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OK > 无双庶子 > 第五十五章 不进去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点脾气都没有的人,再好的脾气也有发火的时候。

    更何况叶晟从来也不是什么好脾气。

    他能在京城里被变相的关了四十多年,心里岂能不生气?

    只不过因为时势所迫,他没法反抗而已,毕竟从北边回到京城里的他,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从宁陵出来孑然一身的穷小子,他有儿子,有家人,还有一大帮子旧部。

    要知道,四十年前的叶帅旧部,可不是现在的十七个人,那时如果算上民夫之类的辅战之人,便是十七万人也是有的。

    那时候,叶晟不能脑子一热,就跟姬家拍桌子,因为会连累无数的人跟着死去。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四十年时间过去,曾经的那些北征军早已经死的死,老的老,就连叶晟本人也命不久矣,此时这个老头子,心里早已经全无畏惧。

    什么姬家,什么天子。

    都抵不过他面前的这一碗酒。

    他年轻的时候,本就是一个脾气暴烈而且张狂的人,最近几十年来,他不得不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养花种草的小老头,但是这会儿当着这些老兄弟,他便什么也不管不顾了。

    如这个老头自己所说的那样。

    去你娘的。

    他语出惊人,一旁的李信则是瞠目结舌,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个很勉强的笑容:“叶师……您喝多了。”

    “老子没有喝多。”

    叶老头有点不耐烦,他放下手里的酒碗,怒视了李信一眼。

    “老子要是喝多了,这会儿便不是在这里骂他,非出去揍他一顿不可!”

    说到这里,脸色通红的叶晟,骂骂咧咧的说道:“今天便不打他了,等老子去了地底下,定然要把他家那两个人,好好的揍上一顿!”

    很明显,这老头嘴里说的那两个人,一个是姬家的武皇帝姬穆,另一个则是先皇帝承德天子姬满。

    李信被这一番话吓得不轻,他连忙拉着叶晟的袖子,低声道:“叶师,莫要说了!”

    “您无所惧,但叶家还有后人!”

    叶老头这才住了嘴,挥了挥手说道:“罢了,老子今天高兴,便不跟他计较了,你小子出去告诉他,就说老子喝多了,没办法见人。”

    李信无奈的点了点头,从叶晟旁边站了起来,弯着身子低声道:“叶师,您注意一些身子,莫要喝多了。”

    这老头儿咧嘴一笑。

    “今天要是能喝死在这里,便是叶晟几十年来,最高兴的事了。”

    看到自己老师一副不怕死的样子,李信没了办法,只能走到叶晟旁边的王钟身边,俯下身子,低声道:“师父,您看着一些叶师,也劝一劝,他……禁不起这么折腾了。”

    王钟是内家拳的宗师,多少清楚一点叶晟现在是个什么状态,他仰头喝了一碗酒,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尽量罢。”

    李信叹了口气,起身看了一眼这十八个老头,摇头走了出去。

    他心里很明白,今天能跟这些老兄弟一起聚一聚,是叶晟最高兴的事情,但是如果能再重来一次,李信便不会让这些人再来见叶晟了。

    老人家,撑不了太久了……

    想到这里,李信再次走回叶晟旁边,低头道:“叶师,弟子出去了。”

    叶晟本来坐在平地上喝酒,闻言放下了手里的酒碗,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认识了近十年的弟子。

    老头子洒然一笑。

    “莫要一副婆妈的妇人模样,老子这辈子过的又不差,就是这会儿咽气了,也不算白来一回。”

    “你去罢。”

    李信深呼吸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了。

    等到他转身走出十几步的时候,还能听到背后叶老头洪亮的声音。

    “老兄弟们,这辈子是你们成就了叶晟,要是有下辈子,叶晟与诸位牵马坠蹬!”

    李信回头一看,才发现叶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正给十七个老卒敬酒。

    靖安侯爷见到这种情况,知道自己劝不动老人家了,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迈步朝着院子门口走去。

    走到院门口,就要推开院门的时候,他才想起来外面还有一个皇帝在等着。

    靖安侯爷狠了狠心,提起了自己的拳头,照着自己的左眼狠狠来了一下。

    李信练拳十年,双手上的力气非常之大,这一下下去,左眼顿时青紫起来,整个人都觉得昏昏沉沉。

    他坐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然后用手揉了揉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推开院门走了出去。

    院门外,太康天子正在门口等着,叶家的四爷叶璘,恭敬的侍立在他身后。

    李信一只手捂着眼睛,迈步走了过去,对着皇帝苦笑道。

    “陛下,您今天恐怕是进不去了,老人家喝多了,根本不给人说话的机会,臣刚靠近几步,正想说话,叶师便说臣扰了他喝酒,上来便是一下。”

    其实李信本来是没必要这么做的,毕竟叶晟的威望在这里,他就是光明正大的说出来不见皇帝,天子一时半会也没法发火,只能故作大方的转身回宫,但是得罪皇帝毕竟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情,李信既然做了叶老头的徒弟,这种时候能给叶晟遮挡,自然是要遮挡的。

    说完,李信松开自己的手,露出了青紫的左眼。

    “陛下您看。”

    他苦着脸说道:“您还是改天再来探望叶师吧,今日实在是没有办法,叶师有个老毛病,喝多了便喜欢打人,这一点叶家上下无人不知。”

    这个倒是真的,只不过平日里挨打的,一般都是叶老头的儿孙而已。

    天子见到李信这个狼狈的模样,顿时哈哈大笑,他上前查看了一番李信的伤势,努力绷住表情:“老国公怎么如此不讲道理,竟然把朕的兵部尚书打成了这个样子。”

    说到这里,天子咳嗽了一声,开口道:“只可惜他老人家是长安你的师父,师父打徒弟乃是家务事,朕不好插手,不然朕非得替你做主不可。”

    天子身后的叶璘,也上前看了一下李信的伤势,不住的给李信赔不是。

    “父亲他喝了酒便是这样,实在是对不住……”

    李信捂着眼睛,苦笑道:“不碍事,老人家年纪大了,下手不重,回去敷几天也就好了。”

    天子拍了拍李信的肩膀,笑着说道:“长安你伤势不轻,便不要在这里忙活的,先回家好好休息休息,等你把这伤养好了,朕还有事情让你做。”

    这会儿靖安侯爷成了独眼龙,捂着眼睛说道:“陛下还要进去么?”

    “不进去了,不进去了。”

    太康天子忍着笑,一本正经的开口。

    “后天是月底大朝会的日子,朕可不想变你这个样子去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