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日禁区 > 第十三章 血玉树的来历
    “你说的那棵树,我记起来了,那棵树的确叫血玉树!”盛慧玲脑海中灵光一闪,终于匹配到了相关的知识。

    “你认识?”洛封惊讶了一下,没想到盛慧玲居然还认识这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不过一想到华夏地大物博,有这种东西也就不奇怪了。

    “我的老家在桂地,我们附近有个村落就有培育,不过那个村子与世隔绝,我见过的次数也不多!”盛慧玲点了点头,理了理思绪道:

    “据说那个村子如果有出生不到七七四十九天的婴儿夭亡,父母家就会将孩子埋在木盆里,并且栽种上血玉树的枝干,每天父母用一滴血加在水中浇灌,枝干就会慢慢成长,变成你所看到的血玉树!”

    洛封摩挲着下巴,看着外面渐渐变黑的天空,不过他感觉谜底快要被揭开了,连忙询问道,“这样的习俗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有的,据说可以让孩子的亡魂依附在血玉树上,等到结满九枚血果后,孩子就可以重新进入母体重生!”盛慧玲尴尬的笑道,毕竟重生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实现,如果有,这个世界还不得乱套了?

    不过貌似她也听说这样的方法还真的成功了,但是当初她也没有细究。

    洛封微微额首,这样看来的话就有解释了,任伟丽应该有一个夭折的孩子,并且找到了血玉树的枝干进行栽培,相安无事一段时间后,出现了什么变故,导致自己连同妍妍一起成为了血玉树的祭品。

    盛慧玲对于血玉树也不是很了解,以上所说就是全部了,盛慧玲也很懊悔,早知道她就多打听一下关于血玉树的消息了,不然还真有可能提早结束。

    “这下面的血玉树已经变异了,或许等他长满九枚血果,我们的下场基本不会很好,如今加上陈海洋,还缺少一个人的祭品,所以我们不论怎么样,也一定要将南宫曦安全的带出来!”洛封一脸坚定。

    盛慧玲揉了揉太阳穴,对此不置可否,但是居然还要重新进入一次,她是真的不想进去遭罪了。

    “除了五帝钱币外,你还有没有其他手段?”洛封看着盛慧玲道。

    盛慧玲白了洛封一眼,“实话和你说吧!我就只有五帝钱币了,照理来说我经过前面两次暗日禁区,只有一件道具的确是说不过去,但是并非所有的道具都可以重复使用,我两次的奖励都是些消耗品,这五帝钱币还是我从上一次死掉的队友身上拿到的!”

    “呃……”洛封怔了一下,脸色古怪的看着盛慧玲,这家伙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穷,不过一想到陈海洋的雷音符,倒也相信了七八分。

    “距离天黑还有一个小时多一点,等到天黑了,南宫曦就算再有什么底牌,基本也凉了!”盛慧玲看着洛封,认真的开口道,“你手中也有雷音符,也算是有了点保障,你在外面接应我,我进去里面救人!”

    说实话对于盛慧玲的决定,洛封还是很意外的,毕竟不管怎么想进去绝对是最危险的,在外面接应会轻松很多,不过她也说得对,五帝钱币比起雷音符来,的确高级了不少,进去生存率也高!

    拿着手电和蜡烛,盛慧玲咬了咬牙,闪身便进入了迷雾弥漫的地下室,洛封手持着雷音符警惕的看着地下室的大门。

    房间里的所有人都进入了地下室,而这个地下室似乎隔绝的一切的视线和声音一般,在外根本听不到一点动静,太过安静,洛封只感觉心里毛毛的。

    地下室的大门大敞,洛封倚靠在走廊的墙壁上,外面的光线照射不到这里,使得这走廊犹如勾连另外一个世界的桥梁一般,阴森而又寒冷。

    差不多半个多小时过去了,里面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而洛封看着窗外的光芒也渐渐的黯淡,心中焦急不已,从未有任何一天渴望白天有今天这么强烈。

    就在洛封全神贯注的盯着地下室时,突然眼角的余光瞥到了客厅中似乎一道人影一闪而过,洛封擦了擦眼睛,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此时天还没黑,客厅中应该还亮着,恶灵也不应该会出现。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洛封瞬间起身,等来到客厅时,发现客厅却是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咯吱……

    突然1-1的房门敞开了仅容一人通过的大小,似乎有点请君入瓮的意思。

    1-1洛封记得是孕妇的房间,一想到在地下室中那孕妇的样子,便不寒而栗,真的是不愿意再回想了。

    临走之前,他特地还看过,所有的房间门都已经锁起来了才是,所有人都下去了,也不可能开门才是。

    他的好奇心蛊惑着他想要进去看看,但是这毕竟是亡魂曾经住过的房间,而且不久前自己还接触过,哪怕知道她不在里面,也依然很是忌惮,但是不进去的话,总感觉会错过很重要的东西。

    “拼了!”洛封咬了咬牙,他连这个凶宅都住了,如果这里面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就这样错过了,他都不会原谅自己。

    洛封紧紧抓着雷音符走向了1-1的门前,伸出腿快速的一脚将房门彻底敞开,将之前准备好的手电都摆好位置,将里面的一切都全部照亮后,洛封才清楚的看清里面的情况。

    其实当初若是他们进入房间里,完全就能看出这里面的不对劲,因为桌子上等一些生活必需品上布满了厚厚的一层灰尘,反而只有那一张床还算干净,如果是真有人住的话绝对不会这样。

    如果提前怀疑那两个租客身份的话,大家肯定会重新安排,而不会这样没有留心就下去。

    不过外面的灯光依然没有充斥整个房间,在靠门地方依然是一片黑暗,不过洛封却依然隐隐能够看到有一道身影正悬浮在那黑暗之中。

    黑发披散,脸部因窒息而肿胀,眼眶窟窿中不断地流着血泪,正这么双腿悬空的看着洛封所在的方向。

    洛封嘴巴张大,每一根汗毛都竖立了起来,他感觉在那一刻,他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然而妍妍只是举起手指了指床底,洛封看去,果然发现床底的那一块木板似乎凸起来了一些,似乎里面藏着什么东西一般。

    洛封瞥了一眼后重新看向那黑暗,不过妍妍早已不知踪迹了,就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只剩下空旷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