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十年代白富美 > 023
    周家珍喝完这碗鸡汤,额头微微发起了汗,胃部暖暖的,浑身洋溢着一种愉悦感,仿佛小时候依偎在母亲的怀抱中一般的满足。

    她擦掉了眼泪,不禁地呢喃:“真好喝,跟我妈做的味道是一样的。”

    这碗热乎乎的鸡汤,令周家珍精神大好,她眉间的愁苦一扫而空。

    她笑着合起了书,从兜里掏出了一张0.3市斤的肉票放到了桌上。

    “谢谢你的鸡汤,你送我的这本书真好看!”周家珍由衷地赞美道。

    赵兰香说:“你喜欢就好。”

    她目送着周家珍离开了贺家,顺便端了鸡汤到贺松柏的房间。走到男人的房间门前,赵兰香敲了敲门,又拧了一下,发现这男人竟然把门给锁上了。

    “开门。”

    赵兰香蹙着眉头。

    里面传来闷闷的声音,那懒洋洋的声音仿佛是从被子里传出来的一般,带着午后酣然熟睡的沙哑。

    “在睡觉呢,有什么事吗?”

    赵兰香毕竟是跟贺松柏同床共枕了十几年的人,男人这沙哑的一句话里无法掩饰的心虚,哪里逃得过她的耳朵?

    他心虚地时候习惯用反问语气,语速较正常的要慢一些,况且现在的他拽得跟藏獒似的,哪里有过这么平和的语气。

    装成睡觉的模样装得倒是挺像的。

    赵兰香淡淡地说:“还不开门?大姐准备来了哦……”

    屋子里佯睡的男人顿时脑壳疼得厉害,皱起的眉头几乎能够顶起一根筷子。

    他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爬了起来,一瘸一拐地走过去给他这个秘密对象开了门。

    贺松柏赶紧把女人扯到了屋子里,自个儿探出头吃力地逡巡长姐的身影。

    然而……他哪里找得到贺大姐的一根头发丝唷,他只看见了女人唇边挂着的一抹极淡的笑意。

    贺松柏关上了门,一只手靠在门板上支撑自己的身体,低头对女人极力地掩饰道:“刚在睡觉。”

    他的耳朵突然以一种显而易见的速度红了,他咳嗽了一声:“炖鸡汤了?”

    赵兰香把鸡汤放在桌上,“喝吧,我看你喝完我就走。”

    贺松柏并不愿意喝鸡汤,但到底不能为难女人的一片好心,纠结之下他沉默地捧着搪瓷碗喝起了鸡汤。

    他喝着喝着嚼到了一块鸡屁股,伸出舌头舔了舔,平静的脸上有不易见的波动。

    他喝完擦了擦嘴边油渍,声音沉着而艰涩的说:“兰香,这是我最后一次吃你的东西,可能我说过的话你并不在意。但是……你记住,吃女人软饭的男人不是好男人,你以后也不要找这种对象。”

    贺松柏说完后,闷不吭声地瘸着腿去柜子里翻出了几张零碎的钱。

    在女人惊讶的目光下,他宽大又温暖的手掌覆在女人的手上。他掌上结起的厚厚的茧子,刮蹭着她细嫩的肌肤。

    赵兰香蹙着眉头,看着一张皱巴巴的大团结被塞到了她的手上。

    十块钱,这么大的面额……大概是他所剩不多的积蓄了吧?

    贺松柏看着赵兰香的表情,剑眉倒竖,鼓起嘴凶巴巴地道:“给你你就收着。”

    赵兰香手指有微微的颤抖,把这张皱巴的钱塞进了兜里。

    男人又说:“今早你去县里的时候铁柱来了,他拿了一袋山货给我,我用不着,你拿去吃吧。”

    他吃力地佝偻起腰来,俯身伸手探到桌下,把一袋东西扯到了赵兰香的脚下。

    赵兰香弯腰提起来,打开一看惊讶地发现是晒干红枣和新鲜的山药。这两种都是益气补虚,滋养身体的好东西,正适合贺松柏吃。

    男人锋利的眉角沉下,像是看出了赵兰香的心思,沉声道:“我不喜欢吃,你也不要做给我吃。你、自己吃,知道吗?”

    他着重地强调了你自己这三个字。

    赵兰香懵懂地点了点头。

    贺松柏说完,用木板板夹的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淡淡道:“回去吧。”

    男人轻淡的声音低得几乎微不可闻:“没心眼的傻婆娘。”

    赵兰香却听见了,提着山药红枣,脸蛋顿时一片粉红。

    心如裹蜜。

    ……

    赵兰香拎着这袋沉甸甸的东西,这么多自己一个人吃不知道要吃到猴年马月。她想起了自己瘪下去的钱包,也有一段时间没去黑市“补给”钱票了。

    赵兰香便打算把这袋山货拿出一部分做点山药糕,拿去黑市换钱。于是她跟大队长请了一天的假不去上工,第二天贪黑起了床。

    红枣浸泡在水中,吸饱了一夜的井水变得圆润,只只色泽暗红滑亮。赵兰香耐着心一只只地把红枣去皮儿去核,上蒸笼蒸地软烂成泥。蒸好用纱筛滤过,留下粉粉细细的红枣泥。锅头烧热放入砂糖,拌入红枣泥。

