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十年代白富美 > 番外·前世卷
    贺松柏在离开医院去买给赵兰香早餐的路上,跟顾工稍稍打听了一下她的事情。

    顾工认得这个姑娘,她是军属大院里蒋营长的对象,顾工曾经去过蒋家吃饭,这个姑娘做饭的手艺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他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这姑娘最近的日子过得有点坎坷。”

    顾工同贺松柏简明扼要地说了蒋营长的对象是如何两次流产的事情,又提了一嘴儿的蒋营长夫妻可能感情不太融洽。他只顾着说,却没有留意到眼前的男人拳头上渐渐浮起的青筋。

    贺松柏紧抿着唇,面无表情的脸渐渐结冰。

    顾怀瑾的媳妇是大院里资历较深的老大姐,嘴巴也挺会说话的,唬起人来一套套的,因此兼任着大院里军属的思想工作。顾妈前几天就刚从蒋营长家里回来,做了一通他们夫妻俩的思想工作。

    顾怀瑾也从媳妇那里听了几耳朵的传闻,正好足够学给贺松柏听。

    贺松柏满脸寒意,“畜生。”

    顾怀瑾对面前这个年轻人突然阴沉下来的脸,颇有些看法。

    他诧异极了,“你好像也不认得小赵吧,怎么对这件事这么愤慨。”

    贺松柏收敛了脸上的寒意,平静地道:“就事论事。”

    “能让妻子接连两次小产,还让小月子里的妻子晕厥在路上,这种男人不是畜生是什么。”

    顾怀瑾想起了蒋建军,他是大院里数一数二难得优秀的将才,顾怀瑾不想指责他什么,只摇起头来。

    “蒋营长这件事上确实不够仔细,但也情有可原,他太忙了,一年都不沾几回家。”

    之后的一路无言,贺松柏默默地买了赵兰香爱吃的汤包、豆浆。

    他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心里怕摔了的女人,却被别的男人这样糟蹋作践,不被珍惜,贺松柏心里何止怒意滔天。

    对象从来没有细细同他说过她前世痛苦的遭遇,关于前一段糟糕的婚姻,她三言两语平静地带过了,贺松柏没有想到这几句简单的话概括的竟是她含着血泪受苦受难的日子。

    他此刻只恨不得把她夺到身边,爱护她、疼惜她。用余下的每个日子,平复她受到的伤害。

    但贺松柏已经不是昔日那个容易冲动的青年了,他清楚现在的自己根本无法同蒋建军抗衡,十几年毫无建树的空白,使得他们之间的差距宛如天堑。蒋建军不必做什么,随便伸出拇指便足以扼杀他的一切。

    贺松柏捏着油纸包着的汤包,像是谋算着什么事情,眼神暗沉而可怕。

    顾怀瑾说:“你和从前一样,还是那么热心肠。”

    贺松柏简略地旁敲侧击地问了问他儿子顾硕明的情况。

    他得知顾硕明情况还是和前世差不多,依旧那么耀眼,似乎父亲影响并没有牵连到他,虽然不像上辈子那样一路顺畅,立功升迁,但起码混得也不差,贺松柏很替他高兴。

    最后他跟顾怀瑾约好了晚上去他家作客,顾怀瑾高兴极了。他现在能好好活在世上,多半是托了贺松柏的照顾,他把贺松柏当成了恩人一样地对待。

    顾怀瑾说:“你进了监狱之后我没帮得上你什么忙,这回你来g市了,千万别和我客气。”

    贺松柏看了看眼前的顾工,他的脸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老而沧桑。

    他的唇瓣蠕动了片刻,想问他最后平反了没有,但却终究没有问了。他脸上的痕迹已经说明了一切,顾怀瑾上辈子的这个时候已经洗刷了冤屈,正在T大教书育人,是莘莘学子眼中值得敬佩的老师。

    也亦是他的恩师。

    但眼下他眼里的自信和骄傲被磨得一干二净,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回城后的日子恐怕也不太好过,想必吴庸死后,他也一直没平反冤屈。

    贺松柏捏了捏兜里硬硬的钱币,淡笑地道:“不会跟你客气的。”

    “日子总归是要变得越来越好的。”

    因为他……回来了。

    贺松柏迎着灿烂的日光,黑眸划过了一抹暗沉。

    ……

    赵兰香安然地在被窝里酣睡,她很快被吵醒了。

    面前的男人冷着脸看着她,低低的帽檐将他凌厉的眉遮住,他俯下身来掀开了被子。

    “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一大清早地让全家人找你?”

    他紧蹙的眉头泄露出他的不耐烦,男人低沉的嗓音透露出责问的意思,喑哑又冷漠,像是面对无理取闹的孩子的家长。

    赵兰香沉默地把脸撇到另一边去,阖眼又睡了起来,苍白的脸蛋透露出不愿争执的表情。

    几日之前,她还挺着粗肥的腰身,现在那里已经平了。虽然这个孩子不是在他期待之中产生的,但日久生情,人都是有感情的。在他还不知道的时候、在抚摸他调皮的胎动时候,也会生出成为父亲的喜悦,也许他已经渐渐爱上了这个家了。

    蒋建军看着她平坦的肚子刺眼极了,他移开了目光。

    蒋建军唇瓣蠕动了片刻,问道:“你把杰杰的骨灰拿去埋了?”

    赵兰香听到儿子的骨灰,蓦然地睁开了眼,声音清清淡淡:“你没有资格提他。”

    “他没了,总算趁了你的心了。他是运气不好,托生到我膝下,生来不被期待,死后连块像样的墓碑都没有。我不埋,留着给你们家的人扔垃圾桶?”

    “世上只有你的方静是宝贝,那也仅仅是你以为的而已。请把你的狗牵好,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哪天我想不开自己就去首长那里诉苦的…婚内出.轨这个名声你总该不想要的吧。”

    “我跟方静不是你想的那回事——”

    “你滚出去。”

    赵兰香蓦然地红了眼,钻进被子里不可抑制地咬着唇哭了起来。她的肩膀颤抖着,极力地压制着自己的哭声,不让它泄露出来。

    蒋建军紧抿着唇,他摁了摁腹部的伤口,脸上出现了一丝苍白。

    他走过去坐在床头,看见了床上隆起的凸起,一颤一颤。听见空气中微弱的啜泣声,他的胸腔有一种莫名的情绪扩散开来。

    不好受。

    蒋建军摁住了她的肩膀,揭开盖在她身上的被子。

    他还来不及端详她的面容,便迎来了响亮的一巴掌。

    这是他这辈子唯一一次被人掌箍,而且是被他素来自称深爱他的女人掌箍,他的脸蓦然地沉了下来。面庞一阵火燎的烫意,令他有了一瞬间的无措。

    他紧抿着唇,恢复了素来的镇定和冷淡:“你冷静一下,收拾收拾等会跟我回家。”

    “我这个月不出差了,陪你坐完小月。”

    他说完拿起了帽子,戴了上去。

    蒋建军自打结婚以来,在事业上的心思越来越重,夫妻聚少离多。他以为他这样的软话是在示好,但在赵兰香听来心头涌上一阵悲凉。笑得不可遏制,几乎笑出了眼泪。

    眼泪苦涩又咸,流进她的嘴里,连带着把她身体的最后一点水分都挤掉了。

    “你走吧,我这里不需要你。以前不需要,以后也不再需要了……”

    喜欢七十年代白富美请大家收藏:()七十年代白富美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