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十年代白富美 > 055
    顾怀瑾吃完饭后心里仍念念不忘,拍了拍身上的灰跑去了山上挖人。

    他穿着很破烂,一些交往不深的人压根没认这个老头是当初风光凛凛的顾总工。觉得这个老头子有非同一般的热心,还当他的亲人还没被挖出来。

    顾工跟着找,牵着闻了人的血腥味的大狼狗,在山里奔波了三天,快把牛角山给翻遍了,这三天不是没有一点收获的。

    这群人最后挖出了一个活人,两个死人。剩下的五个人找不着踪迹。负了伤、又不吃不喝的很难活到超过三天。工人们不死心地又找了一星期,超过了一星期是彻底地没有活下来的希望了。

    被挖出来的活人是在炸开岩石唯一生还的工人,他被挖出来后眼睛都快瞎了。

    他气息微弱几乎不成声,他依稀看见了顾总工。

    “谢谢。”

    顾怀瑾的不安的良心,被自己强行地摁下盖棺定论。

    他还多救了一个人!

    他总算可以心安一点了。

    然而顾怀瑾却是整晚地睡不着觉,翻来覆去地想着孙翔的话,越想越煎熬。

    他收的这四个徒弟,老大胡先知虽愚鲁却沉稳,老二王洋骄傲却勤奋,老三踏实不怕吃苦,老四孙翔年少气盛却最聪明最有灵性。老四犯下的这种低级错误,令顾工良心受到谴责。这居然是他教出来的聪明的徒弟!

    想想真是讽刺!

    一直到胡先知狼狈地拣着自个儿的破烂行李来到牛棚,顾怀瑾连多余的眼神也不曾施予。

    胡先知在牛棚里跪了一天,到了饭点悻悻地拿着破碗跟随着老师一块去食堂领饭吃。

    顾怀瑾的平时二两的红薯糙米饭意外地多加了一两的份量,拿着勺子的瘦煮妇冷冷地说:“下一个。”

    轮到胡先知了,二两的饭净是汤水和红薯。

    他刚吃完饭,就被人压着打了一顿。

    打人的人除了有死了亲属的村人,也有李大力的弟弟李大牛。

    李大牛抹着眼泪,踩着胡先知的脚:“知识分子害死人!”

    “我哥多好的人,要不是有你们,他早该结婚生子,好好地过活了!”

    李大牛又痛打了胡先知一顿,愤愤离去。

    有时候死倒是一种解脱,不死不活地吊着只会白白让家属更煎熬。

    李大力就是这种人,送到医院后查出脑子被砸得淤血,身上多处骨折,连带着肺也被尖锐的岩石刺穿。能撑着一口气活下来连大夫都说他坚强。

    但是他醒了三天病恹恹地歪在床上,又昏了过去。

    李家刚还清的债务,因为给他治病又重新把巨款的债务背了回来。然而治了一周后大夫却让把人带回去好生养着,准备后事。

    李大力这种就是等着死,吊着一口气慢慢地熬着。

    其实他自己也想死,天天见着不肯吃饭,安慰着爹娘不要伤心,让弟弟好好干活多挣些钱。闹得全家更不好受了,那么善良的儿子/哥哥,凭啥死的要是他?

    李大牛打完人回了家,李大力的亲娘李翠花受了侮辱回来。

    她抄起家伙,牵着儿子大马和大狗一块去李支书家评理。正好出门的时候碰见了大牛,她唤了大牛一声。

    “走,咱去支书家给你哥评评理儿!”

    “妈.的,俺家大哥为了救他孙女儿一命,落得个生死不知,现在人没咽下气,那边就急得跳脚退亲。老娘放下话了,俺大哥就是死了,也得讨这门媳妇做冥婚!”

    大牛闻言立马麻溜地抄起擀面杖跟三弟四弟一块去了李支书家。

    “你个老不死混不吝的,好意思把刚刚的话学一遍给大伙听听?”

