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OK > 玄天龙尊 > 第2383章 黄泉宫
    “杜。。。玄天龙尊大人?!”

    就在杜龙一家四口准备离开黄泉宫骷髅城墙之际,一个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声音猛然在他们脑海当中响起,便见有道身影飘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耶律克?!”杜龙微微挑眉,嘴角泛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道:“没想到,你居然能够活着走出蓝水秘境内那片被噬魂蚁占据的世界!”

    “是啊!”有着东西方混血帅气面容的耶律克,也是感慨万千地点了点头道:“我还算比较幸运,因为蓝水秘境被弱水宫收回的缘故,这才侥幸活了下来!”

    “原来如此!”杜龙恍然点头道:“恭喜你!能够活下来就好!”

    “谢谢!”耶律克现在面对杜龙时,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敌视之意,便见他转身扫了眼杜龙身旁的三女道:“不知玄天龙尊大驾光临黄泉宫所为何事?!若是有需要在下帮忙的地方,还请尽管开口便是!”

    “我们是准备要到弱水宫探望一下青莲,仅仅只是恰巧路过黄泉宫罢了,因为是第一次来到幽冥界,故而便在黄泉宫四处随身游览一番!”面对主动示好的耶律克,杜龙态度倒也算客气:“这两位是我的夫人,还有这个是我与青莲的女儿。”

    “耶律克见过两位夫人,见过。。。杜姑娘!”耶律克态度恭敬地向三女分别见礼,随后继续说道:“既然诸位是第一次来幽冥界,若不嫌弃的话,在下愿意为诸位做一个临时的向导!”

    “例如,我可以带你们进入黄泉宫核心区域转一转,想必你们应该还没有见识过幽冥界的几条轮回通道吧?!”

    这个耶律克显然很知道把握人心变化,杜龙原本还想推辞,可一听说能够参观属于黄泉宫掌控的轮回通道,他心底立马就改变了主意。

    “可以带我们去参观属于黄泉宫的轮回通道?!”杜龙略显期待,却又有些沉吟不决道:“这样会不会为你带来麻烦?!若是不太方便就别勉强了!”

    “不麻烦!也不会有任何勉强!”耶律克眼见有戏,当即兴奋地解释道:“凭借玄天龙尊当前的身份地位,绝对有资格随便参观黄泉宫掌控的轮回通道!”

    “既然如此,那就有劳耶律兄了!”

    就这样,原本还打算继续赶往弱水宫的杜龙一家四口,因为碰巧遇见耶律克这个‘老熟人’的缘故,临时决定要留下来再参观一下黄泉宫某些隐秘之地。

    在耶律克的带领下,一行人来到黄泉宫大门口,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进入其中。

    相比于黄泉宫外面城池的繁华与喧嚣,黄泉宫内部则是要幽静许多,在其中就算遇见某些黄泉宫弟子,也甚少有大声喧哗的存在。

    期间,不时有认识耶律克的同门会主动与他打招呼。

    绝大多数黄泉宫弟子对他都比较恭敬,由此可见他这个接近至强冥神实力的天才弟子,在黄泉宫内的身份地位应该不低。

    “耶律克师弟!”一路向黄泉宫深处行去,就在耶律克沿途不停在介绍黄泉宫之际,一道略显阴沉的声音突然从一旁某条叉道口响起:“你身边这些人是何方神圣?!黄泉宫内部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随意进出的!”

    “温迪罕师兄!”耶律克不得不终止与杜龙等人之间的交谈,皱眉望向那个被另几个同门簇拥着的冷漠男子道:“这几位是我在天帝战场认识的朋友!”

    “朋友?!”温迪罕嘴角微微上翘起一抹不屑的冷笑,目光幽幽地扫向杜龙四人道:“黄泉宫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够领进来的,你最好赶紧带着他们滚蛋吧!”

    此时,杜龙身上仅仅流露出帝阶境界的气息,外加三位女眷也都是帝阶初期到后期不等的实力,对方自然也就没有放在眼底了。

    “温迪罕师兄!你最好注意自己的措辞,希望你现在立刻向这几位贵客赔礼道歉,否则后果自负!”耶律克神情猛然一变,有些担心地朝杜龙望了一眼,这才怒容满面地向温迪罕低斥道。

    “耶律克!”温迪罕冷漠的神情再次变冷了几分:“你竟然敢让师兄向这几个阿猫阿狗道歉?!你还真把自己当成黄泉宫最优秀的天才弟子了吗?!”

