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日禁区 > 第十章 诡异的血树
    就在洛封心中纠结的时候,他的身边一具无头女尸从雾中缓缓走出,根据其身材和服饰毫无疑问是南宫曦了,此刻南宫曦的无头身体就这么僵直的站着,朝着洛封伸出了双手,似乎是在示意将自己手中的头还给她。

    “南宫曦,不……不可能啊,你怎么死了!”洛封惊恐的后退了几步,结果不知道踩到了什么,直接摔坐在了地上。

    “还给我,把我的头还给我!”他手上南宫曦的脑袋突然开口说话了,语气和妍妍一样阴冷,让人如坠冰窖。

    就在洛封忍受不了想要将手中的人头扔给无头尸体时,突然想起自己手上原本拿着的应该是烛台和手电筒,而这两样东西都变成了盛慧玲和南宫曦的人头,只不过一个被他扔了,现在下落不明。

    根据日记以及昨晚的经验,这里的恶灵是怕光的,那样的话,就不可能接触自己并且换掉两样光源。

    这让他想起了除却鬼打墙外,还有鬼遮眼这个词,莫非……

    洛封心中顿时有了一个大胆的设想,直接闭上了眼睛盘坐在地上,索性眼不见心为净,任由耳边那妍妍和南宫曦阴冷的声音响起,也都完全不理睬。

    过了也不知道多久,耳边终于没有了声音,洛封试探性的睁开了眼睛,环顾四周,四周哪里还有妍妍的身影,同时低下了头,手中南宫曦的脑袋也重新变成了那摇曳着微弱火光的蜡烛。

    “呼!”洛封重重的松了口气,还好没有把手中的蜡烛扔掉,同时有些懊恼,早知道当初就搞个火把来了,可是当初谁也想不到一个地下室居然会遇到迷路的因素。

    如今手上的蜡烛是他如今唯一的仰仗,刚刚洛封也才刚想到为什么妍妍和那无头尸体不靠近自己,才想到了鬼遮眼这个词,如果自己扔掉了蜡烛,那么现在的他可能就成为了保安二号。

    洛封环顾四周,想寻找出去的办法和其他人会合,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洛封在不远处微微看到了一丝黑黑的轮廓。

    他犹豫了一会,便快步朝着那黑影走去,那黑影似乎跪在地上,双手十合的似乎在跪拜着什么。

    这黑影的周围雾气越发的浓郁,能见度不足十厘米,几乎是一小步一小步试探的往前走,待走到那黑影面前,洛封凑过身子看去,赫然间就闻到了一股尸臭味,这赫然是一具干尸,而且根据其服饰和发型来看,这赫然是妍妍的母亲任伟丽!

    洛封心中一惊,稍微后退了几步,观察了一会,确认没有尸变的现象后才走进观察了起来,而且任伟丽的尸体干旱的很严重,就算尸变,感觉轻轻一下就会破碎,倒也不足为惧。

    洛封稍微往前走了一步,想看看任伟丽到底在祭拜着什么,很快就看到了一张布满灰尘的供桌,供桌上正摆放着一株不算大的盆栽。

    这是一颗小树,差不多半米高,就如同用巧夺天工手艺,将诺大的一颗的血玉雕刻成了一棵栩栩如生的血玉树,鲜艳欲滴。

    这棵树上没有叶子,但是却长着七颗鲜红的且有拇指大小的果子,树体上面都有清晰可见类似血管一样的东西,红色的液体顺着血管流向每一个果子,甚至这些果子身上还挂着暗红色的液体,就像是露珠一样。

    这七枚果子每一枚上都有着一张人脸,这些人脸的纹路都不一样,但是却并没有如人参果一样是可爱的娃娃脸,反而是一张张扭曲至极的表情。

    洛封发现这上面的人脸他居然也认识几个,分别是任伟丽、妍妍、保安大哥,最令人吃惊的是自己居然还认识另外两个,而这两个人赫然是刚刚和他们一起下来的那两个租客:孕妇和白领男子。

    此刻他们的脸色早已不复刚才的活灵活现,在血果上面色扭曲的令人心颤,再联合其他果子上的死者,洛封脸色渐渐地变得难看了起来。

    因为洛封想起了之前那保安的日记本,日记中提到过死了两个人,不,其中一个是一尸两命,而且死去的那些人刚好对应了树上的果子:妍妍,任伟丽,孕妇和白领,那位所谓的高人,保安,还有那未成形孕妇肚子里的孩子,总共七人!

    这棵树上的果子里面的人不出意外都是死去的人,那也就是说那二人就根本不是活人,而是早就成为了和保安大哥一个的行尸走肉,但是很奇怪的是那两个人为什么不怕光,要知道现在外面还是白天啊?!

    “好疼,不要,不要撕开我的身体……”

    “救我,救我……”

    “疼,好疼……”

    就在洛封整理着线索的时候,突然那些血果中传出了极具疼苦的声音,如同魔音灌耳一般,而这些带着绝望的求救声就好似死神的锁链一般,勾住了洛封的灵魂,欲将他拖入地狱的深渊。

    然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好似几秒不到,但是却好似好几个小时一般,一声惊雷在他耳边炸响,让他那浑浑噩噩的意识顿时清醒了过来。

    “呜呜呜……”洛封耳边传来阴风呼啸,又好似恶魂的悲呼,陈海洋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脑门上贴着一张符箓。

    随着他意识的清醒过来,那一张符箓便化为了灰烬,不复再见。

    “别去看那些果子!”陈海洋紧张的声音传来,同时扭过了洛封的身子,转移了他的视线。

    “陈海洋,你……你们原来没走?”看到熟人,洛封惊喜不已,还以为他已经被众人遗忘在了这里。

    “我们压根就没有走,不过都分散了,期间我不小心把光源给丢了,差点丢掉了命,好在我有几张雷音符才拖延到了现在!”陈海洋露出了肉疼的表情。

    这时候洛封才想起刚刚陈海洋贴在自己脑门上的应该就是那雷音符了,这是洛封接触暗日禁区中,除了南宫曦的灵血,盛慧玲的五帝钱币外的第三样对鬼有用的道具了。

    “雷音符?是不是可以杀鬼?”洛封惊喜的询问道。

    陈海洋摇了摇头,“雷音符的效果如同其名,只有破除虚妄以及可以短时间吓住恶灵的作用!”

    洛封挑了挑眉,这个雷音符的效果可以说是灵血的翻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