    李翠花随手拾起了一块泥巴,扔到了李德宏的身上,越扔越疯狂,仿佛这样儿子身上受的苦难才能讨回一丝丝。

    李德宏气得跳脚,但心却亏得不行。

    他不好在社员的面前折损了自己伟大的一面,他悻悻地问:“你家大力治病花了几个钱?”

    “我给他补贴些,现在最要紧的是给他治病,你们这不治病把人接回家不是明摆让我秀英守活寡吗?”

    他一说完,身边的社员鄙夷的眼神跟银针似的扎了过来。

    李德宏剧烈地咳嗽了两声,继续说:“俺那娃子的生辰八字是给她娘改了的,今天俺才知道,对不住你们。”

    “她属木的,金木夫妻不多年,整天吵打哭连连……在大力渡鬼门关这个坎上,俺不敢让秀英克了他!”

    男金女水志高强,夫妻相合寿命长。

    金木夫妻不多年。

    这时王癞子又跑出来“唱大戏”了,“金木夫妻不多年,整天吵打哭连连,原来二命都有害,半世婚姻守寡缘!”

    李翠花闻言,整个人宛如雷鸣灌顶,心神俱裂。

    她更是恨不得打死李德宏了,被激得眼都红了当即一锄头敲上去,敲碎了他的脚。

    “俺大力就是你秀英害死的!”

    “没这门亲他也死不成!”

    ……

    一直到傍晚,吵得不可开交双李两家人经过调和,得出以下结果:秀英和大力的婚事作罢,李秀英家退回李大力家三百块彩礼,补贴三百块作为李大力救李阿花的救命钱。

    李翠花打了人要给李德宏道歉。

    然而李翠花拿了钱,白眼一翻,吆喝着三个牛高马大的儿子,利落地操着家伙离开了李德宏家。

    虽然无奈,但谁也不觉得她过分。

    那天大伙可是听到李德宏信誓旦旦说“出了事他负责”,原本该进山救孙女的应该是他,被石头砸得吊着气等死的也该是他才对。回过头了,人代替了他去死,结果他转头就给闺女退了婚。

    退了婚也好,不退婚大队长家还得感激这克人的媳妇一辈子,小心翼翼地供着。

    这退了反倒落得干净,李德宏家宝贵的闺女谁爱娶谁娶去!这名声臭了,还能找到啥好人家?

    李翠花跑到地里嚎啕大哭了一场抹干净眼泪才敢回家伺候儿子,李大力病歪歪地躺在床上,以往黝黑红润的面庞蒙上了一层死气的灰败,他哑着声费了牛鼻子的劲儿问:

    “哭了?”

    “哭啥?”

    李翠花又红了眼,“儿啊,俺心尖尖肉的儿,娘没用,娘把你媳妇都丢了。”

    李大力看她哭得气都喘不过来,想安慰她,结果喉咙眼一哽眼珠暴起,差点连气都喘不过来了。

    李翠花看着儿子这幅“死不瞑目”的样子,痛下决心,决定掏光家底都要给他讨个“属水”的媳妇。

    李翠花到处打听,这不打听不好,一打听,人听说要嫁给个快死的人,即便是昔日受人尊敬的大队长,彩礼少说八百块、一千块。全家勒紧裤腰带都掏不出那么多钱,李翠花又愁又苦。

    终于有看不过眼的人偷偷说:“你要不嫌成分寒碜,女方是个残疾,其实老地主家的闺女也属水哩!”

    这个消息对于李翠花来说,无异于拨开乌云见了光,她又喜又惊:“寒碜啥!”

    “这正正好哩!他们家肯定不要那么多彩礼!”

