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OK > 1627崛起南海 > 第2118章
    或是因为在平户港的持续炮战中卓有成效地“阻止”了敌军舰队实施登陆,田川介此时即便获知了敌军在西海岸登陆的消息,也并不打算直接放弃平户岛这块经营多年的根据地。他仍认为自己可以凭借主场作战的优势,在岛上与来自千里之外的强敌继续周旋下去。

    不过出于慎重,田川介还是立刻将田川七左卫门召来,准备安排他先离开平户。他很清楚自己麾下的汉人头目和幕僚效忠的真正对象是谁,战败对平户藩来说并不算灭顶之灾,但如果自己这个养子出了事,那平户藩才真有可能会分崩离析。

    只要保住田川七左卫门,平户藩就算暂时在战事中失利,甚至是田川介自己战死沙场,也终究有一个份量足够的人物能够在战后把剩余的力量重新聚拢到麾下,将田川氏的统治地位维持下去。

    “七左卫门,等会你就跟着我的侍卫离开这里去一个秘密地点乘船,韦志的人会送你和你母亲去九州,那里比平户安全。”田川介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一些,避免对方感觉到自己有慌乱的情绪。

    但田川七左卫门本就早熟,对于这次与海汉军交战的前因后果也算比较了解,他当然知道这次平户藩所要交战的对手十分厉害,有可能会败给对手。而田川介要送自己离开平户,这显然是表明了他对这场战争的前景并不看好,准备要给自己安排逃生后路了。

    “父亲大人,难道海汉军还没有踏上平户藩的土地,你就已经觉得我们要败了?”田川七左卫门不解地问道。

    “是我大意了,敌军趁着我们应付平户港的攻势,已经偷偷摸摸在西边的薄香湾登陆了。我派了小次郎带兵去退敌,但他没有成功。”田川介见他追问,也不打算对他隐瞒实情了。如果不把当下形势解释清楚,就算将他送去九州也很难主持后续的事务。

    田川七左卫门道:“那我们召集人马与敌军决战便是,父亲大人此时要送我离开平户避祸,岂不是会让藩士们寒心?”

    田川介沉声道:“战是肯定要战的,但你留在平户帮不上忙,反倒需要分出人手去保护你。相信你也知道,敌军攻打平户的原因之一,就是想把你从世间除掉,所以不能让他们在岛上抓到你。你不用担心,藩士们肯定会同意这个安排,毕竟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曾是你生父的部下和朋友,不可能坐视让你陷入到危险的境地。你离开平户,留在这里的人反而才能安下心来与敌军决一死战,明白吗?”

    现实很残酷,但道理也正如田川介所说的这样,田川七左卫门必须要离开此地,才能为平户藩抵御外敌的行动减轻压力。而因为他的特殊身份,在此时离开平户不会遭到藩士们的反对和记恨,在田川氏内部赞成这个安排的人肯定要远远多于反对者。

    “你快点动身,我不知道能为你争取多少时间,为了我们田川氏,为了平户藩,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田川介摆摆手道:“去吧,赶紧走!”

    “请父亲大人多保重!”田川七左卫门知道养父心意已决,自己在这里多说无益,反而有可能会让更多的人为了替自己争取脱身的时间而丧命,遵照安排行事才是当下的最优解。他趴在地板上深深地磕了一个头,然后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田川七左卫门没有问田川介是否会想办法突围离开平户岛这种多余的问题,也没有打听战后要如何重新会合,他知道从这一刻开始,自己就必须真正开始履行藩主继承人的职责了。如果田川介不幸在平户战死,那么他将理所当然成为下一任藩主,并将复仇作为今后的人生目标。

    关于生父郑芝龙,他其实没有太多的感情可言,毕竟他出生不久之后,便被郑芝龙做主过继给了没有子嗣的田川介,也就是他的舅舅。要认真算起来,他其实是由母亲和舅舅共同抚养长大,而生父其实根本就没见过几面。所以在田川七左卫门心中,“父亲”其实就是养父田川介,而生父只是母亲死去的丈夫,仅此而已。

    不过前些年从大明来了很多汉人,据说都是曾经听命于生父郑芝龙的厉害角色,田川七左卫门本来对这些人没什么兴趣,但养父告诉他,这些人愿意效忠田川氏,但前提是指定他作为田川氏的权力继承人,因为这些人认为郑芝龙留下的产业应该由他这个唯一的儿子来继承,所以他们要设法让田川七左卫门成为平户藩最有权势的人——就从成为田川氏的下一任家主开始。

    当然了,郑芝龙安排这些人逃难到平户,是否当时便已经有了日后鹊巢鸠占的念头,那也很难说。

    但即便这些人不提出这样的要求,田川七左卫门也知道养父会将家主的位置留给自己,因为在田川氏内部已经没有人与他竞争,他就是唯一继承人。不过因为这层关系还可以笼络一批人物为养父效力,他当然也是乐见其成。所以对于这些大明来的汉人下属,他也按照田川介的安排统统笑纳。

    这些人在奉他为少主的同时,也为田川氏乃至平户藩的发展壮大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他们带来了军事、航海、贸易、情报、人脉等多个领域的资源,而这些都是平户藩过去欲求而不得的好东西。正是因为这些人所带来的先进技术,平户藩有了火器部队,有了武装舰队,有了年年翻番的贸易量,有了位于海内外各地的消息渠道和合作伙伴。

    各种资源源源不断地集中到平户藩,在这些人操作之下化作了巨额财富和军事实力,让平户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强。如果不是海汉人突然跳出来打岔,再过几年田川氏大概就不会止步于控制平户藩,而是会进一步向外扩张,将九州西北部的整个肥前国吞并下来,成为拥有更大权势的地方大名。

