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一战神 > 第169章 顾先生,你敢不敢?
    帝风的话宛若一颗子弹,瞬间将秋叶原仅有的一丝侥幸击垮。

    他浑身颤抖着,耻辱啊,他堂堂苏淮博物院的专家,居然连一个大学生都不如。

    今天这要是传出去,名声绝对扫地。

    更丢脸的是,自己一直鄙视,看不起的帝风,居然都比自己学识还要渊博。

    台下的杨柳更是羞愧难当,这装比不成,反被双重打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这时,张谦起身笑道,“其实你们输给顾言也不冤,因为他注定会是古董界下一个冉冉新星。”

    “他的天才之姿,谁也挡不住!”

    此话一出,犹如给顾言在古董界的地位一锤定音,他就是第一天才。

    连赢两局,秦动的脸上的得意完全掩饰不住。

    看向林君雅,“林老板,要不认输吧,再输一局,你君雅阁可就真的没脸在苏淮立足了。”

    然而,林君雅的脸上并没有太多波动,依旧是清淡冷笑,“还有三局呢,你急什么?”

    秦动摊了摊手,既然你执意要丢这个人,那我也没办法......第二局完,张一鹤也再次走上舞台,“诸位,时间宝贵,我们今天换个玩法。”

    此时的中央舞台上用红布盖着四件古董,高低大小,各有不同。

    张一鹤指向中央舞台,“接下来,我们把辩物,估价,修补放在一起。”

    规则很简单,双方派人透过红布辨认古董,揭晓之后,再开始估价。

    最后有一件古董是坏的,这就要考验双方的修文物功力了。

    “我看,后面两轮应该不用比了吧?”

    秦动笑道,“你们在第三轮就输了呀哈哈哈!”

    “哎,可惜啊,君雅阁太不争气了,这下好了,看不到专家现场修缮文物了。”

    “估价环节也很好玩啊,妈的,君雅阁请的都是些啥废物专家啊?”

    一时间,台下的观众都骂了起来。

    君雅阁这边脸色都是极其难看,尤其是秋叶原师徒,惨败之后都不敢上台了,上台也是继续丢人啊。

    眼看着君雅阁这边没人敢上台,林君雅侧过头,将求助的眼光看向了他。

    帝风无奈,摸了摸鼻子,走上台。

    “这位是?”

    见君雅阁这边居然让一个不知名的人上台,台下的观众皆是议论纷纷。

    秦动冷笑,“林老板,看样子你们君雅阁是真没人了啊,什么阿猫阿狗都能上来。”

    “这个小子,不会是你店里的员工吧哈哈哈!”

    林君雅气得脸颊鼓鼓,“”那也比你临阵换人要光明正大!秦动满是得意,“规则之内,你咬我啊?”

    “你!”

    林君雅气得真想咬人。

    “好了,时间宝贵,听龙轩派人出战吧。”

    张一鹤打断了二人。

    秦动没有注意到,帝风上台的时候,台上台下,许多人露出惊讶之色。

    张一鹤,李牧野,还有顾言,都深深看了帝风一眼,这肯定不是什么阿猫阿狗。

    就在听龙轩商量谁上的时候,帝风却是淡淡开口了,“别纠结了,你们师徒,一起上吧。”

    哗!此话一出,现场所有人的表情短暂凝固,这小子什么意思?

    让张谦和顾言一起上?

    这特么有些狂妄过头了吧?

    要知道秋叶原都不是顾言的对手啊,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凭什么?

    张谦冷笑,“小子,要我出手,你配吗?”

    “顾言,给他一个教训!”

    顾言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帝风,走上了台。

    不管怎么说,这个人知道九门圣经,素鼎录,怕不是秋叶原能比的。

    “那就开始吧。”

    随着张一鹤一声令下,二人目光陡然落在四块红布上。

    要根据形状判断物品,这需要对所有古董的结构十分熟悉才能做到。

    起码,秋叶原和杨柳目前只能认出两样,还不敢确定。

    片刻之后,顾言收回目光,而帝风还在看。

    这下,张谦登时就笑了,果然啊,外行就是外行,让你看一百年你也看不出所以然啊。

    过了几分钟,帝风也看完,他弯唇一笑,看向张谦,“张教授,你真的不上来一起参战吗?”

    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让张谦火冒三丈,“连第三局辩物你都斗不过我徒儿,哪来的脸说这句话?”

    帝风不语,只是笑笑。

    “你们都说说自己的结论吧,这四个宝贝,分别是什么?”

    顾言率先开口,“这四尊古董,从左到右,分别是隋朝寿鼎,清代官帽,明代墨砚,还有,唐代米驼佛像!”

    结论一出,台上的张一鹤登时眼前一亮,精彩啊,刚刚那么短的时间,这小子居然猜的这么准!张谦则是扶了扶须,看向帝风,“小子,服吗?”

    秦动笑了,虽然还没看到结果,但是看张一鹤的表情,他知道顾言绝对是猜对了!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帝风的身上。

    杨柳和秋叶原面露不屑,他们可不相信帝风能赢顾言。

    林君雅和秦东夫妇,唐婉等人则是面色有些担心地看着帝风。

    然而帝风却是一脸的云淡风轻,悠悠开口,“前三样,我和顾言的结论一样。”

    此话一出,嘘声一片,你这就是  不敢瞎猜,想蹭人家答案嘛。

    “哦?

    那最后一件,你觉得是什么?”

    顾言眸中精光闪耀,沉声问道,最后一件是他第一眼就看出来的,绝不会出错!“最后一件,是唐代的佛像没错,但不是米驼佛,而是卢毗衲佛!”

    帝风这句话说罢,台上张一鹤脸色变了。

    正常来说,卢毗衲佛和米陀佛差异极小,但它的存量实在是太少了,少到全华夏也没有几尊,所以顾言第一眼就断定这是米陀佛,毕竟这种小比赛,绝对不可能请动国宝级的卢毗衲佛!“掀开红布,查看结果吧。”

    张一鹤一开口,顾言的目光就锁死在最后那块红布上,他还坚定认为,这不可能是卢毗衲佛。

    “等等!”

    就在这时,帝风出声打断,他勾唇笑道,“来玩点有趣的吧?”

    张一鹤皱眉,“先生你的意思是?”

    帝风负手而立,“不掀开红布,直接进入第四轮报价,若我报价正确,直接进入第五轮,修缮古董!”

    “我靠,你是突然疯了吗?”

    秦动霍然起身,“你小子有病吧?

    第三轮你特么赢了吗就这么嚣张?”

    帝风完全不理会,而是将凌厉的目光盯着顾言,“顾先生,你敢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