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一战神 > 第826章 我上台,就是要踩你!
    鱼威上台,引起了众人的议论。

    大个子裴行俭虽然很是强悍,战胜了乌宇楼,但是鱼威依旧让众人期待。

    无他耳,鱼威乃是鱼家的人!岭南鱼家,那是什么样的存在?

    岭南王鱼战在东荒宛若一方诸侯,虽然实力不及天衍宗,但是其实力却是比一般的城池强悍许多!鱼战,如今可是天武境三重的境界,十分强大!要是放在天衍宗,也是蓝袍长老的存在。

    而且,岭南鱼家不仅跟天衍宗有关系,而且跟万道府有着勾连。

    岭南鱼家,天赋最强的,可不是鱼白鹤,而是鱼战的女儿鱼青嫣。

    鱼青嫣很早就被岭南王送到了万道府修炼,如今,乃是万道府立于潮头的天骄!鱼青嫣虽然比鱼白鹤还小,但是今年已然是地武境五重巅峰的存在,很有机会突破天武境!可以说,鱼家的底蕴,十分恐怖!鱼威,便是鱼家的剑道奇才,剑法犀利!帝风自然是听到了周围很多人的科普,他看向鱼威,的确是感受到了一股锋利的剑意扩散。

    此人的确是个高手,不知道裴行俭,是不是对手。

    唰唰。

    鱼威手中出现了一把看起来十分普通的长剑,但是明眼人一眼,就知道这把剑不简单,那是玄铁所铸!虽然算不上顶尖的灵器,但是在座剑修的众多长剑中,绝对是上乘。

    帝风看得眼睛放光。

    练无双笑道,“怎么,你想要啊?”

    帝风笑而不语,继续看戏。

    台上。

    鱼威略带阴厉的目光看着裴行俭,“我的剑跟他们的不一样,伤了你,别怪我。”

    警告。

    我不会杀了你,但是我的剑太厉害了,可能会伤害到你,你别被我逮着了!裴行俭何等傲气,他眸子也是冷了下来,铛的一声,拿起重剑,“我的剑很重,能砸死你,你也好自为之!”

    “呵,是吗?”

    鱼威冷笑一声,手腕突然那么一抖,一道寒光浮现,迎风暴涨,寒光化作剑弧顷刻之间欲将裴行俭包裹!铛!裴行俭瞬息抬剑抵挡,只听一声闷响,裴行俭不敌,身体一个暴退,竟然来到了舞台的边缘!若是用尽全力,他可能被直接击飞出去了!裴行俭眉头皱起,脸上的肌肉也是抽动不止,他怒了,没想到这个鱼威居然这么强悍!“看剑!”

    裴行俭没有废话,脚下一点,举起重剑朝着鱼威当头落下!这一剑,力道无穷,鱼威若是被击中,绝对是要受伤了!鱼威嘴角一勾,丝毫不慌,只见他身体一个下弯,滑行离开原地,旋即手中长剑一抖,寒光剑弧再次杀出,这一次,比之前还要强悍不少!铛!鱼威滑行躲避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裴行俭的重剑来迟一步,轰然砸在了舞台之上!轰然一声,整个会场都震动起来!咻咻!下一刻,鱼威的剑弧已然是杀来,裴行俭抬剑抵挡,但这一次,他的动作慢了一步,剑弧闪耀,裴行俭身上瞬息多了三道血痕!鲜血,洒在舞台之上!裴行俭发出一阵惨叫,他的手腕,腹部,以及肩膀的三块肌肉处,都受到了严重的剑伤!手中重剑落在地上,裴行俭痛苦至极!他愤怒的目光看着鱼威,没想到鱼威出剑居然这么精准,几乎是瞬间让他没有了战斗力!台下,一片哗然。

    很多人都是眉头皱起,说是切磋,当然可能受伤,但是鱼威刚刚显然是刻意为之,十分阴险!而且,很可能给裴行俭以后的修剑留下阻碍!但,对方可是鱼家鱼威,所以一时间还没人敢说什么。

    台上,鱼白鹤嘴角勾起,十分满意,裴行俭是陈剑农的弟子又如何?

    这里是百兽谷深处,他可管不着!而且,陈剑农愿意为了一个小小的弟子跟岭南王翻脸吗?

    不可能的,现在正是天衍宗和万道府角力的时候,天衍宗想巴结岭南王还来不及呢!台上,赵渊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就是冲着两方的利益来的,这种事自己怎么好管?

    剑九都没有说话,赵渊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赵渊道,“这一局,鱼威胜!来个人,把裴师弟扶下去。”

    看到赵渊的态度,很多人都明白了,他都不敢跟鱼白鹤作对,谁敢?

    只是可怜裴行俭了,被伤成这样。

    “等等!”

    然而,就在众人都以为此事要过去的时候,一道冷厉的声音自后方传来!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去!说话的,赫然就是帝风!看到帝风,郑无敌和郑峰眼中顿时杀意盎然!尤其是郑无敌,之前根本没有注意到帝风,眼下看到帝风,他恨不得现在就杀了帝风!但是他只能忍住,敢在这里杀人,坏了天衍宗的规矩,郑家都得遭殃!看到台下居然有弟子出来说话,鱼白鹤眸子瞬息变得凌厉无比,但是他没有开口说话。

    鱼威更是将锋寒的眼神看向了帝风,一个台下之人,也敢叫板?

    赵渊皱了皱眉,看向帝风,“你想说什么?”

    帝风一步步走到台上,指着鱼威,“你不是说,今日只是剑道切磋吗,今日他伤人了,而且手段阴险恶劣,你不管?”

    “刚刚呵斥乌宇楼的威风去哪了?”

    上来就是质问!帝风本来也不想管,但是裴行俭是陈剑农的人,他如何能够不管?

    赵渊顿时眉间闪烁火光,“刚刚乌宇楼可是生了杀人之心,眼下裴行俭只是受伤而已,而且也不是重伤,再说,比武切磋,大家都是用剑,怎么可能一丝不伤,全身而退?”

    赵渊的话,还是很有逻辑的,毕竟是他举办的宴会,他有判定的权力。

    帝风笑了,冷笑,“你还妄称自己为白衣剑客,鱼威的剑明显是冲着裴行俭的三处关键肌肉去的,这三个地方伤了,裴行俭以后的剑道之途,都可能受到不小的影响,这一点,你作为修剑之人,不会不知道吧?”

    赵渊一时间沉默。

    不知道怎么反驳帝风的话,帝风的意思大家都懂,但是却没人敢说出来,因为代价都畏惧鱼家啊。

    见赵渊为难,一旁的鱼威开口了。

    “剑道无数,剑法无穷,这就是我修炼的剑法,出手就要伤人,就要让对手丧失行动能力!”

    “况且,我已经留手,不然,裴行俭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

    “最后,修剑者,用剑说话,你走上台,又是哪根葱?

    !”

    鱼威不愧是鱼威,霸气无比!帝风闻之,将目光看向了鱼威。

    眼眸变得冷厉无比。

    “你的话,我很赞同,修剑者,就应该用剑说话。”

    “所以我上台,就是要踩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