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一战神 > 第89章 死亡通知单
    “你小子给我闭嘴,刚刚胡乱施救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还敢说我?”

    柳振东老脸恼怒。

    帝风冷笑,“别生气啊,生气对肝不好,我要是看得没错,你的肝硬化已经到了二期,你作为医生,肯定知道肝上出了问题,一般很难治愈,趁着还有两三年好活,做个人吧。”

    帝风说完,直接拉着唐婉走人。

    留下风中凌乱的柳振东,他看着帝风的背影,愣了好一会。

    肝上出问题,一般不显脸色,不像肾和胃脾,很难看得出来,这小子难道是神医?

    不可能,神医怎么可能用针灸治疗心源性心脏病?

    “柳院长?”

    秦瑶开口询问,“刚刚唐院长说我奶奶病得很严重,是真的吗?”

    柳振东拉回思绪,正色开口,“我看了拍的片子,的确是有些严重,人民医院也只能暂时稳住病情。”

    “那,那怎么啊?

    柳院长,你一定要想想办法。”

    秦家人登时就急了,没了老太太,他们用什么压秦东一头啊。

    柳振东一笑,“你们不用担心,周公子在电话里说了,明天在鸿海商会的宴会上,他会去请一个神医出马。”

    “这个神医不仅治好了叶家老爷子的心脏病,就连徐家老太太的器官衰竭都能扭转乾坤,秦老太的病,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器官衰竭都能治好?

    秦家人登时欣喜起来,秦方看向秦瑶,“瑶瑶啊,到时候去了宴会,你一定和周阳一起,亲自去请神医知道吗?”

    “对,神医都有些高冷,你一定要恭恭敬敬。”

    刘静嘱咐道。

    “爸妈,你们就放心吧,只要有周阳在,请动一个神医还不是随随便便的事吗?”

    “好,我们瑶瑶最棒。”

    秦家人十分满意,今天周阳的一个电话,让他们对秦瑶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另外一边,帝风和唐婉来到办公室。

    此时夜色已晚,办公室就剩二人。

    帝风拿出烟卷,看向唐婉,“我能抽烟吗?”

    “不能!”

    唐婉白了他一眼。

    “好吧,听美女医生的。”

    帝风无奈收起烟卷。

    唐婉见帝风难受的样子,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盒子,交给帝风。

    “你要真的戒不掉,就抽这个吧,相对不那么容易死。”

    唐婉故作高冷开口。

    帝风接过盒子一看,“电子烟吗?”

    心里不由一暖,意味深长地看向唐婉,“专门给我买的啊?”

    “你想得美,是别人送的。”

    唐婉说罢,俏脸微红。

    帝风也没有拆穿,不过却心知肚明,谁会送一个不抽烟的女人电子烟啊?

    咻!就在这时,帝风突然眉头一冷,眼睛瞬间转向窗外的黑夜。

    就在刚刚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一个影子一闪而过,速度极快。

    快到连他都很惊讶。

    更可怕的是,这个影子一闪而过的时候,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回到清海这么久,第一次有人让他有危险的感觉,这很不寻常。

    “怎么了?”

    唐婉注意到了帝风脸上的变化。

    “没事。”

    帝风脸上恢复笑容,不过这时,自己的手机却是响了。

    是叶庭。”

    喂,叶老,我正想找你呢。

    “帝风正想给他打个电话,推掉明天的宴会。

    “小神医,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明天的宴会,恐怕真的需要你出现。”

    叶庭的语气十分郑重,甚至带着几分恐惧。

    帝风眉头一动,“发生什么了?”

    “我们接到了一个通知单.....”叶庭的话音未落,帝风微信上就收到了一张图片。

    那是一张泛黄的信纸。

    标题五个字,死亡通知单。

    内容也很简单。

    受刑人:厉风。

    时间:明晚。

    地点:鸿海商会大宴。

    后面还有一句警告,“如果厉风没有出现,八大家家主,全部斩首。”

    看到这个死亡通知单,帝风冷笑不止,从受刑人是厉风来看,出手的人应该是自己在清海得罪的某些人。

    只要不是黑暗世界那些家伙出手,帝风皆是不惧。

    不过他也是很好奇,会是谁呢?

    “小神医,要不明天的宴会取消?

    “叶庭有些担心道。

    帝风戏谑一笑,“不用,照常举办就行,明天我会参加。”

    叶庭楞了一下,“好,那我们恭候小神医。”

    挂掉电话,帝风不由得再次看向窗户,若有所思。

    这张通知单该不会和那个影子有什么关系吧?

    滴滴。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呼叫器响了。

    唐婉拿起听诊器,边走边对帝风开口,“有病人呼叫,你先回去吧,记住不要抽烟了!”

    帝风点头,“放心。”

    唐婉走后,帝风没有逗留,准备上楼接秦小鸢回家。

    不过就在他路过楼梯口一个医药间的时候,突然眉头一凛。

    隐隐约约,他听到里面传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帝风修炼过炎黄经中一篇听辨之术,所以听力和视力都远超常人。

    他可以确定,医药间里有人,而且听脚步,还是个男人。

    收敛脚步贴近医药间,帝风登时眉头一挑,他闻到了刚刚黑影的那股血腥味!黑影,就在里面。

    这个人极度危险,很有可能会威胁到唐婉和刘婷等人的安全。

    想及此,他缓缓推开了医药间的门。

    推门的瞬间,医药间里的动静瞬间消失,就像夏虫沉入深夜,一片死寂,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帝风十分警惕,安静,才是最可怕的。

    想了想,帝风故意伸手去碰开关.....而就在这时,黑暗中突然闪过一抹冰冷无比的寒光。

    那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刀!刀锋冷冽,速度奇快,电光火石间斩向帝风的脖子。

    然而帝风手速更快,顷刻间身体后仰,躲过刀锋,旋即手如利爪一般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对方始料不及,另一只手化作钢拳,赶忙砸向帝风的面门。

    然而帝风早有准备,手中用力一捏,对方吃痛,钢刀坠落,帝风稳稳接住,倒握在手,顷刻间将锋利的刀刃贴在了对方的脖子上!黑影握拳的手登时停在半空,完全傻眼。

    帝风的反应速度太快了,快到颠覆他的世界观!“你是谁?

    为什么会在这里?”

    帝风声音阴沉,开口质问。

    “要杀.....就...杀.....”黑暗中,黑影有气无力说了一句,旋即就听到扑通一声。

    帝风一愣,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