    但现在随着海汉军的突然到来,田川氏的好运气似乎就只能暂时止步于此了,他们如果过不了海汉这一关,也就不用考虑今后该去吞并谁了,更别说顺应这些十八芝余党的要求,出兵为郑芝龙等十八芝大头领报仇雪恨。而保住田川七左卫门,是当下比保住平户藩更紧要的事,这些汉人头目自然不会反对田川介将他送往九州躲避战乱,甚至只会嫌田川介动作太慢,应该在开战之前就先将少主送去安全的地方。

    看着养子步履坚定地走出去,田川介长出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一别很有可能便没有机会再见面,但这如果就是宿命,那也只能坦然接受。他在松浦氏手下当藩士多年,打打杀杀生生死死的场面也见得多了,对于死亡并没有太大的畏惧感,只要能提前将身后事安排妥当,那即便战死沙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身为平户藩藩主本就有守土之责,如果连自己的地盘都看不住,那就可以去死了。但田川介可以死,平户藩却不能就这么亡了,只要田川七左卫门还在,那不管田川氏也好,十八芝也好,终究还是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来人,取我的盔甲来!”田川介中气十足地吩咐道。他其实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亲自上阵厮杀过了,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对自己战斗力的信心。想当年他也是一员猛将,如果不是为松浦氏在战场上立下过诸多战功,他又怎能成为平户藩头号家臣,就连郑芝龙这种在东亚各地影响力颇大的人物,也对他这个亲戚颇为欣赏,愿意将自己的亲生儿子过继给他。

    虽然敌军已经在岛屿西侧登陆上岸,但田川介还是认为局势并未恶化到无可挽救的地步。除了提前从整个平户藩召集到平户城区附近集结待命的三千多藩军之外,前几天还从民间临时征募了同等数目的农兵,怎么想也应该与对手有一战之力才对。

    不过因为粮草供应和命令传达的问题,这些农民并未全部集结到平户城区附近,所以田川介目前能够立刻调动的人马其实不足五千。而这中间真正使用火器,或是装备有马匹、盔甲、制式刀弓的精锐部队,其实也就千人上下。

    但这几乎已经是掏干了平户藩藩库所打造出来的最强战斗力了,除了由韦志率领的武装舰队仍在外海潜伏待命,平户藩剩下能打的部队几乎都集结到此地了。

    田川介仍然坚持认为在西海岸登陆的敌军不可能太多,他的理由是敌军既然将规模庞大的武装舰队都部署在东海岸攻打港口,那么必然会导致西海岸的登陆部队所使用的战船不会太多,否则何不集合一处直接攻打平户港更为省事。

    只要港口的岸防工事能够挡住海上的敌军舰队,不给其留下在平户港登陆的机会,那么自己集中陆上兵力先清理从西边摸上岸的敌军应该也是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

    当然了,田川小次郎的闪电溃败已经证明了这支摸上岸的敌军也并非鱼腩,想要轻松将其击败甚至歼灭可不会太容易。田川介决定亲自率军出击,以确保不会再出现被敌军一击即溃的状况。他先前给了高洪福两千人赶去西线拦截敌军,不过那两千人当中以农兵居多,他只希望高洪福不要再犯任何错误,就算打不过对手,也至少坚持能等到自己带领主力赶到战场。

    但说来容易,实际上的战况却不能遂他的愿。高洪福率领的两千人马有一多半都是属于临时充数的农兵,他也不敢让这些人去打头阵,否则一旦在地形狭窄的山间战场被敌军击溃,往回逃的败兵很有可能会将后面的正规军冲散。

    但直接让兵力有限的正规军去打头阵探虚实,高洪福也有些舍不得,所以他部署了少数农兵在前面充当开路先锋,正规部队跟随其后,而剩下的农兵则负责垫后和运送辎重物资。

    先前逃回来的士兵称对方步枪射击频率极快,而且不用结阵射击的战术,他们似乎根本就无需停下来慢慢装填弹药,仅凭密集的火力就击溃了田川小次郎的部队,高桥南听说这些消息之后就已经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据他所知,海汉军中只有少数几支精锐部队才有资格装备这种传说中的连珠火枪,如果真是如此,那么从西海岸登陆的海汉军很可能就是某支作战经验丰富的王牌军,而并非出于侦察目的从薄香湾摸上岸的小股部队。

    高洪福当年在十八芝带兵的时候,也曾与海汉军在战场上有过正面交手,他很清楚海汉军的精锐可不是寻常的火枪兵可比,不管武器还是战术都要强出一大截,与其正面接战绝非良策。

    所以他没有选择在薄香湾通往平户城区的途中正面拦截对手,而是指挥部队在道路两侧的山林中设伏,准备等对方自投罗网。虽然这不见得能够将对手彻底击败,但如果给海汉军造成比较大的杀伤,那也算是完成了一部分任务。

    但海汉军似乎对他的战术了如指掌,没有试图快速通过这段山路,而是很耐心地在各个方向上派出了小队人马对道路两侧的山林进行查探。这样一来,并不善于执行潜伏任务的农兵部队就很快露馅了。而海汉军也仍然没有冒然上前清理这一区域,查探到山林中有不少人潜伏便立刻退回去了。

    “这海汉人打的什么主意?”高洪福发现对方没有冒进,当下也有些犯疑。自己背后就是平户城区,对手肯定不可能包抄自己的后路,但他们不朝这个方向发动进攻,究竟又是在等待什么时机?

    “不好!南边!”高洪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当下赶紧派人往前再探海汉军的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