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日禁区 > 第十二章 逃出生天
    经过孕妇这么一提醒,洛封才发现这血玉树上一共有就九根稍稍粗大的树枝,而其中八根树枝上已经有了人面果实,仅剩下唯一一根光秃秃的树枝。

    “还缺一个?”洛封揣摩着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却没有时间让他来思考了。

    看着母子鬼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血玉树上的雷音符已经彻底化为了灰烬,而自己口中叼着的雷音符也已经支撑不了几秒了,一种绝望的情绪萦绕着心头。

    他已经很努力了,但是依然逃不过死亡的命运,如今最佳毁灭血玉树的时间已经过了,自己没法看血玉树,不然绝对会被迷惑,而又有母子鬼虎视眈眈,仅剩下的一张雷音符根本无用。

    “跑!”洛封当机立断,二话不说直接冲入了迷雾之中,那些迷雾中的黑影随着洛封的靠近也不由自主的让开了一条道路,毕竟雷音符的效果还在。

    随着洛封冲入了迷雾,口中的雷音符也彻底的化为了齑粉消散,不过仅仅是那一两秒的时间,他的确是离开了那灾难的核心地段。

    然而最惨的则是洛封手中的蜡烛已经奄奄一息,快烧到头了,原本这一根蜡烛完全能够支持好几个小时,但是在这里面燃烧的速度快了好几倍,他知道一旦失去了蜡烛,仅靠剩下的一张雷音符根本无济于事。

    “快过来!”就在绝望之际,一声娇斥声传来,前方竟然散发出了黄蒙蒙的光芒,规模不大,但是在这里却显得格外的醒目。

    那声音是盛慧玲传来的,洛封也仿佛见到了救星一般拼了命似得往前跑,身后无法形容的寒意爬上了洛封的身体,他不敢回头,拼了命似得朝着盛慧玲所在的地方跑去。

    随着洛封的跑近,他赫然看到声音的来源是一张看起来有些年头,通体血红犹如鲜血浇铸的衣柜,看起来很是惊悚。

    而此刻那一张血红色的衣柜被打开,黑暗的衣柜中伸出了一只手,惨白的手臂上布满了尸斑,干枯就像是之前见到的干尸一般,指甲长又锐利。

    “快……抓……住……我……的……手……”那衣柜后传来了盛慧玲的声音,但她的现在却变得格外的古怪,阴冷且充满了一种蛊惑的味道。

    洛封忍不住一阵头皮发麻,此刻他距离那一只手只剩下了不到两步的距离,身后那种无法形容的寒冷带给他的感觉更是恐怖,他一下子陷入了两难之地。

    不过他还是遵从了自己的本能,一把抓出了那张雷音符,紧紧握在手中,并同时伸出手握向了那一只手,毕竟比起身后那未知的恐惧,他宁愿选择试一下前面。

    虽然那个衣柜的出现的确很诡异,但是这个地下室算是一个祭台,怎么可能会有一张衣柜放在这里呢?

    静下心来一想倒是有很多的违和感,而他手中有雷音符,如果真的是陷阱,也能借助雷音符取得一些时间,可以冒险一下。

    想到这里,洛封奔跑的速度又提升了一些,毫不犹豫的一把抓住那一只布满尸斑的手,雷音符没有被触发,他的脸上露出了喜色。

    然而也就在这时,他身后的存在也已经赶到了,洛封只感觉有好几双手同时抓住了他的衣服,被抓住的部位一阵阴寒,犹如掉入了千年冰潭一般,身体被彻底冻僵,连同动作变得极为的迟钝,而身后的那些手则强硬地要将他往黑暗伸出拉去,根本无力阻止。

    似乎是觉察到了他身后那些存在的意图,洛封只感觉自己握住的那只手的手掌心发出了炙热的温度,原本被冻僵的身体在这一刻瞬间升温,身后发出了一声声尖锐的哀嚎声,相继松开了抓着洛封的手,而洛封也因为惯性冲进了衣柜之中。

    洛封缓缓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地下室的入口,他已经出来了,在地下室的门口了,果然之前的一切都是幻想。

    洛封看着身前的盛慧玲,发现自己现在还紧紧抓着盛慧玲的手,松开了手就看到盛慧玲的掌心中那一枚五帝钱币。

    回想起之前那种手心中传来炙热的感觉以及身后那些哀嚎,毫无疑问是五帝钱币帮助了自己。

    “谢谢!”洛封真诚的朝着盛慧玲鞠了个躬,如果没有盛慧玲,恐怕现在的他还能不能活着都是个问题了。

    “没事,这也是为了我自己,不然只有我一个人也有点太可怕了!”盛慧玲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强笑道。

    “只有你?!”洛封这才发现周围只有盛慧玲一个人,连忙问道,“南宫曦呢?有没有看到?”

    盛慧玲摇了摇头,“出来的只有我和你,里面太诡异了,如果没有五帝钱币护身,我恐怕也出不来,不过你也可以啊!作为一个新人居然活跃到了现在,我以为第一个出局的绝对会是你!”

    也不怪盛慧玲会这么想,毕竟在四个人里生存率最低的也就是他了,不过很可惜,先出局的是陈海洋,而自己也有了一点保命手段,也算是一个好消息吧!

    不过听到南宫曦居然还没出来,洛封转过头看着紧闭着的地下室大门,脸色一变,居然拥有灵血的南宫曦都没出来,这让他很是担忧,毕竟南宫曦是这里面的所有人中和他关系最好的了,他自然是不希望南宫曦出事。

    “其实我们一开始就进入了误区,这毕竟是半星级别的暗日禁区,根本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难,而我们却因为自大走进了死区,我们应该都聚在一起,靠我们的道具来生存至最后一刻才是最佳的选项!”盛慧玲脸上充满了悔意。

    “其实也不尽然……”洛封将那血玉树的事情告诉了盛慧玲,说实话当初差点就成功了,如果那时候他的身边有盛慧玲或者南宫曦在,恐怕今晚就能破了这个局,然而很可惜让他遇到了第二弱的陈海洋。

    “陈海洋死了?!”盛慧玲对此也是惊讶了一下,旋即陷入了沉思,洛封所描述的那棵树她貌似有点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