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一战神 > 第199章 三大望族一起施压
    “你死定了!秦师姐会在龙武台上将你格杀!”

    许龙眯着眼道,真是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主动寻死,这可就很有意思了。

    帝风弯唇冷笑,“治好你的手臂,后天的龙武宴,一定要去观战!

    ”说着,就带着唐婉离开了。

    和唐婉吃了饭之后,帝风回到了夫子湖别墅。

    刚准备开门,帝风突然眉头一凛,他感觉到了附近有股锋利的剑意。

    咻!帝风手一抖,一根银针宛若流星一般朝湖边的一棵树后射了过去!铛!树后突然蹿出一个仙袂一般的身影,抬剑击飞了银针。

    帝风抬眸一看,居然是楚薇。

    他可是记得,这个女人还像还欠自己二十颗极品鸡血玉啊。

    楚薇面带微笑走到帝风的面前,“警惕性不错,你应该是个合格的杀手。”

    帝风点燃一根烟卷,“是吗?

    你不觉得是你的气息暴露了太多?”

    楚薇面色一滞,旋即恢复笑容,美眸打量着帝风,“你应该没有女朋友吧?”

    帝风笑了,“不好意思,我还真有,气不气?”

    楚薇被帝风这无赖的样子气得咬牙,“瞎成什么样的女人会看上你这种傻比直男啊?”

    帝风一伸手,“我没时间跟你聊天,东西拿来。”

    “给你!”

    楚薇俏皮地撅了噘嘴,从怀里取出一个盒子递给帝风。

    帝风接过,打开盒子一看,当即眉头一掀,“你这是什么意思?

    当初答应的,好像是二十颗吧?”

    他扫了一眼,发现盒子里居然只有十颗。

    楚薇轻取红唇,“想要剩下的十颗,三日后到龙武宴上来取!”

    “如果你能打败我师兄的话。”

    意思很明了,不是不给,想要你得有命拿。

    “你师兄?

    白无极不早就是我的手下败将吗?”

    “他哪里来的勇气,还敢跟我一战?

    ‘除非白无极傻,二人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楚薇美眸戏谑,“我说的是我剑晨师兄,提剑三百里,斩杀数千恶寇的剑晨师兄!”

    楚薇说的剑晨,全名梁剑晨,剑法超绝,在山门中颇有威望,是年轻一代的翘楚。

    帝风眯了眯眼,“他在地榜排多少?”

    “第十七,所以他有个外号,叫做剑十七!”

    “我知道了,这个排名,还不配与我一战。”

    说罢,也不等楚薇反应,就进了别墅。

    留下楚薇一个人气到粉拳紧握,“好大的口气,你就是不敢来吧?”

    “我一定会去。”

    屋里,帝风留下最后一句话,就再也没有发声了。

    炼化十颗鸡血玉,帝风睁开眼眸,只觉得内脏的伤势又恢复了一点。

    此时的实力,就是十七个剑十七联手他也能翻手震杀!嘟嘟,这时,电话响了,是东方瑶打来的。

    “喂,帝风,我爸让你来一趟。

    ’听东方瑶有些急切的声音,帝风当即起身,“发生了什么?”

    “三大望族的家长都同时找到我爸,想要救出林煌,我爸正跟他们谈判周旋呢。

    ‘帝风眯缝着眼睛,“三大望族一起施压吗?

    ’在这个时间点,三大望族同时出动,这可就很有意思了。

    很快,帝风开车到了东方剑家。

    客厅里,林无敌,魏定婴,白先锋三人端坐着,而东方剑则让东方瑶端茶倒水。

    “三位来的意思我懂了,只是,这件事我还是不能答应你们。

    ‘东方剑声线平淡,但却自带威严。

    三大家主似乎能预料到这个结果,除了林无敌,脸色都没什么变化。

    林无敌率先开口,“东方兄,这些年你在总长这个位置上,我们三大家族可是尽心尽力,很少给你惹麻烦啊。

    ’“换做任何其他一个人,这个位置恐怕都不会这么舒服,你说呢?”

    东方剑眉头一挑,林无敌这话就很有意思了,赶紧放了林煌,不然我们肯定会给你添麻烦。

    “林兄,你知道我东方剑在此之前是做什么的吗?”

    “我是一个特战队员,最不怕的,就是麻烦,何况,我现在还是秦淮的总长,责任更大,怎么能怕麻烦呢?”

    此话一出,林无敌当即脸色就变了,看来东方剑这个老狐狸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啊。

    见这一招不行,一旁的白先锋再次开口,“东方兄,你说的很对,你现在是为秦淮的人民服务。”

    “所以你也知道我们三大望族在秦淮的分量,你想,若是你这次寒了大家的心,我们三族将产业剥离秦淮,这对整个秦淮的经济是多大的损失啊?”

    东方剑笑了,没想到这帮老小子居然连这种威胁都搬了出来。

    “没有你三大望族,还有苏氏集团,还有我清海的十几个财团呢,白家主你是不是太天真了?”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道男声,正是帝风。

    看到帝风居然来了,三大家主的眼神登时变得锋利起来。

    白先锋率先起身,“就是你小子,上次重伤无极?”

    帝风负手而立,甚至有些吊儿郎当,歪着脖子道,“明明是你儿子非要挑战我,作死啊,我挡都挡不住呢。”

    “你!”

    白先锋气结,可他又打不过帝风.....林无敌眯着眼睛,冷目如霜,“你来得正好,今天这事,最好挑明了说。”

    东方剑玩味的眼神看着吊儿郎当的帝风,就是这个毛头小子,和三大望族争斗居然毫不落下风。

    帝风笑了,“我跟你没什么说的,和昊天集团那种暴徒勾结,你别想捞出林煌了。”

    “我要是心情好,告他不知情,顶多几十年牢狱之灾。”

    “我要是心情不好,林煌会被直接遣送军事审判庭,宣判完就立刻枪毙!‘轰!林无敌豁然站了起来,老眸盯着帝风,泛着浓重的杀意!这个小子,做事完全不给自己留余地啊。

    “冷静。”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魏定婴低沉开口,“既然你执意要这么做,那我们就在后天的龙武宴见吧。”

    说着,他看向东方剑,“东方总长,龙武宴每年都有杀戮,乃是江湖之事,出了人命,您应该不会过问吧?

    ’东方剑眼神一眯,听魏定婴的意思,是布好了必杀之局等待帝风啊。

    他还未开口,帝风就先抢答了,“魏老狗你放心,后天的杀戮谁也管不着,我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