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日禁区 > 第十一章 还差一个
    “你还有几张?”洛封问道。

    “还有两张,这是我全部的财产了,我的不比盛慧玲的五帝钱币,是一次性的消耗品,用掉一张就少一张!”陈海洋一脸心疼。

    洛封点了点头,还算好,起码还有两张,旋即提议道,“不出意外这可树就是一切的源头了,我们把它烧掉,应该就能通过了。”

    “要怎么做?”陈海洋询问道。

    “你把雷音符贴在血树上,以防万一不让它作怪,我带了一小瓶酒精,到时候我用蜡烛上的火焰点燃,烧掉它试试!”洛封说着取出了酒精瓶。

    “好!”陈海洋咬了咬牙,虽然对自己不公平,但是只能这么做了,因为不管怎么样都会少一张雷音符,要知道在暗日禁区,没有一点道具是非常恐怖的。

    就在陈海洋拿出了雷音符准备给血玉树贴上时,一只苍白的手突然轻轻地贴在了陈海洋的肩膀上,陈海洋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发现那赫然这只手的主人真是和他们一样的租客,就是那个孕妇!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迷雾的关系,孕妇的脸在迷雾中隐隐约约的看不真切,但是陈海洋心里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但是又说不上来。

    “咦,太好了,总算是有人和我们会合了!”陈海洋惊喜的叫道,毕竟在这种地方人多一个人也就多一份安全感,然而他却没有注意到一旁的洛封脸色已经开始大变了。

    “你们……在干什么?”孕妇的声音传来,语气很冰冷。

    “哦,我们准备烧掉这棵树……”陈海洋浑然不在意孕妇的语气,直接将他们的计划说了出来。

    “烧掉……不能烧……”孕妇的头歪了一下,脑袋搭在了肩膀上,甚至她所在的地方发出了小孩哭泣的声音,配合上迷雾的背景,显得格外的诡异。

    孕妇的低语钻入他的耳中,一种焦虑、不安,压迫感正在慢慢注入他的灵魂,恐惧从心底慢慢爬出。

    陈海洋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双腿上突然感到了一丝凉意,仿佛有一双冰冷的手从他自己裤腿里伸出,紧紧抓着他的脚腕,他下意识的低下了头,扯他脚的是一个皮肤如同放干的牛皮一般,只有一个婴儿雏形的怪物。

    这怪物甚至连脐带都没有剪短,和孕妇连接着,这绝对限制级的画面,在出现的一瞬间,就彻底击碎了陈海洋所有的心理防线。

    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停止跳动,血管中的血液甚至开始逆流,洛封也是如此,不过他比陈海洋要稍微好点,用颤抖的手拉着陈海洋,想要带他先逃走,但是他却始终拉不动陈海洋一分一毫。

    洛封有些疑惑了,哪怕是被吓呆了,也不应该一点都扯不动才是,扭过头看去,只见陈海洋的胸口一根血色的树枝透体而出,贯穿的位置赫然是陈海洋的心脏所在之地。

    树枝下流动的经脉中清晰的可以看出那树枝赫然在吸收着陈海洋的鲜血,而陈海洋的身体也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枯了下去。

    陈海洋紧紧抓着穿过自己胸口的树枝,鲜血急速的流失,让他的意识迅速的朦胧,他伸出手下意识的想抓着洛封,不过却抓了空,沙哑无力的求救道,“救,救我……”

    洛封脑袋嗡了一下,看了看陈海洋,又看了看那一对母子恶灵,此刻的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迅速的一把从陈海洋手中夺过了雷音符冲向了那孕妇。

    那孕妇似乎很是忌惮,渐渐地隐没在了迷雾之中开始消失,洛封也不敢追的太远,回过身想救陈海洋,但是自己才离开陈海洋不到两三秒,陈海洋就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依然保持着拿求救的动作。

    洛封刚好看到那婴儿已经爬到了陈海洋的头上,尖利的爪子刺入了陈海洋的眼眶之中,扯出了那一对眼珠子朝着自己黑黝黝的小眼眶中塞去……

    那根树枝也已经收了回去,因为有了前车之鉴,洛封也不敢用视线去看那血玉树,随着洛封的靠近,那母子鬼似乎很忌惮他手中的光芒,从黑暗中缓缓退去……

    洛封强忍着头皮走到了陈海洋的面前,眼中满是恍然,要知道刚刚他还和陈海洋有交流,现在居然就阴阳两隔了。

    从小到大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死亡,洛封恍惚了片刻,很快便低下了身子,开始在陈海洋的身上摸索了起来,除了他手上的外,他居然还从陈海洋的身上摸出了两张雷音符。

    之前陈海洋说只剩下了两张,很明显是骗洛封的,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如果换上洛封,洛封也会这么做,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兄弟对不起,我尽力了!”洛封收好雷音符,对着陈海洋歉意道。

    虽然拿死人的东西不太好,但是如今他也已经受够了没有一点保命手段的日子了,而且陈海洋也已经用不了了,与其浪费了还不如留给他。

    洛封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迷雾中有一团团暗影正慢慢拉伸出来,如同粘稠的液体,在洛封的身前站立着。

    洛封心中一悚,快步朝着那血玉树冲去,嘴中叼着一张雷音符,另外一只手则拿着另外一张雷音符朝着血玉树按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它毁了再说。

    此刻那血玉树上的果子果不其然的又多出了一枚,陈海洋那疼苦的脸在多出来的那一枚果子上浮现着,目光才一接触,那迷失感再次传来。

    不过下一刻雷音大作,刹那间就将洛封的意识变得清醒了起来,这是雷音符的效用,趁着这个机会直接将另外一张雷音符贴在了血玉树的树干上。

    刚一接触的瞬间,洛封听到了血玉树发出了婴儿一般凄厉的惨嚎声,在这声音下,洛封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阵冰凉,甚至身体如同被冻僵了一般,没发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血玉树上和自己口中的雷音符开始渐渐地化为灰烬。

    洛封眼中满是不甘和绝望,如今的他根本没法动用自己的身体,更不用说是移开视线了,他知道等到自己怀中的那最后一张雷音符用尽后,这里就会多出来一具干尸……

    身后的黑影越来越清晰,特别是那对母子鬼外已经来到了洛封的身后,距离不到一米,甚至现在洛封都能够问道她们身上的那一股腐臭的味道。

    “还缺一个……”孕妇口中发出了阴冷的狞笑声,因为在他身后,洛封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他宁远选择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