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OK > 盛总离婚请签字 > 125 白月光
    “还好吧。”

    面对依依的问题,盛轩只给出了三个字的简单回答,而后就像是不愿意多说一样,他放开了她,拿起了一边的干毛巾,靠在了书桌边擦起了头发。

    依依顺势转过头看向了他,谁知道入眼的竟然是那么一幅画面,只一眼就让她把脑袋转了回来,刚才的忧思也不知道被扔去了哪里:“你怎么、怎么不穿衣服啊?!”

    盛轩擦着头发的手一顿,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围着的浴巾,说了一句:“我穿了啊。”

    “那、那哪里算是衣服!”

    依依抬起了手挡在了脸侧,眼前控制不住地全都是白花花,白花花的……

    “哦,不算啊?”盛轩一脸无辜地看着腰间更为无辜的那一条浴巾,撇了撇嘴:“那我脱了好了。”

    “喂!”

    他他他、他这个人怎么这样?一言不合就解衣服可不好,不不不,那还算不上是衣服,一言不合就解浴巾更不好!

    “又不是没有看过,害什么羞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盛轩已经走到了她身边,看着她未被遮挡的耳尖泛了红,他好笑地揶揄了她一句。

    依依依旧挡着脸没有说话。

    这要让她说什么?是,他这话说的是没错,但那那那、那能一样吗!而且以前也不是她想要看的啊!

    她一言不发却偏着头挡着脸的样子惹得盛轩有些不快,一把就拽下了她挡着脸的手,把人拽进了怀里,语气也带上了命令:“看着我!”

    依依的手心是他胸膛滚烫的温度,还有那一下一下的心跳传来,她想挣脱他的禁锢,却徒劳无功,只能被他捏着下巴强迫着看向了他。

    那双眼睛大概是因为刚洗过澡,还迷蒙着水汽,就那么一瞬不瞬地盯着她,还真是让人难以招架。为了不让自己输得太难看,依依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来缓解一下眼下格外尴尬也格外危险的处境:“你……”

    “别说话。”

    “哦。”

    这下好了,她的计划胎死腹中了,接下来她又该怎么办?

    不,应该是说,她还能怎么办?把人打了直接跑吗?不不不,这里是盛家,这么做的危险系数实在太大,真那么干了,别说盛家的大门,她可能连这个房间的门都出不去。

    虽然现在也出不去。

    更何况,她老爹可还在呢,这就是摆明了的人质啊,她不能这么干。

    在心里拼了命想后路的依依,拼了命也没有想出什么后路来,于是就只能看着那张帅气的脸一点一点靠近,而自己被他捏紧了下巴,就连偏过头躲一躲都做不到。

    像是终于认了命,她干脆闭上了眼睛。

    可料想中的事情却并没有发生,盛轩的气息停在了距离她两公分的地方,紧接着有什么东西被罩在了她的脑袋上。

    “帮我擦头发。”

    依依睁开了眼睛,拿下了头上的毛巾,看着已经走到床边坐下的盛轩,丧丧地“哦”了一声。

    行吧行吧,他不想穿衣服就算了,只要他不对她做什么就怎么都好说。

    依依手里拿着毛巾,轻轻地覆在了盛轩滴着水珠的头发上,认真地擦了起来。房间里又重新安静了下来,将两个人的呼吸声也放大了不少。

    依依手上动作不停,思绪却又一次飞走了。

    安澜的事情她还没有问清楚,但看他的样子,她觉得自己大概也问不出什么来了。她看出了他不想多说,却不知道是为什么。难道真的就像是别人说的一样,心里的白月光想起来是会令人伤神的吗,所以才不愿意再提起?

    依依控制不住地瞎想着,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盛轩已经整个人靠在了她身上,就连呼吸都绵长了不少。

    她叹了口气,将他扶着在床上躺好,又拿过了被子给他严严实实地盖了起来,这才又一次把目光落在了那张脸上。

    他闭着眼睛,眉头轻轻的蹙着,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颤动,看起来是真的很累了。

    依依趴在了床边,不自觉地伸出了手指,轻轻抚平了他眉间的褶皱。看着那睡颜,亦不自觉地弯了唇。

    其实他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就挺好,不会开口说一些让她生气的话,也不会做一些让她伤心的事……

    想到此,刚刚才被她扔下的名字又一次浮现在脑海。

    那个女孩子,真的会是他心里的白月光吗……

    *

    日子过得飞快,一眨眼距离肉包被绑架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将近快半个月,这半个月里,依依时常把自己困在各式各样的猜测中出不来,而不管是什么样的猜测,主人公都离不开盛轩和安澜。

    其实那天在盛家老宅的时候,她是打定了主意想问些什么的,但奈何盛轩不愿意说,她又没有别人可问了。结果晚上睡了一觉过去,第二天早上一醒来,她昨天打定的主意就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依依每每想起来都觉得很是懊恼,可让她再努努力,再把那失掉的勇气重新鼓出来,她又怎么都做不到了。

    其实这些事情哪怕不问盛轩也可以,他的那些朋友里面总有一个是知道的,可依依却有点不大敢问了。

    像是害怕听到一些什么似的。

    尽管在她的猜测里,再严重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但猜测终究只是猜测,可如果当猜测成了真的时候,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真是可恶,似乎每次一遇到跟盛轩有关的事情,她总会变得畏首畏尾小心翼翼,一点都不像她原来的样子。老实讲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可是她偏偏奈何不了,就像她奈何不了盛轩一样。

    没有办法,既然不能前进,那她就只有先后退了,等到想到办法,或是找到武器,再一举进攻也不迟。

    依依原本是这么想的,但她没有想到,就在她自己逃避着不去想这些问题的时候,却偏偏有人把问题的答案送到了她的面前。

    而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主人公之一的,安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