    温火不疾不徐地舔舐锅头,红枣泥与砂糖受温糅合于一体,雪白的砂糖渐渐融化,渐生出一股暖甜的香气儿。

    选嫩山药茎刨皮蒸熟软糯,加入糯米粉糅合成山药面团。白腻的山药皮裹一枚红枣泥,白花花的山药团在赵兰香的揉捏下变成各种形状,最后上笼蒸。

    天灰蒙蒙暗的时候,赵兰香已经蒸好了一笼屉的山药糕。

    她擦了擦额头的汗,用干净的白布将山药糕小心翼翼地装好,放入书包里。

    黑黢黢的夜,大地陷入寂静的沉眠。河子屯的村民还在香甜的梦里,赵兰香已经推着单车出发赶往县里了。

    她小心翼翼地踩上单车,经过贺松柏屋子门口的时候,骤然停了下来。

    她的手电筒照到的地方,男人垂着脑袋整个人靠着墙,不知在这等了多久。

    感受到光照的那一刻,他似有所觉地抬起了头,剧烈地咳嗽了一声,声音含糊地冲赵兰香说:“你过来。”

    赵兰香有点不好意思过去,只是抓紧了背上的书包。

    贺松柏淡淡地说:“又吃不了你,怕什么?”

    赵兰香这才走了过去,贺松柏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纸,递给了她。

    “到了县里,把东西送到这个地址就行了。”

    赵兰香惊讶极了,连忙把手里的照明灯打到纸条上,只见上面歪歪扭扭写了一行铅笔字,很丑,不过辨认得出来。

    “你还懂写字啊!”

    赵兰香很是惊讶,她还以为他没读过书呢,她的话音刚落就被男人结结实实地瞪了一眼。

    原来他不是在监狱里接受启蒙教育的。

    贺松柏打了个哈欠说:“得了,我去睡觉了。早点回来。”

    赵兰香踩上单车,把手电筒系在车头很快消失在了浓稠的夜色中。

    ……

    她来到县里后按照贺松柏写的地址,一路摸寻了过去。最后她来到一座敞亮的居民楼下。

    赵兰香敲了敲门,才敲了第一声里面就迅速地钻出个人来,他紧张地觑了她一眼。

    赵兰香说:“又摘桃花换酒钱。”

    这个人才松了口气,招了招手:“贺老二咋不自己来哩?你带的是啥?”

    赵兰香说:“他不舒服,不方便来。这些是山药糕,一共十五斤,你可以尝尝。”

    那个人拈了一块来尝,糕点初尝清淡软糯,咬深一点沙黏滑腻的枣泥馅流了出来,满嘴的甜蜜清香,外面裹了一层清淡的山药糕,整体甜而不腻。

    他把赵兰香带了进去,拿秤称了称,十五斤还多一点点零头。

    “多少钱收?”

    赵兰香说:“你要是全要完了,我算便宜点给你,七毛钱一斤连带一斤糖票。”

    男人嘀咕了一句,这么贵哩?

    赵兰香说:“这是用山药红枣还有白糖做的,好吃又有营养,特别适合小孩和老人家吃,跟那种用面粉做的便宜货可不一样。”

    “行了行了,你小声点!”

    男人瞪了赵兰香几眼,迅速地数了十块五毛钱出来给赵兰香,“你回去小心点。”

    赵兰香收了钱,点了点头。

    心想着这种有组织有纪律的线,贺松柏到底怎么摸到的?

    她上次只给了他十四斤的绿豆糕,他就卖出了十块多,这次的山药红枣糕成本可比绿豆贵多了。老实人容易吃亏,早知道她就不客气地喊高点价钱,卖个一块一斤给人家慢慢砍价算了。

    赵兰香摸了摸自己的沾满灰的脸,骑着单车很快地返程了。

    ……

    G市,军医医院。

    脑袋上裹着纱布的男人正在拆阅自己的信件,早晨来量体温的护士忍不住多瞅了这个男人一眼,心情又好了一分。

    看到美好的事物,总是容易令人心情好一些的!

    “哥哥:展信佳。乡下的生活很辛苦,这个月的粮票肉票恐怕撑不下去了,还望哥哥给予物资支援。另外,经过你上次写信教训了赵兰香,她现在对我好点了,她做的面条可真好吃。妹妹:蒋丽。”

    男人摸了摸脑袋,英挺的眉毛紧紧地皱起。

    护士说:“连长您刚做完手术还不能用脑太多,看信这种事可以交给我,我可以念给你听。”

    蒋建军看了眼日历,又读了一遍信,浓黑的眼瞳划过一丝惊讶。

    他说:“去值班室看看还有没有我的信?”

    喜欢七十年代白富美请大家收藏:()七十年代白富美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