    几股浪柱涌起,往众人身上打去。

    浪花的力道很大,杜雍甚至感觉被人连抽了好几个耳光,脸上火辣辣的,不过真气给力,很快就恢复正常。

    旁边的赵德助要狼狈的多,脸庞通红,眼睛半眯着,双腿发软,得亏他死死抓住船沿,否则早就是四脚朝天的局面。

    巨尾再现,这下不是一晃而过,而是往船沿猛劈而下。

    砰的一声巨响,船沿木片横飞,刚平衡下来的船身猛再度倾斜起来,幅度之大,险些将船上的十几人全部掀飞。

    还好船身坚固,又有铁条紧绕,否则当场就得四分五裂。

    众人在这关键时刻,都没有忘记杨进的嘱咐,用力维持平衡,因为有些站不稳,身体剧烈晃动好像打摆子,模样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半截尾巴仍搭在船上,尾末部分的粗细就堪比壮汉的腰肢,覆着漆黑丑陋的硬皮,侧边还有两支粗壮锋利的爪子,气味好比成车腐烂的臭鱼。

    看这小半个身子,好像是只鳄鱼。

    杜雍尤记得有小队成员曾听他爷爷说过湖中有身长四丈,浑身覆甲的怪兽。

    现在看来,浑身覆甲倒是真的,但身长何止四丈,现在看到的半截尾巴就差不多有两丈,全貌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呢。

    若是在陆地上,双方早已干起来。

    但眼下在湖中,而且又伴随着****,众人基本没优势,心中不免都生出些许退意,希望这怪兽就此离去。

    然而此时尾巴再起,竖直后再度猛劈下来。

    这次的力道比上两次要猛很多,除了杨进、程原、邵宇洪三人之外,其他人全部被震起来,狼狈地往另一面扑过去。

    杜雍起飞之前,猛提一口气,后腿瞪到船沿,稳住方向,在空中拔出风刀。

    《落叶刀法》中有几式专讲空中乱战,对运气很讲究,稳住身体的同时,还能从容出刀,对敌人造成打击。

    全力施展开来,场面犹如大鹏展翅,但是非常灵动迅捷。

    杜雍往下落的时候,连出两刀,口中大喊:“看老子乌鸦坐飞机!”

    此时赵德助已经狼狈坠地,连滚带爬的还不忘给杜雍助威:“劈它,劈它!”

    其他人都没说话,爬起来后赶紧往前面跑,现在船身倾斜的非常严重,若是再来下狠的,船可能真的会翻。

    刀气刮在怪兽的尾尖上,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反倒激起它的凶性,这下连尾巴都还没完全竖起就猛甩起来。

    杜雍落地前再出招,来了一记横削,削在怪兽的后腿根。

    两相撞击,竟然发出石头撞击般的声音。

    杜雍的刀子非常锋利,又运足了真气,然而只擦破了怪兽的小块皮肤,连血都没流。

    落地之后,顺着甲板滑进了怪兽的两腿之间,成功活在裆下。

    “呕!”

    杜雍闻着那气味,顿时就感觉好像吃了屎一般,胃中翻腾不已。

    “公子,快滚开!”杨进焦急的声音传过来。

    当然要滚开,要不然等不到尾巴再度甩下来,杜雍就要被活活恶心死,当即抓紧时间,往旁边翻滚过去,站起来的时候,发现巨尾再度竖起。

    看来这怪兽的架势,不把这艘大船甩稀碎是不会罢休的。

    杨进已经管不了那么多,捞起脚边带着铁链的大钩子跃过来,站好位置猛的一甩,将铁钩牢牢挂在船头的硬木上,然后将链子从下面甩给对面的杜雍。

    杜雍会意,接住铁链从上面抛还给杨进。

    杨进拉着铁链往后面猛扯,脸颊憋的通红,可见是用出了吃奶的力气。

    半竖起的尾巴立马被绞紧,剧烈地横向甩动起来,却甩不脱铁链的捆绑。

    船身渐渐平稳下来。

    其他人哪还不知机,纷纷纷纷掣出兵器,朝那条大尾巴上绝招,绝无丝毫留手可言。

    船上顿成战场。

    众人的大喝、劲气的轰鸣、暴雨、惊雷、浪花、大风的呼声、尾巴的甩动、铁链的摩擦等声音混在在一起,嘈杂不堪。

    赵德助使出全身功力连刺四剑,造成的效果还不如杜雍呢,连皮都没蹭破,他自己反倒被巨尾的甩动之力击飞。

    “他奶奶的,这家伙真是只灵兽,它有内功的。”赵德助站稳之后大声提醒。

    其实不用他提醒,其他人都已经感受到,这怪兽不仅有内功,还有借力打力的技巧,因为众人每次出手都能受到自己劲气的反击。

    杜雍眼见众人都无法对其造成重伤,于是跃到杨进那边帮他拉铁链:“杨大哥,你去砍,链子由我稳住。”