    “请你立即带着这些不知道来历的阿猫阿狗滚出去!否则,师兄不介意亲自出手直接将他们扔出去!!”

    “温迪罕!”怒极之下,耶律克连师兄二字都懒得用了,直呼其名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屁话?!”

    “好!很好!”温迪罕显然也是被耶律克的无礼给激怒了:“老子今天就要让你知道。。。谁才是黄泉宫最优秀的天才弟子!”

    话音刚刚落下,便见他猛然一步踏出直奔杜龙电射而至,紧接着就是一爪子探了出去,似乎想要一把掐住他的脖颈部位。

    “住手!”耶律克显然没有料到他居然真的敢动手,慌忙怒吼一声就冲了过来,可惜却还是慢了一步。

    啪!

    伴随着一声脆响,只见杜龙伸出右手轻松地捏住了对方的爪子,那看似威风凛凛的一击就这样轻描淡写地被封挡住了。

    “实在对不住了,没想到仅仅邀请你们进来游览一番,结果就碰上了这样一个蠢货!”来到近前的耶律克,有些惭愧地向杜龙道歉。

    直到现在,耶律克还不想暴露杜龙的真实身份,他主要是担心杜龙并不想当众暴露身份。

    “这不关你的事!”杜龙神情淡然地开口说道:“碰到喜欢乱咬人的疯狗,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这条疯狗再也无法咬人就行了!”

    “你说什么?!疯狗?!你这个不知道打哪里冒出来的狗东西。。。”

    啪!

    就在温迪罕还想再继续辱骂下去的时候,便见杜龙直接手就搧了过去,一道清脆悦耳的巴掌声中,温迪罕的半张脸都被打歪掉了。

    几颗混杂着血水的牙齿当场四散飞溅开来,身为至强冥神的温迪罕,其肉身可以算得上极为强悍,却依然被这看似轻飘飘的一巴掌给搧飞了几颗大牙?!

    一时间,周围的许多人都懵圈掉了,他们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整个黄泉宫内部,一个是阳光帅气的天才弟子耶律克,另一个是阴狠毒辣的天才弟子温迪罕,无一不是大部分人不敢轻易得罪的存在。

    这两个人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无非就是在争夺所谓的黄泉宫第一天才弟子的称号!

    若说刚刚那一巴掌是耶律克搧的倒还好理解,可要是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外人干的,这就让看到这一幕的人完全傻眼掉了。

    “你。。。这居然敢打老子?!你这个狗东。。。”

    啪!

    刚刚从懵圈状态回过神来,温迪罕正准备再次出言不逊之际,杜龙反手又是一巴掌猛搧在他的另一侧脸庞上。

    这一巴掌的力道似乎还要更大了些许,温迪罕再次狂喷出一口混合着牙齿的血水,整张脸瞬间肿胀得不成人形了。

    接连两巴掌搧在脸上,杜龙的右手却依然紧紧握着对方的爪子,从头到尾都将温迪罕给掌控得死死的。

    他的右手就像是一把大铁钳紧紧地夹住对方的手掌,根本就不容许他挣脱开来,温迪罕只要不傻就应该明白这背后代表着什么了。

    可惜的是这家伙显然是被打傻了,在黄泉宫内部当着众多同门弟子的面,他还从未曾受到过如此的羞辱。

    “混蛋!!你们都傻愣在那里看什么?!还不赶紧找人?!有外人胆敢在黄泉宫内部打老子,你们难道眼瞎了吗?!”

    就算被打傻了,温迪罕却也知道不能继续辱骂下去,出于好汉不吃眼前亏的考量,他立马让那些跟班赶紧找帮手。

    黄泉宫那可是仅仅比佛门稍弱一筹的顶级势力,内部自然常年都有冥尊级别的大能强者坐镇,只要请来那种级别的大能强者,他相信自己绝对可以找回场子。

    “臭小子!你给老子等着!”看到手下在找人以后,温迪罕这才用那漏风的音调叫嚷道:“居然敢在黄泉宫内动手行凶,你小子今天死定了,老子一定要让你好好品尝品尝十八层地狱的诸般痛苦,永世都无法超生!!”

