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日禁区 > 第九章 无限
    盛慧玲的手已经摸到了门把手,地下室的门没有锁,轻轻一下就旋开了,或许是因为这门太过老旧的声音,咯吱声格外的刺耳,犹如一盆冷水从头到脚浇灌在了在场每一个人身上。

    门逐渐被打开了,地下室内那犹如冷藏室一般,那蚀骨的寒冷从中涌出,旋即而来的是朦胧的带着丝丝血红的白雾,随着雾气的外流,楼梯上点着的烛光闪烁着,变得越发的黑暗。

    然而这时候白雾之中一道漆黑的身影一闪而过,一道手臂一样的影子一把抓向了盛慧玲。

    “嘶!”盛慧玲还未来得及反应,反倒是突然倒吸了口冷气,因为她感觉握在手心的五帝钱币如同炭火一般烫手,让她差点没握住。

    不过那影子似乎受到了冲击一般,重新被弹飞进入了黑暗之中。

    而随着这雾气接触自己的身子,南宫曦也明显感受到了自己体内的灵血在开始沸腾,而且这种灵血激动的程度让南宫曦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这里面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存在啊?!

    “走!”盛慧玲咬了咬牙,将五帝钱币重新绑在了脖子上,一手拿着手电一手拿着摇曳着烛光的蜡烛率先冲入了地下室。

    虽然陈海洋极为的不愿意,但是也只能硬着头皮冲进去,其余人也都如此。

    地下室里一片漆黑,洛封也试着开灯,发现这里面的灯早就已经坏了,除了他们手中的光,到处都是一片漆黑,还有一种恶心的腐臭味。

    虽然有着手电筒,但是在雾气中可见度却是很低,才进来没多久,每个人的身上都覆盖了薄薄的一层水珠。

    “阴气也太重了!都成为实质了!”南宫曦甩了甩身上的水珠,冷声道。

    地下室不会很大,差不多有八十平左右,地下室没有什么装修,反倒是堆放满了各种的玩具,地面上都有一层灰尘,但是玩具却很新,好似有人经常玩它们一般。

    不过随着深入,洛封越看越心惊,那些布偶之类的完全都被极为残忍的分尸,肚子被刨开,露出了里面棉花似的填充物,越看越心惊。

    对于这种洋娃娃,洛封一向很不喜欢,特别是它们的眼睛,总感觉是活的一般,正幽怨的看着自己,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怨毒情绪,配合上这里的环境,心理压力更是上升了不少。

    “南宫曦?!”突然洛封发现走在前面的南宫曦走路的姿势很怪,背影虽然朦胧,但是走路却是极为的僵直,这让他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叫唤了一声。

    然而前面的南宫曦就好似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依然保持着这古怪的姿势,往前走着,而且在雾气的衬托下,南宫曦的背影变得越发的朦胧。

    洛封小跑了几步,来到了南宫曦的身后,伸出手一把搭在了南宫曦的肩膀上,不满的喊道,“你怎么不回我话?”

    随着洛封的手一接触到南宫曦,洛封感觉触感有点不对,就好似碰到了冰窖中刚刚取出来的冰块一般,寒冷刺骨,让他反射性的收回了手。

    “你是在叫我吗?”突然一声冰冷且陌生的声音传来,面前‘南宫曦’的脑袋旋转了一百八十度看向了洛封。

    待洛封看清楚那一张脸时,忍不住大声惊呼了一声,声音中满是惊惧。

    面前的人哪里还是南宫曦,分明是一张双眼被缝住,双眼,嘴巴,双耳中不断流出漆黑鲜血的脸,这脸洛封认识,是那妍妍的小女孩,虽然被毁的不成样子,但是还是一眼就认出来。

    “妍……妍妍……不是我害得你,你……你不要过来!”洛封不由后退了几步,拉开了距离,语气不连贯的喊着,这时候的他才发现自己身边的那些人居然全部都不见了,照理来说这个地下室就那么大,再加上自己这么大的声音,居然都没有人回他。

    环顾了一下四周,四周只有白茫茫的雾气以及闪烁不灭的血丝,哪里还有其他人,就好似这一间地下室从始至终就只有自己一个人进来一般。

    那妍妍缓缓朝着洛封走来,阴笑声带着无数的回音。

    妍妍后退朝着洛封走来,再配合上那转了180度的脑袋,显得格外的惊悚,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感觉周边的温度都冷了不少。

    洛封扭头就跑,可是令人意外的是,明明地下室就那么大,而且也才进来没多久,按照记忆中的路线返回洛封始终没有摸到门,甚至连墙壁都摸不到。

    “这里有那么大吗?”洛封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按照自己那么跑,都差不多能够跑出这个房子了,然而自己却始终逃不出这里,这让他想到了一个词:鬼打墙!

    洛封停下了脚步,虽然身处在这样的环境,但是他的大脑却是十分的清醒,看着那张恐怖的脸朝着自己走来,他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轻柔,开口道,“妍妍,我看到过你的故事,哥哥一定会为你报仇,但是你能不能告诉哥哥,哥哥的其他小伙伴在哪吗?我可以让他们一起来陪你玩的!”

    “他们不就在你手上吗?!”妍妍的话语阴冷又带着无数的回音,着实让人胆颤。

    洛封听到她的话不由低下了头,赫然看到自己原本拿着烛台和手电的双手上赫然拿着南宫曦和盛慧玲的人头,这两个人头双眼只剩下了一双血窟窿。

    “啊!”洛封忍不住惊恐的大叫了一声,整个人都跳了起来,本能的想将手中的人头丢掉,但是自己的灵魂在阻止着他的动作,让他硬生生的遏制住了这种想法,就好似如果自己真的这么做了,将会发生不可预料的后果。

    不过洛封还是不小心将盛慧玲的人头给甩了出去,进入了迷雾之中后,便消失了。

    “哥哥,姐姐很疼苦哦,把她放在一边,让她来陪我,我就告诉你怎么出去……”妍妍那令人惊悚的声音继续传来。

    落地看着距离自己不到一米的妍妍以及手上的人头,如果没有那种感觉,洛封肯定会毫无疑问的把人头留给妍妍,虽然南宫曦待自己不薄,但是人都死了,那又有何用?

    不过现在洛封却感受到了浓浓的违和感,总感觉差那么一丝灵光就能海阔天空……