    这里就数杨进的实力最强,若是他都不能伤害这怪兽的话,大家干脆弃船了事。

    杨进松开铁链,捞起地上的宝剑,加入战圈。

    赵德助见杜雍很吃力,主动上来帮忙,两个人合力将铁链紧紧绕在粗大的船桅上。

    杨进果然不愧是登楼二重境,全力出手下,在尾巴的侧边划出好几道伤口,鲜血喷涌,这让众人精神大振,加大出手的力度。

    尾巴仍在甩动,动作更加剧烈。

    杨进喊道:“它就要挣脱了,再来钩子。”

    杜雍捞起一条铁钩冲过去,挂在尾巴的伤口处,运足真劲拍进肉中,与对面的程原合伙,将尾巴缠了好几圈。

    其他人再上铁钩,接好打死结,将钩子挂在船沿。

    如此来了好几遭,终于将尾巴缠成了麻花,应该不会挣脱。

    杨进觑准时机,再度全力出手,将剑插进怪兽的肚皮,秽物喷了满脸也不在乎,想要拔剑的却怎么也拔不出来,这是怪兽的肌肉在剧烈收缩所致。

    怪兽发出低沉之极的嘶吼,让人心神发颤。

    吼声慢慢变的尖锐,刺耳之极,好似能直通人的腑脏,众人都受到影响,有几个武功的较弱的小队成员忍不住用双手捂住耳朵,更严重的甚至还溢出了鼻血。

    杜雍也是头昏脑涨,鼻中除了腥臭味,好像还闻到了一股浓重的中药味,心中大为奇怪,也不知道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湖中发生了神奇的事情。

    鱼儿纷纷跳出水面,掉下去之后颤抖几下再无动静,就那么飘在水面上。

    不多时,周围已经飘满了各种鱼儿,估摸有几千条,场面甚为壮观。

    杨进内功深厚,受影响小一些,掏出大腿侧边的匕首一顿猛扎,提气大喊:“开了个洞,赶紧上火器!”

    众人已是七倒八歪的状态,虽然都听到了杨进的声音,但实在提不起精神,平躺在甲板上,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

    程原和杜雍稍微还有些精神,掀开油布,拿起火器。

    火器是那种长引线点火式的,有点像雷管,引线虽有防水功能,但是经过这么久的大雨,已经有些散开,还不知道能不能点燃。

    更糟糕的是,杜雍带的火折子已经全部淋湿,哪还有半点火星,想必其他人也是如此。

    如此情况下,杜雍只得运出纯热劲,将引线烘干。

    杨进喊道:“手掌靠近点,再加把劲,能点着的。”

    杜雍狂喝一声,右掌在引线旁边来回游动。

    黄芒打闪。

    随着呲的一声,引线终于被点燃。

    这是阳劲点火,杜雍以前还是《虎阳真气》的时候也干过类似的勾当,但是只能点着非常干燥的棉花或者绒毛,想不到现在更加容易。

    来不及兴奋,杜雍赶紧将火器递给杨进。

    杨进等引线差不多燃到底的时候,将火器塞进怪兽的伤口中:“都跑开点,要炸了。”

    程原见大家还躺着,忍不住狂吼道:“都想等死吗,还不给老子爬起来。”

    众人听到队长的声音,勉强打起精神,往船头和船尾处跑,或者爬。

    轰隆!

    随着一声巨响,船身再度摇晃起来,动静虽然更大,但是船身并没有像刚才那般倾斜,所以大家都能稳住。

    怪兽尾巴的伤口处被炸的伤上加伤,碎肉夹着血水四处横飞。

    赵德助被呼了满脸,忍不住呕吐起来。

    杜雍又闻道了那股浓浓的中药味,终于意识到刚才不是幻觉。

    难道这怪兽是吃了中药才长这么大的?

    怪兽受了如此重创,竟然能直接拉动大船猛蹿,瞬间就蹿出好长距离。

    “奶奶的,给我剁死它!”

    程原双目赤红,杀气猛增,提着砍刀冲上去。

    众人现在已经稍微稳住了心神,顾不上疲乏的身躯,怪叫着跟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