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OK > 破败赘婿 > 第272章 将查账
    说完话后,李尚便是抬腿就走。

    呼延庆艳脸色发黑的跟在后面。

    直到李尚快要走出议事殿了,葛仲的头都还是低着的。

    走到门口处了,李尚忽然停了下来。

    “麻烦守卫内殿的大内侍卫为我引路。”

    “是!”

    李尚语言一出,大殿之内的大内侍卫鱼贯而出,呈现队列状态在李尚的两边,以护送的姿态为李尚引路。

    这大内侍卫一走,议事殿里顿时显得空旷了好几分一般。

    留下在大殿里的众人都是面面相觑。

    “这,他这是什么意思?”

    “新官上任就是要查账吗,他这是不信任谁啊,我这就回去,把礼部的帐都给他找出来,累死他个王八蛋。”

    李尚走后,议事殿安静了一会儿之后直接炸锅了。

    想来就是当初李书上位,也是没有对赢国错综复杂的具体构成进行清理。

    李尚的行为,是要接触到一些人的蛋糕了。

    礼部主事尚书郭譲看到李尚确实走后,直接是张口就骂。

    查账,似乎是和要动他这个礼部尚书一般。

    也确实是,礼部这是肥差,没有绝对干净的礼部。

    账面这种东西,有些人不想查会猫腻来,那就没有猫腻,可要是有些人想让他里面有猫腻,那里面就一定会有猫腻。

    一国之账,太复杂了,尽管有着遍遍的核对,但也难保其没有一丁点儿的纰漏。

    就是那一丁点儿的纰漏,就是可以拿着来做可大可小的文章来。

    “葛仲大人,救命啊。”

    礼部尚书郭譲对着御史大夫葛仲弯腰低头。

    想寻得一个可生之法。

    古人都言语,新官上任三把火。

    郭譲便是以为,李尚这要烧的三把火的第一把火,就是要烧到他的头顶上去了。

    “我,毕竟没有李尚那些的支持与实权,他将人都请走留我们在这里,便是给了我们抱团的机会,他是不把我们抱团给看在眼里的。”

    葛仲叹气,他摆了摆手。

    从刚才的一番交锋里他看出来了,李尚不好惹啊。

    最近的这段时间里,他是动不了的,光一个呼延家的支持,就像一座大山一样把他们全部都给压死了。

    更别提,现在的李书,还没有死了。

    除非,李尚太急迫了,将这里的大多人都得罪了,那才是有他的一份契机一丝绝处逢生的机会。

    他准备等。

    等更多的人被逼到绝路上。

    李尚啊李尚,你是有几分厉害。

    可是你啊你,太急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当初李书都不敢做的事情,你既然是敢做了,呵呵,我就坐观,你如何把一手好牌打烂。

    “你们,你们啊你们,我们若是不团结起来,你们以为,他会放过你们吗?他李尚若是想掌握真正大权,那肯定就是要把所有重要地方都换成他的人的,我完了,你们会有好下场吗?”

    郭譲见葛仲摆手,他便是求助的看向了其他人。

    众百官接触到他的目光后,都是看向一边。

    “换全国重臣,我看那是不一定吧,是杀鸡儆猴也说不定,郭大人啊郭大人,你要是心里没鬼,你怕什么,李尚他是丞相,可你也是朝中重臣,他还能没有理由就杀你吗?”

    太师讥讽的说道。

    “你倒是好,一早就把女人送到李府了,太师大人,你的算盘打的好啊。”

    郭譲指着太师,片刻后,他气愤的拂袖而去。

    他也知道,太师说的是对的。

    众人都感觉,李尚这是杀鸡儆猴,在没有威胁到他们利益的时候,他们是不会急眼的。

    而且,自己这热闹,他们也是喜闻乐见的。

    这便是官场的规则,笑看身边人身上人倒霉。

    既然如此,那你葛仲就不要怪我了,大不了就是利益这两个字,有命在,活着就有钱!

    郭譲心中有了决定。

    他准备表忠心,破财免灾。

    保住性命。

    这是为官的根本,一旦是想事情,就做最坏的打算,不留余地,方能找到一丝生存下去的契机。

    “新丞相找我吏部,估计是要招纳贤才也是说不定啊。”

    吏部尚书温朗见这的热闹没了,便也是起身,准备去御书房见李尚了。

    能走到高官位置上的,都是老狐狸。

    他见众人没有表态,葛仲没有表态,他自是乐得其所,吏部掌管赢国大小官吏升降人才筛选,光是记录人名的账本子,就有几车之多,且这里的油水都与上方挂钩,大多任命都有上面的命令,他是不怕的,甚至是一点儿都不慌。

    而且,很多东西,他都是拿捏在自己的手中的。

    吏部换人,不一定,能真的坐住了坐稳了做下去的。

    光是那些资料的统计,涉及赢国千万里疆土,汇总起来,起码就要三月的时光。

    温朗有实力,所以任性。

    大内侍卫引道。

    李尚到了御书房。

    朱红色的两扇大门缓缓的拉开。

    赢国的御书房,没有所想一般的金碧辉煌。

    一股陈旧的味道扑面而来。

    御书房最里面,是上堂,上堂的上面是一面巨大的黄金狮头墙,两颗巨大的狮子牙剑卡着一把剑,是赢国的天子剑。

    御书房的下堂,中间的两边有两排矮桌,配着羊皮跪坐的坐垫儿。

    下堂的两边,是无边无际的书架。

    与寻常国度御书房不同的是,赢国御书房里面,最边上的那一排架子也是将书架给包围起来的那一排架子,上面盛放的全是兵器。

    有的兵器,还是血淋淋的。

    “特殊。”

    李尚从那些兵器上看过,他识得,那上面许多,都是真的血,不是装饰品。

    有的兵器上面,都有气练出来了。

    “大人赎罪。自赢无双郡主失踪后,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过来了,奴婢这就叫人打扫,请大人出去稍候片刻。”

    宫殿尚仪小跑着来了,跪在了李尚的面前。

    “李书大人都是怎么办公的?”

    李尚点了点头,怪不得,他总感觉这屋里有些冷,摆设也挺阴森的,赢无双之大名,他是甚是耳熟的,那是一个赢国不败的神话。

    起码,在传闻中是这样的。

    “李书大人,奴婢从未见过李书大人办公。”

    尚仪愣了愣,随后说道。

    李尚笑了,他大笑着,站在御书房的门口,看向天边。

    “李书啊李书,你将我拐到这赢国来,激我为赢,但我是恐怕,我这努力一声,也难超过你现在达到的高度。天妒英才,若是上天再给你十年时光,大概这周边,朱楚南秦,都将不复存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