    啪!

    回答他的却是又一记简单粗暴的耳光,这一巴掌的力道又增加了几分,当场将温迪罕给搧得眼中金星直冒的同时,还将他半张脸上的血肉都开裂变形了。

    “就凭你也想让我品尝十八层地狱的诸般痛苦?!还要让我永世不得超生?!”一巴掌搧完以后,杜龙这才用冰冷至极的声音接连反问道。

    所有人都能够从这句话当中听见了极其浓郁的杀气,就连耶律克也知道杜龙显然是动了杀意,心底也在暗暗替温迪罕那个混蛋默哀。

    “大人!”耶律克似乎担心杜龙会突然狠下杀手,届时杜龙应该不会有事,可自己恐怕就要将温迪罕所在家族给得罪死了,当即开口劝说道:“还请大人给在下一个面子,温迪罕虽然行事张狂混蛋了些,可他毕竟还是黄泉宫的弟子。。。”

    正因为又挨了一巴掌,而用无比怨毒的目光紧盯着杜龙的温迪罕,听到耶律克那无比恭敬的称呼以后,心底终于涌起一股不太妙的感觉。

    ‘大人?!耶律克竟然称呼这个混蛋为大人?!这个混蛋到底是何方神圣?!’

    嗖!

    还不等他想明白这个问题之际,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众人跟前,便见周围有大量的黄泉宫弟子纷纷跪拜在地,开始朝那人行大礼参拜。

    “拜见秦广冥尊!”

    这一刻,除了杜龙一家四口及其被他拿捏在手里的温迪罕以外,就连耶律克也极为恭敬地朝来人跪拜下来。

    “都起来吧!”秦广冥尊神情淡然地摆摆手道:“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会在此地聚集喧闹啊?!”

    秦广冥尊目光威严地扫过众人,最后落在了杜龙等人的身上,因为从未曾见过的缘故,他并不知道眼前这个年青人竟然就是最近这些年来声名远播的玄天龙尊。

    “启禀冥尊!”被拿捏在手的温迪罕慌忙叫嚷道:“是这群不知来历的狗东西,竟然敢在黄泉宫内对弟子大打出手,求求冥尊赶紧出手收拾这个不把黄泉宫放在眼里的狗东西吧!”

    啪!

    就在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之际,又是一道清脆悦耳的巴掌声随之响起,只见杜龙任由他将一段完整的话说完以后,立马就当着秦广冥尊的面又一巴掌搧了过来。

    静!

    现场瞬间死寂一片,几乎所有人都在用不敢置信的目光望向杜龙,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预料到,这家伙居然敢当着秦广冥尊的面出手伤人?!

    就连被拿捏住的温迪罕也傻眼掉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疯子才敢当着秦广冥尊的面搧自己耳光。

    “放肆!”秦广冥尊脸上泛起一股怒容,不怒自威地低喝道:“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敢跑到黄泉宫当众殴打本宫弟子,今天若是不给本尊一个满意的答复,那就休怪本尊手下无情了!”

    “在下杜龙见过秦广冥尊!”直到此时,杜龙这才一挥右手将温迪罕像扔垃圾一样甩开,然后笑眯眯地拱手一礼道:“贵宫内这个弟子一再出言不逊羞辱在下,这才不得不出手略施薄惩,若有得罪之处还请秦广冥尊见谅!”

    “杜龙?!”秦广冥尊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略一沉吟当即猛然瞪大眼睛道:“你难道是盘古神界佛门弟子杜龙?!那个传说中的东方战神玄天龙尊?!”

    “正是在下!”杜龙笑答道:“在下原本只是想要低调地随耶律克兄弟,简单地游览一番黄泉宫的景致,却没有想到。。。在此地遭遇到贵宫这个弟子的再三为难,这才不得不出手,还请秦广冥尊能够见谅!”

    刚刚被摔得七晕八素的温迪罕,在听到杜龙与秦广冥尊之间的对话以后,双眼猛然一翻当场就被吓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