    李翠花终于想起了贺松叶这一号人来,整个大队里最安静的人,不会说话也不会埋怨,只闷声干活。她正正好比她家大力大了几个月,当年她出生时地主家开了十桌大鱼大肉的酒席,放了几统草炮。李翠花还摸着肚子感叹同人不同命,会投胎,一个不值钱的丫头都比她儿子都金贵。

    李翠花一跃而起,收拾干净了自己立马跑去贺家“提亲”了。

    李阿婆原本正坐在凳子上看山那边的夕阳,浑浊的眼努力地看着那破败的牛角山,心疼着那里埋着的宝贝。

    还好柏哥的金锁片儿挖出来了,不然李阿婆会更心疼的。

    很快李翠花就赶到了贺家,在李阿婆面前又哭又嚎,只差没给她跪下了。

    李阿婆平静地把李翠花颠三倒四的话听了个全,她让柏哥儿背她去看望了李大力一眼,是个结实的后生。她干枯巴瘦得跟老枝一样的手摁了摁李大力的身,瞧了瞧他的眼珠,看样子竟是像个大夫似的。

    贺松柏又把她背回了贺家,她淡淡地跟回复:“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想娶我叶姐儿,你们大力得来咱贺家住。不算入赘,但我舍不得叶姐儿。要是人活了他就住我家,死了就入你们的坟,叶姐儿也不去你们李家。”

    “不要你们一分彩礼,不成这事就算了。”

    李翠花闻言,差点要眼前一黑。

    她啜泣地说:“俺大力剩下的日子不多了,俺要亲手送他走。”

    李阿婆冷漠又固执地说:“不行就算了。”

    “送来我这里,他有活路,我家砸锅卖铁给他治病。留你家,死了埋祖坟。”

    李翠花又央求道:“让叶姐儿去我家伺候他几天,让他最后这几天心里快活快活。他歪在床上,啥都动不了,你家叶姐儿送完他一程还清清白白可以嫁人。”

    李阿婆生气地砸了拐杖,“背了克死丈夫、成分又不好的叶姐儿,还能指望嫁人?”

    “爱听不听,滚。”

    李翠花艰难地做着决定,她眼珠子转了又转,她刚才伤心过度之下遗忘了老太太说的那句“砸锅卖铁”送大力去看病。

    她宛如濒死之人抱着救命稻草似的,灵堂一亮,说不定老地主家还藏着金子哩!

    他们能救了她的大力!

    李翠花抹干了眼泪,抽噎地答应了。

    李阿婆仍嫌不够满意,她敲着拐杖说道:“到时候请几个公证人过来,让他们听听大力以后得住我家。”

    “陪着我叶姐儿。”

    李翠花为了儿子的命又“屈辱”地应下了,傍晚立即请了村里几个德高望重的长辈,在他们的见证之下签了这条约。

    大力活了,他就赚了一条命,又白赚了个媳妇,还不是入赘的!以后生了孙孙还是姓李不姓贺;大力死了,仍要入她李家的坟,贺松叶给他守两年的寡。李翠花觉得这个约不亏,很爽快地签了。

    赵兰香在一旁看完了阿婆雷厉风行地给大姐搞定了一门亲,她只觉得这老人家肯定坑不了心爱的孙女。

    大队长指不定还有一条命活呢!

    很快阿婆就把孙子叫去屋里了,把那颗贺松柏没舍得当掉的金豆让他带去当了,又告诉孙子去挖金子。

    贺松柏又惊又喜,原来他们家还挺“有钱”的?

    这金子接二连三地挖,挖不完。

    李阿婆白了孙子一眼,淡淡地说道:“这些钱全都是你阿公拼着命给咱留下的,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用。”

    “以后保命就靠它了,平时能挨得过的就咬牙挨。钱很少,你不要惦记它了。”

    贺松柏立马说:“我不惦记,我自个儿能挣!”

    “把我这段日子给阿婆的钱也拿出来治姐夫吧,人是活的,钱是死的。我不想姐活守寡。”

    他很快改口叫姐夫了,今天订下的约,比摆酒都有用。李大力死活都逃不出当他姐夫的命。

    说到这里,李阿婆忍不住捂嘴笑。

    她说:“放心,你姐夫死不成!”

    “他们不舍得钱,不送好医院,县城那点破医院能顶啥事。不过再耽搁下去,人也活不成了。”

    喜欢七十年代白富美请大家收藏:()七十年代白富美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